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天师 >> 第九一章

事情发展到现在,可谓大出阎大勇预料。

阎大勇立刻将岳轻与谢开颜请入屋里,重新上了好茶,亲手将茶端到岳轻面前,方才微带犹豫地说出了当年房子落成之后,自己所碰见的事情:

“年轻的时候,我运气好,机缘巧合之下,曾经在建筑工地上救了一位来到工地视察的老板。有了救命之恩后,那位老板十分信任我,从此把我带在身边照顾,也让我帮忙管理一些重要的东西,我也努力在老板手下工作,和老板身旁的其他人员打好关系。不久之后,老板的专属司机跟我关系最好,一次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我接下去要发大运了,老板打算让我做一个工程的副手积累经验,如果这个工程顺利结束,再等下次,我说不定就能独当一面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十分高兴,和当时的那位司机喝了一晚上的酒,最后迷迷糊糊上床睡觉……”

此后的事情哪怕是现在再次回想,对于阎大勇也依旧如坠云雾之中。

那天晚上,他一觉睡下去,没想到再次醒来的时却是被人弄醒的,剧烈的摇晃让他睁开眼睛,睁眼一看,老板和其他人一起出现在他的房间,他们当着他的面将它的房子翻得一团乱,最后在衣柜的一件大衣里头翻出了一块名表!

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阎大勇认出了这块表。

那是老板女儿送给自家爸爸的礼物,是老板最为珍惜的一块名表!

好几年了,当将这件憋在心底的事情说出来之后,阎大勇也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我最开始以为是老板身旁的谁想让我离开,我当年被人诬陷,并不甘心,自己私下调查了很久,可是大家都没有嫌疑,司机比我先被开除,他所说的工程,也根本没有出现副手……一无所获之下,我又找不到其余工作,只能回家。”

听到这里,岳轻微微点头,但没有立刻开口做下定论。

倒是阎大勇带着复杂的情绪问:“大师,您说这是因为这栋房子的关系吗……”

岳轻看了阎大勇一眼,倒没有什么锅都往阎喜来身上栽:“按照时间和现在的情况来算,这房子当年虽然点在了位置之上,但要催发也没有这么容易,你的这件事,倒未必全是房子的关系。”

阎大勇心脏猛地一提,又蓦然一松,还没得一口气自胸腔里喘出来,就听岳轻再悠闲说:

“风水的生效都是要时间积累的,如果点风水的大师有这么厉害的话,刚落成就能毁了你的事业,你也等不到现在了,估计坟头的草早就有人高了。这年头这么厉害的风水师,不多的。”

阎大勇:“……”

说罢,他也不管兀自在那里纠结的阎大勇夫妻,转头对谢开颜小声说:“你觉得他当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谢开颜很镇定,他觉得自己要和岳轻在一起,需要更多的镇定。他同样小声,也凑到岳轻耳边说:“也许是人,就是他没有查出来而已;也许不是人,只要会基础的五鬼搬运法术,就能做成这一个局。”

岳轻沉吟道:“五鬼搬运么……倒是隐隐合了现在的情况。这个村子在这些年中只怕少了不少婴儿,不管是什么样的法术,需要用到婴儿,都是邪术。”

谢开颜赞同地点点头。

岳轻继续说:“我有预感,这次的事情还落在这一家和隔壁那一家身上。”

谢开颜:“……”

谢开颜默默吐槽了一下:“你不如掐指一算,好过预感。”

“大师……”

两人刚刚说完,耳中又听阎大勇犹豫的声音:

“这栋房子……我弟弟……”

岳轻转脸看向阎大勇,他想了想,把阎大勇想说的话一气都给说了:“你是想问你现在这么倒霉的原因究竟是不是因为这栋房子,让你倒霉又究竟是不是因为你弟弟的主意,我又有什么证据吧?”

风水毕竟是一项长远的事情,刨除那些行走江湖,欺世盗名之辈,大多数的风水师,不管厉害不厉害,总会有一点相同的缺憾:风水生效慢,变化也是在潜移默化之中,就算是风水之功,最后一种也总难以让人相信。

岳轻道:“我如果说最好的证明就是你这些年来的境况变化,恐怕你依旧半信半疑……”

话既然说到了这里,也不差最后一点了。

岳轻干脆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屋子里里边走去。

他的感觉之中,并排的两栋房子除了一如恶狗一如病狗之外,病狗体内似乎犹有什么东西,那东西才是真正将病狗拖累得奄奄一息的罪魁祸首。

屋内的气场已形成气流,在岳轻身旁拂过。

岳轻沿着晦涩的气场向前行走,他仔细感觉,晦涩的气场仿佛腐烂的棉絮,每一步向前,都有会丝丝缕缕的绵缠绕在脚上,迫使人无形之中花费更多的力气向前,长此以往,人在家中得不到充足的休息与补充,轻则生命,重则伤命。

岳轻不动声色,再向气场发生细微变动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棉絮之中出现一抹尖锐之物,遥遥朝岳轻一射,冰凉的感觉顿时在皮肤上一晃而过!

岳轻顿时停下,顺势往前一看,只见自己正站在别墅的二楼,左手边正有一扇闭合的房门。

阎大勇夫妻正跟在岳轻身后,他们一见岳轻停留在这里,眼神齐齐一变,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

阎大嫂按捺不住,问:“大师,这里有什么问题?”

岳轻暂且没有说话,只摆了摆手,示意众人进去再说。

房门打开,呆在房间里的孩子正呆呆坐在书桌之前,听见背后传来声音,坐在椅子的身体顿时一阵颤抖,剧烈的抖动都让坐下的椅子发出同样的吱呀声。

阎大嫂连忙上前安抚孩子,她自背后环抱着孩子,小心地拍拍对方的肩膀,等怀里的身体停止颤抖之后,才对岳轻解释说:“明明自从生病之后,每次碰到人多的时候都会害怕,但一旦和他相处久了,他又会恢复正常,所以我们才觉得,他心里还是明白的……”

岳轻看了一眼呆呆傻傻的孩子,目光旋即落到房间之内的床铺之上。

他的视线定在一点,接着让阎大勇搬一张梯子过来,再拿一个钻机过来。

阎大勇惊疑不定,但依照岳轻的说法将东西准备齐全。

岳轻说:“好了,你现在爬上梯子,到正对着床铺枕头上方的位置,将钻机对准……不对,偏了,往左五厘米。”

阎大勇依言往左一点,可这一下又变成了偏右三厘米。

站在底下的岳轻眉头微微一皱,走到书桌旁边,从桌上拿下一只铅笔,对着天花板屈指一弹。

只听“咄”的一声,铅笔的笔头正打在天花板上边,在上面留下了一点炭笔痕迹。

岳轻方才说:“对准碳笔的痕迹,用电钻钻下去。”

阎大勇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一幕,半晌后才回过神来,拿起钻机,战战兢兢地对准炭笔的痕迹,一下钻进去。

只听“吱——”的一声,钻机的钻孔钻入墙壁,还没有进入半分,就听一声响动,钻头一阻,碰到了墙体之内的东西。

但雪白的墙壁里面又会有什么东西?

阎大勇屏住呼吸,又用钻机钻开周围的墙面,当一小块墙自天花板上化作□□簌簌而落之后,埋在墙壁里头的东西也终于显出了真容。

只见一枚阴沉沉的铁钉,正钉脚朝下,对准下面大床的枕头位置!

当看见这枚藏着墙里的铁钉之后,阎大勇整个人都懵了,旁边抱着孩子的阎大嫂“哇”一声哭出来,喊道: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那个丧尽天良的家伙,连孩子都不愿放过!”

爬上天花板的人从天花板上下来,那枚藏在墙里边的钉子也到了岳轻手里。

岳轻将东西拿在手里,只见这枚钉子造型奇特,相较于普通钉子,长度足足多了两杯有余,钉帽扁扁平平,钉身却排列缠绕着一连九个鬼头,鬼头上面还以阴刻的手法刻有不同的咒文。

岳轻凝神注视鬼头钉的时候,一股煞气同时凝成细针,自鬼头钉上,对着自己脑海扎了一下!

煞气入脑,所带来的感觉却并不明显,只是脑海之中如同被蚂蚁钉了一口,有点微微的疼痛。

但如果因为不怎么痛就轻视五这枚鬼头钉,最后必被鬼头钉所害!

这枚鬼头钉的阴毒之处,正在于开始时如同和风细雨,让人几乎察觉不到,等到煞气藏于脑海,犹如病入膏肓,一旦爆发,十死无生!

手拿着这枚钉子,岳轻在恍然病狗模样的同时,也有新的疑窦产生:

阎喜来要对付阎大勇已经是毋庸置疑了,但阎喜来究竟为什么这么狠毒,连孩子都不肯放过?

他转脸对阎大勇说:

“这枚钉子的作用不用我多说,相比你也清楚,就算是正常人,长此以往地对着这枚钉子,也必然神智错乱;更不要说脑袋上曾经受过伤的了。”

阎大勇咬牙点头。

岳轻又说:“既然弄清楚了你的事情,我这里也有几个问题,希望得到你的解答。”

阎大勇忙道:“大师请说,我知道的一定全都告诉您。”

岳轻微一眯眼:“改建这栋房子的时候,阎喜来和谁接触过?村子里把新生的女婴说成是‘鬼母’归来这个说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有这个说法开始到后来,一共没了多少婴儿?”

阎大勇顿时一愣,一愣过后,他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不可思议:

“改建房子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阎喜来突然开始相信风水了……我们的房子建好没有多久之后,山上突然来了一个道士。道士来了之后……村子里有女婴出生的人家渐渐都出现了很多怪事,再后来,鬼母的说法就开始出现,这些年到现在,一共没了八个婴儿……”

仅仅两扇墙壁的间隔。

呆在屋子里的阎喜来见岳轻进入了阎大勇的屋子里后,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却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烦躁。

直到他摆放在房间隐蔽之处的一枚巴掌大小的转运水晶突然传来一声“哔剥”,晶莹剔透的水晶内部无端多出了一条裂缝之后,他顿时一阵心惊肉跳,伸手向去摸手机,一摸却摸了个空,这才意识到手机自己的,再等整个屋子里头都找不到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可能丢在山上的凉亭里了!

一念至此,他再也做不下去,顾不得自己的行为可能被人看见,换了一身衣服后就匆匆忙忙自后门处往山上走去,不过十来分钟,就敲响了山上小院的大门。

小院的门很快打开,一脸青黑,额角肿出了个鸡蛋大小的包的道士站在门后,阴阴地看着阎喜来。

阎喜来吓了一大跳:“闵道长,你怎么摔成这样了?”

闵道长冷哼一声,阴郁的目光在阎喜来身上转过一圈:“你的女儿呢?”

阎喜来顿了下:“我女儿……上午我本来抱过来了,但是我家那口子看得紧,很快就找来了这里,还和我哭闹不休,我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就先让她把女儿抱回去了。不过这些不是重点,今天村子里来了两个古怪的人,我看着有点悬,他们进了我哥哥的房子没有多久,道长你给我的转运水晶就从中裂出了一道缝隙,道长,您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闵道长目光又是一阵闪烁,他默不作声,侧开身让阎喜来进入小院。

小院之中,阎喜来规规矩矩地坐在石凳之上,将岳轻与谢开颜的样貌对闵道长形容一番。

闵道长冷笑道:“果然是他们。”

阎喜来忙道:“他们是谁?”

闵道长冷冷说:“说了你也不认识,你的手机掉了,就是被他们捡去了。”

“什么?”阎喜来一阵心惊肉跳,“我的手机是在今天上山时候掉了的,那他们岂不是很可能看见我在亭子里做的事情?”

烂泥扶不上墙。

闵道长瞥了阎喜来一眼:“你又做了什么?不就是因为鬼母的流言,一时想不开做了错误的决定吗?现在你都把女儿带回去了,就算警察来了也找不了你的麻烦。”

阎喜来一阵支吾。

他们都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根本不止那些。

闵道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行了,你也别怕,这两个人确实有问题……按照你所说的,他们既然已经进了你哥哥的房子,破了我摆在那边的风水局,恐怕短时间之内,不会离开这里。”

“这就好啊,”他感慨说,“我还怕他们看破了这里的事情,飞快离开,那时候才是鱼入大海,找也找不到。”

“道长是想……”阎喜来听着这话风,心中一阵惶恐又一阵窃喜。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闵道长轻描淡写,微微一笑,“我看今夜无星无月,天气正好。你回家里等着吧,看好你哥哥一家,别忘记我最早告诉你的话,你与你哥哥互为生克福祸,你想要一生富贵,唯有你哥哥一生贫苦,如果你哥哥蒸蒸日上,你必然节节败退,这一体异命之事,如何取舍,就看你自己的了!”

“对了,”在阎喜来真正离开之前,闵道长又似想起什么,不经意补了一句,“晚上我会去接你的女儿,你的事情,你老婆知道多少?”

阎喜来离去的脚步一僵。

刹那之间,他心念数转,鬼使神差说:

“我老婆……她恐怕也知道了不少东西。”

说完之后,他方才一个激灵,顿时有点后悔,但再转回头去,却见后边的闵道长开怀一笑,说:

“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我看你也差不多了。”

喜欢天师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天师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最新章节 - 天师全文阅读 - 天师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凶案现场直播神捕大人又打脸了罪爱安格尔·黎明篇青行灯蛊毒罪爱安格尔·暗夜篇黄泉路下总管原名格蕾丝亲爱的弗洛伊德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我的鬼神郎君前夫高能天命新娘不可名状的城镇丧病大学死亡万花筒请魅惑这个NPC猎灵人超感应假说臣服我敷衍驱鬼好些年诡婳之说破云以契为证未来老公要杀我光暗之匣
完本推荐: 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重生之二世祖全文阅读三国:王者水晶全文阅读天香全文阅读你是我世界里的唯一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如何将辛巴喂养成荣耀狮子王全文阅读通幽大圣全文阅读嗜爱全文阅读仙师无敌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重生之小女子记事全文阅读剑噬天下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全文阅读叶先生每天都想跟我告白全文阅读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全文阅读旺夫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斗罗世界开始签到直播之狩猎荒野带着系统来大唐洪荒历嫡心计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封神:求求你当个昏君吧!某剑魂的无限之旅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稳住别浪孙猴子是我师弟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大恩以婚为报红尘篱落快穿之养老攻略他把世界玩坏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诸天神国时代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我的1978小农庄帝霸回到农家当幺女万兽朝凰小阁老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逃离图书馆玄幻模拟器我在明末有套房

天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