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天师 >> 第六十章

山中有水,水后是门。

小小的水蛇盘踞在船头,时不时迎着射来的光芒嘶叫一声,口气十分懒洋洋。

但说来奇怪,随着它的叫声,越来越多的鱼群聚集在小舟周围,拱瑞小舟向前疾行,时不时还跳上水面,迎着身上的银鳞迎着日光闪闪发亮。甚至还有几条特别笨的,一蹦就蹦上了小舟,如果岳轻在此时架起火堆,它已经自动装盘。

岳轻低头一看小舟两侧水面,颇为惊讶,心想难道九宫飞星派的人每次进出都有这样的排场?

没想到他惊讶,解飞星比他更惊讶!他在九星山进进出出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看过面前这样近乎祥瑞的景象!

他失声叫道:“这、这是……白鱼登舟?”

但下一刻,解飞星就知道自己叫早了。

船首的小蛇突然直起上半身,冲着水下急促地嘶嘶鸣叫。

船上中人只觉飞速前行的速度换下,不觉低下头去。

正值此时,天空烈日光芒照下,水中渐渐浮出一条狭长的阴影。

它先是在碧粼粼的水底出现,还是只一抹箭杆似的长宽,但随着这抹阴影越来越接近,众人也看清楚了它真正的尺寸,那是一条身体藏于水中,宽度比小舟最宽处还宽,长则不知究竟多少的水生生物。

那生物来到小舟底下,鱼群纷纷避退,却没有真正退开多少,只是从原本环绕在小舟周围,变成了环绕在小舟附近一米周围。

等鱼群分开,众人只觉得足下一震,再向下看去,那水中生物已经驼起小舟,继续前行。

解飞星几乎在□□了:“天,天了,蛇爷爷怎么也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岳轻转头问解飞星。

小舟在蛇爷爷身上,随蛇爷爷巡游向前,舟底不时高过水面,最高时可见底下暗紫光芒一闪而逝。

解飞星心乱如麻,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还是有问必答,说得详细:“蛇爷爷是这条水的瑞兽,也算飞星派的护山兽,只是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从出生到现在,除了接任少掌门一位时见到一次之外,这还是第二次见到……”

岳轻这才恍然,再看前方,风迎面飞驰,舟顺流直下,正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小舟已穿过曲折的山势,来到九星山脚下。

眼看湖岸遥遥在望,送了它们一程的蛇爷爷因岸边水浅,并没有真正游过来,只将尾巴轻轻一摆,顺水推舟,让小舟荡向对岸。

晃悠悠的水路最后,岳轻回头一望,只见湖水分天地,波涛微澜之间,一个硕大的头颅自水中探出些许。

它两颊凹陷,嘴吻突长,轻轻一个呼吸,周围的水域就随之而动,隐隐不平。

相隔着十数米,蛇爷爷并没有完全露出脑袋,只露出了岳轻所见的嘴吻位置,冲岳轻上下点了点,如同相送旧友。

岳轻心中若有所觉,跟着点了一下头,回应对方。

恰是这时,小舟触岸,舟身一震,钟响也遥遥从天空降下。

“咚——”

“咚咚——”

“咚咚咚——”

一声接连一声,洪钟敲遍,前后一共九响,当第九响结束的时候,天地山峦之间似乎都回荡着这遥远而悠长的钟声。

岳轻将目光转向解飞星。

他觉得九宫飞星派实在会玩。

解飞星的目光已经直了。

他直直地看着山上的山门,只见九响声过,山门大开,一众人群由为首几人带着,浩浩荡荡从山中出来——

他也不知是在回答自己还是在回答岳轻,声音简直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九、九音齐响,山门大开,这在飞星派历史上也不过五指之数……最近的一次是官府出动军队围剿飞星派……”

正说话间,那远远的人群已经来到岳轻近前。

当先的全是身穿老式长褂,白发白胡子一大把的老人。

他们完全无视自己年纪,健步如飞,一上前就用力握住岳轻的肩膀,炯炯目光全都落在岳轻的脸上!

岳轻:“……”

老人家不好意思挣脱。

他镇定地看着面前的人,清咳一声,正想说话,却见那最先盯着自己面孔死死看着的老人也不知究竟看明白了什么,突然笑逐颜开,特别亲切,还带一点点不为人所发觉的狗腿:

“太微真人……的传人来到九星山,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真人……小真人先和我们进山,接风宴早已齐备,请千万在山上多多停留一段时间。”

就一个糊涂的时间里,岳轻已经被九宫飞星派的众人簇拥入山门之中。

位于山中的建筑和飞星派中人的衣服相得益彰,水磨的青砖,飞翘的屋檐,是一派的江南老式建筑的风味。

岳轻此时已经被人迎入堂屋,按在椅子上,端上热水擦手擦脸,再一个转圈,来到堂屋之后,一眼就看见宽敞的院落摆满九张桌子,桌子端端正正放了三冷三热的开胃菜,攒在中间,像一朵盛开的花儿。

岳轻照旧没有发言权,直接被安排在主桌主位,谢开颜也坐在他左手边,带他过来的解飞星被安置在右手边。

解飞星一见自己被安排的位置连忙站直身体,转脸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掌门牢牢盯着,以目光迫使他一寸寸矮下身子,坐在位置上。看那架势,不像是坐椅子,更像是坐钉板。

除岳轻三人之外,其他所有人的位置和往常并无不同,另外大约早就准备好了,在岳轻三人一落座之后,就各自循着自己的位置坐下,而后飞星派掌门微笑地用手帕包着一双筷子,递给岳轻:“小真人,请。”

岳轻:“……”

岳轻饶有兴趣:“为什么叫我小真人?”

飞星掌门笑道:“您是太微真人的隔代传人,当然叫一声小真人了?”

岳轻扬扬眉:“你怎么确定我就是太微真人的隔代传人?”

飞星掌门一笑:“那当然是因为——因为众所周知,八极渡厄盘乃是太微真人的身份的证明,手持八极渡厄盘,小真人不是太微真人的隔代传人,又是什么?”

岳轻沉吟:“说得有道理,不过从我见大家到现在,你们好像还没有看到渡厄盘吧?”

飞星掌门一顿,顿完之后,他镇定说:“我们相信飞星,飞星看见了就是我们看见了。”

岳轻笑着点点头:“原来是这个道理。”

飞星掌门连忙附和地露出笑容。

岳轻这时方才用筷子夹起一筷子菜。

主桌顿时发出一阵放松地叹气,飞星掌门朝岳轻欠欠身,转身向后,向后的一瞬间又恢复了平常作为一派掌门的威严:“正式开席。”

就在他说完之后,岳轻刚刚好吃掉夹起来的菜,再次冷不丁出声:“虽然我是太微真人的隔代传人,但毕竟没有没有见过真人,你们觉得我应该取一个什么道号才好?”

飞星掌门刚刚伸筷,听到岳轻这句话手中一抖,心道这祖宗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难伺候……

他一时半会也拿不准岳轻的意思,小心说:“这事恐怕不是飞星派能够决定的……”

岳轻摆摆手:“随意说说而已。”

飞星掌门想来想去:“那……紫薇真人?”

岳轻笑眯眯看着飞星掌门,将紫薇二字来回咀嚼了一下,颇带几分深意说:“我觉得还是太微好听,掌门您说呢?”

飞星掌门:“……”手又抖了一下。

其余人:“……”好像话中有话。

岳轻再笑逐颜开:“随便唠叨两句,我们吃菜,吃菜。”小试牛刀,找回感觉。

一场接风宴吃得宾主尽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岳轻刚才太过话里有话,等接风宴后期,大家酒精上脑之后,他们就开始一个个来到岳轻面前向岳轻敬酒。

岳轻最初还一一喝下,后来发现这样显然不行,别人开酒宴还是一桌一桌敬,他们竟是一个一个敬,如果在场全部人都来上这么一趟,这一顿宴席得吃到天亮才能吃完。

想到就做,岳轻果断装醉,手按着杯子迷糊说了声“不行,不喝了”,就直接往谢开颜怀里倒去。

倒都倒下去了,他才突然记起今天谢开颜的反常,暗搓搓有点担心,心道谢开颜不会直接站起来,把他丢在地上吧……

事实证明岳轻多虑了。

谢开颜见岳轻倒在自己怀里,愣了一下后确实直接站起来,但是将怀中的人公主抱着站了起来。

这一下,还清醒的几个人目光都集中在谢开颜身上。

谢开颜抱着岳轻,冷淡说了声:“我带他下去休息。”就转身离开。

飞星掌门连忙给呆在一旁的解飞星使个眼神。

解飞星一拍脑门,刚才别人给岳轻灌酒,岳轻随手一抓抓到了他,就他挡酒挡得最多,现在整个脑子都有点晕乎乎的,但还知道事情,费力站起来追上谢开颜,说:“等等,我带你们去客房,客房就在后院靠左边的位置——”

月亮上了梢头。

离开之前的院子,喧闹声像突然被扇屏风前后隔开,风与花的味道开始鲜明,还有遥远的水的清冽滋味在夜里暗暗浮动。

被谢开颜抱在怀里,闭着眼睛的岳轻不能看见月亮漏下回廊的片片光羽,只能随着对方步伐的前行感觉如同水面时候的轻荡与起伏。

他靠向谢开颜的本意是让对方扛着自己离开宴会。

但没想到对方如此豪放,直接将他打横抱起……

所以现在问题来了,谢开颜究竟是一开始就把他丢在一边比较好呢?还是把他公主抱起来比较好呢?

岳轻的呼吸因为苦恼而发生了一点变化。

正向前走的谢开颜敏感察觉,低头问:“你醒着?”

岳轻:“醉了。”

谢开颜:“你醒着。”

岳轻:“醉了。”

谢开颜转过弯来:“你醉了。”

岳轻:“醒了。”

谢开颜:“……”

岳轻:“……”闭着眼睛的人翻了个白眼。

恰是这时,他们来到了月光底下,一剪光羽落在了岳轻的眼睑,将那一点位置和位置下的颤动一起打亮。

当目光捕捉到这一点细节时候,谢开颜唇角忍不住扬起来。

谢开颜:“现在离开他们了……”

岳轻:“嗯?”

谢开颜:“你要我放下你吗?”说完这句话,他就有点后悔了,连忙在心里再补充一句:不,千万不要!

岳轻:“嗯……”

谢开颜心脏在紧张地跳动。

被谢开颜抱在怀里,岳轻的耳朵正好听到这样的跳动。

“咚咚咚”、“咚咚咚”连成一片,好像也牵动了他体内的心跳声。

岳轻心想反正人也已经丢了,何必再下来走一趟,再说他被晃着晃着也真有点晕了:“算了,你把我抱进去吧……反正既成事实了……”

谢开颜二话不说,把人直接抱到了床铺之上。

从室外到室内,来去自如的风被隔绝在外,被拘束的空气因突然加入的两个人而升温,一点灼热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点燃。

岳轻背部接触床板的时候并没有直接睁开眼。他稍微等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看见谢开颜双手撑在自己身侧,一只腿曲起跪在床边,面孔与自己的自己的只有一掌距离。

两个人靠得很近,近得岳轻的心头都动了一下。

但没等他弄清楚自己心头为什么而动,身上的谢开颜就跟身体装了弹簧一样跳起来,直退到距离岳轻三个人还多的位置之外。

岳轻:“……”

刚才心头的那点情绪就像只狡猾的狐狸似乘隙远遁,连条尾巴都不给他抓一抓。

他回过了神来,想想说:“我有点事,先休息。”

谢开颜:“好。”

岳轻重新倒回床上,用手在自己身上一按,直接进入了黑甜乡,他确实有点事,他要找太微问一问究竟!

另外一头。

跟着谢开颜和岳轻出来,喝得半醉的解飞星最后也没能赶上大步走在前面的谢开颜,但他远远看着谢开颜抱着岳轻走进了正确的屋子,也就没关太多,只想回房跟着好好休息一下。

但还摸到自己的房门,他就被守在门前的飞星掌门直接提溜到了飞星派的密室之中。

这是建在山门地下的一处空间。

这还是解飞星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山门之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密室。

他来到密室的时候,飞星派的一众长老都已经好端端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压低声音相互交谈。

好吧,这不就是楼上议事堂的翻版?

解飞星下意识站直身体,张开嘴开始报告:“掌门,我这次出去本来是追踪彭泽,但彭泽进入了一处龙楼宝殿,该处龙楼宝殿的名字可能是神图天境,在神图天境里头——”

“你遇见了小真人?”飞星掌门打断解飞星。

解飞星说:“是,不过彭泽……”

“你见到了小真人的八极渡厄盘?”飞星掌门又问。

解飞星说:“没错,和彭泽战斗的时候,八极渡厄盘有出现,我也是被彭泽说破之后才……”

“八极渡厄盘是什么个性格?”飞星掌门第三次打断解飞星。

解飞星总算看出来了,彭泽算什么东西,是死是活自家掌门一点不在乎,他只在乎岳轻和八极渡厄盘,他琢磨两下,说:“八极渡厄盘给我的感觉……很活泼。”

“还有呢?”飞星掌门连忙问。

解飞星:“好像还有点欺软怕硬……”

“那就对了。”飞星掌门长出一口气。

解飞星:对什么了……身为一个神器,欺软怕硬简直是别具一格好吗?

“你也太小心了,有那张脸怎么可能不对。”旁边一个还能说话中活得最久的长老不满出声,声音含混。

飞星掌门笑道:“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飞星恐怕云遮雾绕,现在还什么都不明白。”

这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解飞星身上。

解飞星总算能够提问了:“掌门,长老,你们为何如此重视岳师?”

飞星掌门和颜悦色问:“你和岳师接触最多,你觉得岳师怎么样?”他索性跟着解飞星一起称呼了。

解飞星暗惊在心,斟酌再三,才说:“技近于道,非同流俗……好像风水地理,奇门八卦,神鬼灵异,无一不精,确实有传说中的太微真人的风范。”也正因此,在彭泽叫破岳轻手中的罗盘就是传说中太微手持的八极渡厄盘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挣扎,只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看吧,岳师这样厉害的人,果然师出名门。

飞星掌门点了点头,须臾一声长叹。

叹息在地底回荡,竟有一种悠长的佩服与敬畏。

他这时转向前方长桌,将供奉在上边的一幅画轴与一张照片一起取下,珍而重之地交给解飞星。

飞星掌门说:“你也长大了,有些秘密可以了解了。”

他的手牢牢的握住解飞星的双手,手背青筋暴起,如同盘结错综的遒劲老根,可见其有多用力。

飞星掌门顿了顿,又说:“你知道太微真人为什么被国内所有风水流派共同推崇吗?因为在民国时期,内忧外患,风水横行,牛鬼蛇神乌烟瘴气,是太微真人一力肃清风气,为风水正名;等到建国时期,破四旧破迷信,又是太微真人一力周旋,帮忙将绝大多数的风水道统保存延续,大家才不至于在那时节里头元气大伤。可是太微真人太过神秘……”

解飞星正因为掌门之前的话而心旌动摇,却听掌门话锋一转,说起了太微真人的神秘。

他微微有点疑惑,就听掌门再说:

“所以太微真人哪怕在极富盛名的情况下,流传下来的画像和照片也寥寥无几,这些寥寥无几的照片最多不过五份,其中三份在风水门派之中,两份在笃信风水的大豪手中,每一份都被密加收藏,绝不示人。但现在,你将小真人带来,这一份也是时候给你看看了……”

解飞星的心脏突然开始剧烈跳动。

他这时候才想起多年前自己曾有的疑惑:就算是唐朝时期的杨救贫和赖布衣也曾有画像流传,为何建国时期还有踪迹的太微真人别说照片,就连张画像也没有?

但现在,太微真人的画像与照片都在他手中。

他隐隐有了一种自己要触摸一个绝大秘密的感觉。

他双手有点颤抖,放在画上的挂绳的时候,一下子还没有解开,这对于解飞星而言简直绝无仅有。他连忙深吸一口气,稳定双手,再将画轴打开。

画卷上的画连同黑白照片里的人物一起映入眼帘。

解飞星面色剧变,热气冲上冲上脑海,眼花耳热之际几疑自己看错人物:“什么,这,这不是——”

喜欢天师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天师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最新章节 - 天师全文阅读 - 天师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凶案现场直播罪爱安格尔·黎明篇丧病大学光暗之匣超感应假说总管原名格蕾丝未来老公要杀我无限时空副本破云诡婳之说被迫成名的小说家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我敷衍驱鬼好些年青行灯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天师前夫高能猎灵人刑事技术档案我的鬼神郎君天命新娘请魅惑这个NPC亲爱的弗洛伊德死亡万花筒
完本推荐: 这个女子有点二全文阅读失忆女王全文阅读海贼之温暖海洋全文阅读天生富贵骨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我不成仙全文阅读失守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你微笑时很美全文阅读造化之门全文阅读助理建筑师全文阅读太渊魔法纪元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霸王爱人)别、别这样!全文阅读龙眷全文阅读溺宠大神夫人全文阅读俘虏全文阅读[综]寻人启事全文阅读三国:王者水晶全文阅读他与爱同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惊天剑帝嫡心计叶帆苏轻雪洪荒之混沌大帝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我的母老虎直播之狩猎荒野我的冰山美人老婆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我在凡人科学修仙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玩家超正义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首辅娇娘星球大战:白银誓约大恩以婚为报我能升级避难所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武炼巅峰荒诞推演游戏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完美世界之武魂我在东京教剑道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洪荒:吾乃大道!仙宫盖世双谐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大庭叶藏的穿越逆流1982

天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