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不惜一切

安阳一脸怔愣, 保持着极大的震惊, 定定的看着北冥十四傲娇的离开了餐桌, 留给自己一个帅气优雅的背影,然后“咔哒”一声, 回了房间,关上门。

安阳:“……”

安阳慢慢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

“不不不, 绝对开玩笑的, 肯定是在耍我。”

使劲摇了摇头,安阳挥了挥手, 干笑了一声,然后抱起桌上的空碗空盘子,走进了厨房, 准备刷碗。

“哗啦啦!!”

安阳把凉水打开, 第一个想法不是洗碗, 而是把自己的脑袋放在水底下冲, 清醒清醒,不然总是这么烫, 可能会被煮熟。

安阳连忙把重点放在洗碗上,刚把碗洗好, 准备放到碗架上, 就感觉有什么东西, 蹭了蹭自己的腿。

低头一看……

“短短?”

是北冥十四“养的”那只圆滚滚, 身材五短,可爱无敌,却自带高冷画风的蓝白英短。

蓝白英短趴在安阳旁边,蹭了蹭安阳的腿。

安阳赶紧把手擦干净,然后从地上将蓝白英短抱起来,笑着说:“短短,怎么跑出来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来跟爸爸睡的!”

蓝白英短:“……”

安阳看着蓝白英短那充满不屑眼神的灰绿色眼睛,立时想起来了,说:“对了,你好像不喜欢当我儿子,那好吧,还是当我的小弟弟吧?”

蓝白英短:“……”

安阳笑着说:“好了,短短,跟哥哥去睡觉吧。”

安阳抱着蓝白英短进了卧室,关上门,准备去洗澡,说:“短短你等一会儿,哥哥去洗个澡,一会儿就回来了,乖乖的。”

蓝白英短趴在沙发上没动,都没看安阳一眼。

安阳进了浴室,因为天气热,而且卧室里也没其他人,所以根本没关门,结果冲澡的时候,就感觉到总有一股诡异的目光盯着自己,紧紧的盯着。

回头一看……

“唉我去!吓死我了!”

安阳一看,短短不知道什么蹲在浴室门口,因为门没关,短短蹲在那里也没什么,但是猫都比较怕水,浴室里都是水,短短竟然一脸淡定的趴在门口。

安阳赶紧关了水,擦干穿好大背心,然后抱着短短走出了浴室,笑着说:“我家短短身上总是香喷喷的,是不是北冥那个变态有洁癖,所以每天都给你洗澡?”

蓝白英短:“喵?”变态?

安阳说着,就把短短放在枕头上,然后自己关了灯,躺在短短旁边,一把搂过来,当抱枕一样蹭了蹭。

蓝白英短虽然没有挣扎,但是一脸心如死灰的模样,灰绿色的眼睛差点泛白,很不屑,当然也很无奈。

安阳闭上眼睛,却睡不着,总是想到刚才吃饭时候的场景,又睁开了眼睛,登时对上了一双灰绿色的眼睛,吓了一跳,一瞬间还以为是北冥十四躺在自己的身边。

短短和北冥十四一样,都拥有灰绿色的眼睛,那眼睛的颜色程度都一模一样,好像没什么差别。

安阳搂着蓝白英短,想了想,似乎要把短短当做心灵垃圾桶,缓缓的说:“短短啊,你说北冥他……”

安阳说到这里,迟疑了一阵,蓝白英短用灰绿色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似乎在等着安阳吐露自己的“心声”。

等了大约两分钟,安阳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沉默之中,随即才说:“你说北冥他是不是自恋?”

蓝白英短:“……”

安阳一脸不解的说:“长得帅就可以不要脸么?问别人是不是暗恋他?”

蓝白英短:“喵……”呵,起码长得帅。

安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短短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也再不要脸点?”

蓝白英短:“……”

安阳从度假岛回来之后,就开始忙碌代购小店的事情,毕竟特殊专组这些日子清闲的很,好像天下太平了一样。

北冥十四这些日子也显得长毛,有的时候干脆不去上班,就在家里喝红酒,看天线宝宝,有的时候早上去本部大厦,中午回来吃饭,然后下午就不去了。

壬十九和阿彦也跟着很清闲,安阳约他们出门吃饭,不过那两个人虽然没有工作上的事情,却有其他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约会。

因此安阳约他们出门,一次都没成功,反而是壬十九总是约阿彦去吃烛光晚餐,然后看夜场电影,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阿彦虽然看起来清冷,嘴上不说什么,不过安阳觉得,壬十九约他的时候,阿彦是非常高兴的。

安阳顿时觉得自己是个超大瓦数的电灯泡。

他侧头看了看正在看天线宝宝的北冥十四,不由冲天翻了个白眼,每天都看,就那么几集,还反复的看。

秦明磊之前是住在安阳家里的客厅的,不过因为秦明磊正在和男神一叶蔽目交往,所以其实早几天就搬出去了,和男神同居去了。

男神和男神终于走到了同居的地步,安阳心里登时有些空落落的,倒不是吃醋,但送走秦明磊的时候,竟然有一种嫁女儿的辛酸……

现在家里就剩下安阳和北冥十四,舅舅刘北也不和他们住,只是偶尔过来一趟。

北冥十四没什么私生活,私生活就是天线宝宝,这可憋坏了安阳。

安阳约他出去走走,看个超火的电影,结果北冥十四就淡淡的说:“等这集天线宝宝演完。”

安阳十分无奈,说:“那就没有巨幕了!我想看那个巨幕的场次,这种大制作当然要看巨幕。”

北冥十四则是一脸镇定的转过头来,看着安阳,十分认真的说:“天线宝宝有巨幕么?”

安阳:“……”我去你个北冥宝宝!

安阳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登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就拿起手机,给朴晓翎拨了一个电话。

朴晓翎可是安阳的“闺蜜”,之前一直约安阳出门,不过那时候安阳有点忙,最近也不见朴晓翎,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喂?安大哥!”

朴晓翎的声音很雀跃,立刻就接听了电话。

安阳笑眯眯的说:“晓翎啊,你现在有空么?”

他这么一说,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北冥十四眯着眼睛,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朴晓翎的声音顿时卡住了,有些为难,说:“安大哥,怎么了?有事儿么?我在外面呢。”

随即安阳就听到朴晓翎那边还有后背音传来,隐约是……

“晓翎,爆米花和可乐的套餐可以么?”

安阳听着那声音觉得特别耳熟,仔细一想,登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不是厉部长的儿子,厉刑么?

那个看起来超级鬼畜的笑面虎!

竟然和朴晓翎在一起,还什么爆米花可乐套餐,这不是去看电影么?

朴晓翎的声音很急,说:“安大哥,不好意思电影要开场了,你有事儿给我发信息吧,我进去不能打电话。”

安阳一脸痛心疾首,说:“……”

安阳被壬十九和朴晓翎双重拒绝,感觉已经生无可恋,只好坐在北冥十四身边,跟着他看天线宝宝,刷了刷电影场次,心想着大不了明天自己去看巨幕!

人生最凄凉的事情,可能莫过于一个人去看电影了……

但是安阳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没起来,不是因为睡过了,而是因为感冒。

现在还是盛夏,安阳自诩身子骨强壮,一般都不感冒,不过可能因为最近开空调比较贪凉,出门进门温差也大,竟然就这么感冒了。

安阳十一点还没起床,北冥十四在外面看天线宝宝,似乎有些奇怪,就敲了敲门,不过安阳没听见,于是北冥十四直接推门走进来。

就看到安阳窝在被子卷里打颤,像是一只大包子一样,屋子里开着空调,冰凉冰凉的,北冥十四看了一眼空调遥控——17度。

北冥十四皱了皱眉,抬手把空调关上,然后走过去,拽开安阳的被子,摸了摸他的额头,入手非常烫。

北冥十四脸色更差,说:“你发烧了。”

安阳迷茫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北冥十四,迷茫的说:“嗯?天线……宝宝?”

北冥十四:“……”

安阳也不知道是不是烧糊涂了,还是平时被北冥十四洗脑的问题,只觉得自己眼前看到了一个超大的天线宝宝,而且天线宝宝的眼神十分高冷。

仔细一看,不是天线宝宝。

安阳傻笑一声,指着北冥十四,说:“北冥宝宝。”

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给他盖好,说:“老实点。”

说着把窗子打开,开窗通风,又去翻找安阳的药箱,但是安阳平时里不生病,药箱里根本没感冒发烧的药,最多是跌打的药。

再者北冥十四也不会做饭,安阳吃了饭才能吃药。

北冥十四想了想,如果叫外卖,可能不是很卫生,尤其对安阳这样生病的人来说。

于是北冥十四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不到半个小时,“叮咚——”的声音响了起来,门被敲响了,北冥十四过去开门。

“咔嚓”一声,大门打开,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西装,拿着绅士杖的男人站在门外,一脸温柔和优雅,气质非常出众,竟然是厉部长。

北冥十四一点也不吃惊,让厉部长走进来,厉部长将提着的塑料袋放在客厅的桌上,无奈的说:“你要的粥,还有感冒药。”

厉部长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哪有部下让上司熬粥的?”

北冥十四则是淡淡的说:“为了刘北,我想部长不会拒绝。”

厉部长:“……”

厉部长还是一副笑的很温柔的模样,却说:“臭小子。”

他说完,挥了挥手,说:“我先走了。”

安阳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天,喝了粥,吃了药,身体又结实,一个发烧,一天就挺过去了,烧半夜就退了,不过还是有些感冒的症状。

安阳第二天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就看到有人躺在自己身边,对上了一双灰绿色的眼睛,安阳下意识的以为是短短,笑眯眯的还搂着短短蹭了蹭,笑着说:“短短,让哥哥亲亲……么!”

安阳非礼了一下短短,登时一愣,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短短怎么变大了?

安阳瞪眼一看,“嗬——”的抽了一口冷气,吓得差点掉到地上,说:“北……北北……”

是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从安阳身边坐起来,淡淡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一脸嫌弃的擦了擦挂着口水的额头。

安阳震惊的说:“你怎么在这儿?!”

北冥十四冷静的说:“昨天你病的要死不活,我照顾了你一晚上。”

安阳回忆了一下,似乎,好像,确实有点印象,自己发烧来着,可能是空调的温度太低了,半夜有点冷,但是懒得去调。

安阳咳嗽了一声,说:“是……是么,多谢你了。”

北冥十四看了安阳一眼,试了试他的额头,说:“烧退了,但是还在感冒,躺下来休息。”

安阳立刻说:“不行啊!我的代购店还要营业。”

北冥十四:“……”

安阳昨天发烧没意识,都没搭理代购店,今天一定要搭理代购店,但是因为他生病,北冥十四又不让他干活。

于是两个人就达成了共识,北冥十四帮安阳做一天的客服,让安阳再修养一天,第二天一起发货。

安阳想了想,其实也行,毕竟北冥十四可是特殊专组第四组的组长,结案报案经常写,文字表达应该是满分。

他哪知道,结案报告每次都是壬十九和阿彦轮流写,北冥十四压根儿都不看一眼……

安阳就放心的去休息了,北冥十四则是坐在安阳的书桌前,帮他回复积压的买家咨询。

安阳很放心,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因为各种客服回复,都有留档,北冥十四只要复制粘贴,或者直接用快捷回复就可以了,智商够80就绝对没问题。

北冥十四坐在电脑前。

嘀嘀嘀嘀——

凌霄殿小仙女:老板!老板!

凌霄殿小仙女:老板你在吗?!嘻嘻嘻,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呀!

小仙女似乎根本不知道,电脑另外一头并不是代购店的小老板安阳,而是他的同居人,也就是小仙女的上司北冥十四。

凌霄殿小仙女:#图片#

凌霄殿小仙女:老板你看呀!这是我之前偷拍的,一直没来得及给你看,看看看!

北冥十四一看,对话框里发来一张图片,竟然是一张照片,还挺高清的。

背景是本部大厦的食堂,主要人物是安阳和北冥十四本人。

北冥十四记得这张照片,上次安阳到本部大厦来,正好中午午休,所以就跟着北冥十四一起来吃午饭,因为安阳的体质特殊,所以就被很多人围观来着。

照片里北冥十四和安阳并肩坐着,面前摆着份饭,安阳正在和壬十九说什么,笑的特别灿烂。

而北冥十四则是轻微侧着身,回着头,一手搭在安阳的肩膀,目光正视镜头。

那时候北冥十四已经发现有人偷拍安阳了,所以转过头来,正好抓住了偷拍的小仙女,也就有了正视镜头的照片。

凌霄殿小仙女:老板老板!

凌霄殿小仙女:你快看啊!北冥大大的占有欲这么强烈!人家偷拍一个都不行行!老板老板,你可要注意呀!

凌霄殿小仙女:你这么香喷喷,哪天被我们北冥大大直接扑倒可怎么办呀!

凌霄殿小仙女:嘻嘻嘻,老板你可要注意啦!我们北冥大大是吃肉的,不是吃素哒!

北冥十四看到这里,左边脸颊上的小酒窝立刻浮现了出来,但是却露出浅浅的一抹冷笑。

店主:你的月报写完了?今天部长不在,你放风了?

凌霄殿小仙女:咦?小老板,你怎么知道我要写月报?你怎么知道今天部长不在?

凌霄殿小仙女:嘻嘻嘻我跟你说老板,八卦新闻,今天刘北先生,就是小老板你的舅舅来找部长了,部长和刘北先生出去了,所以我才放风了呀!

凌霄殿小仙女:我跟你说,你舅舅和我们部长,绝对有一腿!

店主:好,我会把这句话转告给部长。

凌霄殿小仙女:嘤嘤嘤,不要啊,你不要告诉部长,小老板你怎么这么坏,平时不是软软萌萌的吗,今天怎么那么像北冥大大的作风!

凌霄殿小仙女: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嫁夫随夫了吗!

店主:因为我就是你北冥大大

凌霄殿小仙女:哈哈哈,小老板你也会开玩笑啊!

凌霄殿小仙女:!#%¥&&

凌霄殿小仙女:!!!!北冥大大!!!

凌霄殿小仙女:我@¥!…………合体了!

店主:……

小仙女没想到八卦一下,竟然八卦到了上司面前,于是灰头土脸的去写月报了。

嘀嘀嘀嘀——

金鳞耀日赤须龙:老板,古驰的粉底液,哑光款的好,还是滋润款的好?

金鳞耀日赤须龙:我女朋友想入一个,坐标S市,干皮,夏天用哑光的会不会起粉?滋润的会不会脱妆?

哑光……滋润……干皮……起粉……脱妆……

北冥十四看着这些东西,好像看到了一些妖魔鬼怪一样,翻了翻安阳留下来的回复应答,然后又看了看自动回复,全都没有。

北冥十四转头看了一眼安阳,安阳吃了药,正在睡午觉,自然不能叫醒他。

于是……

店主:不知道。

金鳞耀日赤须龙:……

金鳞耀日赤须龙:老板,你今天的画风有点诡异啊?

金鳞耀日赤须龙:是不是鬼上身了?我可以免费帮你驱邪啊!

店主:上班时间网购,这个月绩效全扣。

金鳞耀日赤须龙:……

金鳞耀日赤须龙:老板你千万别告诉北冥大佬啊,我只是摸摸鱼而已!

店主:我就是北冥

金鳞耀日赤须龙:哈哈哈老板你真会开玩笑

金鳞耀日赤须龙:哈……哈……哈……

金鳞耀日赤须龙:老大?!

安阳睡了一个好觉,下午起床一看,这一天的店铺营业额,竟然只有平时的百分之二十!

再调出买家咨询一看,安阳差点直接原地爆炸,北冥十四毁了他无数生意!

这百分之二十的营业额,全都是自助下单购买的。

安阳:“……”

过了两天,安阳也算是生龙活虎了,店铺的生意也正常了起来,但是来买东西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都会先暗搓搓的戳一下——今天是小老板还是北冥大大?

安阳对此十分无奈,已经下定决心,就算自己再发烧,宁肯歇业一天,也绝对不让北冥十四碰自己的电脑。

这天早上北冥十四要去公司上班,因为平时很闲,大家都摸鱼,但是今天要开会,所以肯定都要到场。

北冥十四吃了早饭,就要出门,安阳赶紧站起来说:“我跟你一起去。”

北冥十四奇怪的说:“你去本部干什么?”

安阳从屋里抱出一堆快递盒子,说:“小仙女他们昨天下的单,反正是同城,而且顺路,我给他们送过去,免得叫快递了。”

北冥十四有些无奈,招手让安阳跟上,两个人下楼,上了车,安阳把快递盒子全都放在跑车的后坐上。

北冥十四开车,一路上安阳还在给小仙女发短信,告诉她一会儿快递就到了。

安阳看着小仙女发过来的感激短信,笑了笑。

北冥十四开着车,瞥了一眼笑的很欢的安阳,声音很平板的说:“聊什么,这么好笑?”

安阳摆手说:“没什么,就是小仙女发的表情特别逗。”

北冥十四高冷的看了一眼安阳,没说话,很快就开到了本部大厦。

小仙女因为知道安阳要来,早就在大厦门口等着了,哪知道等来的不是小老板一个人,还有一个如影随形的大佬!

小仙女看到北冥十四都惊了,连忙鞠躬,说:“北冥大人!”

北冥十四淡淡的“嗯”了一声,安阳则是跳下车,说:“你等一下,我找一下你的包裹。”

他说着,就在北冥十四的跑车后座上刨来刨去,还对北冥十四说:“北冥,把那个递给我,那个是小仙女的。”

于是小仙女一脸诚惶诚恐的从北冥大人手中接过了自己的快递,鞠躬说:“我先去上班了!”

“跐溜——”一声,说完立刻就跑。

安阳:“……”

安阳无奈的看着小仙女,然后把其他快递全都交给北冥十四,说:“这些快递你帮我带上去,多谢了。”

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无奈的看了一眼安阳,说:“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么?”

安阳摆手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又不是小姑娘,当然没问题,我在那边坐公交,你上去吧。”

北冥十四点了点头,说:“到家给我发个信息。”

安阳敷衍的说:“行了行了,上去吧。”

本部大厦往前大约两百米,就有公交车站,直接到安阳的小区。

安阳悠闲的插着兜,到公交车站等车,因为现在是早高峰时期,所以等车的人还不少,站台有点小,看起来十分拥挤。

安阳等了一会儿,突然就听到“啊——”的一声,似乎有人在尖叫,然后整个站台顿时轰乱起来,大喊声和尖叫声掺杂在一起,好些人直接被冲的跑上了车道。

“嘀嘀嘀嘀——”

车道上行驶的车子赶紧刹车,同时剧烈的鸣笛,一时间无论是站台还是车道,都乱成了一锅粥。

安阳被人群冲的差点跌倒在的地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大喊着:“快跑啊!杀人了!”

“疯子!!”

“中邪了吧!快跑啊!”

安阳被冲的踉跄了好几步,人群惊慌的散开,地上全都是掉落的背包和鞋子,还有踩烂的早餐,打翻的饮料,夹杂着一股诡异的血腥味,弥漫在盛夏潮湿的空气中……

“嗬!!”

安阳定眼一看,是血!

站台上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有人发疯,一个男人脸色发黑,癫狂的按住一个女人,疯狂的撕咬着那个女人,好像一只豺狗一样。

地上都是血花和肉屑,一片血肉模糊,那发疯的男人不停的啃咬着,被袭击的女人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半张脸都不见了……

刺目泼辣的鲜红,安阳脑子里“嗡——”的一下,感官的刺激让他一瞬间有些站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下,突然有人把安阳一带,直接撞进了一个凉丝丝的怀抱,一只大手猛地捂住了安阳的眼睛。

低声说:“嘘——别看。”

与此同时,那声音又说:“控制现场!”

“是,老大!”

“是,组长!”

安阳的脸埋在那人肩窝上,这才稍微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和思绪,这熟悉的感觉,是北冥十四……

混乱的现场很快就被控制下来,北冥十四拍了拍安阳的肩膀,说:“没事了,我让人先送你回家。”

他说着,招手叫来一个组员,让组员开车送安阳回去。

安阳有些浑浑噩噩的,毕竟感官冲击太大了,被送回了家,进了门,瘫坐在沙发上好一会儿。

赶紧打开电视,看看有没有新闻报道。

果然,很快就有了新闻报道,因为现场太过血腥,所以已经打码,被袭击的女人当场死亡,而且是被咬死的,发疯的男人已经被控制,送到了医院,似乎是个神经病。

安阳又换了一个台,也是这个新闻报道,而且还挖出了一些料。

据说这个发疯的男人是某个医院的主任,资历很深,发表过不少论文,而那个被袭击,当场死亡的女性,竟然是他的妻子!

当天因为这个主任的车子坏了,送去检修,所以他和妻子只能坐公交上班,剩下的事情就如同安阳所见,男人突然发疯,竟然活生生咬死了自己的妻子,而且还吃了半张脸。

“现在犯案人员张某已经清醒,对于妻子的死非常震惊,也非常痛苦……”

记者冲进医院去采访,正好拍摄到了那主任的模样,主任已经清醒过来,正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嚎哭不止,但是现在懊悔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啪!”

安阳关了电视,把遥控器扔在一边,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奇怪的事情。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看起来像是神经病一样,而且这样的神经病竟然是个医生,还是知名的大医院主任,之前也没有任何既往病史。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北冥十四他们竟然首先到达了现场,按照北冥十四不喜欢管闲事儿的性格来说,这个事情可能不同寻常……

出了这样的事情,北冥十四中午没有回来吃饭那是自然的,晚上也没有回来吃饭,只是给安阳发了一个信息。

大魔王:不用给我留门,可能晚归。

大魔王:注意安全。

安阳想了想,只好自己随便对付了一口晚饭,然后去经营自己的代购小店。

晚上十一点,安阳把笔记本合上,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洗澡睡觉。

北冥十四的短信竟然又来了。

大魔王:睡觉吧,空调温度最低定在24

大魔王:盖好被子

安阳笑了笑,看着北冥十四的信息,给他回复了一条。

安阳:你好像我妈啊!

大魔王:……

安阳笑眯眯的把空调调到24度,然后带着自己换洗的衣服去冲澡。

安阳冲了澡,就关了灯,准备去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安阳感觉自己又在做梦,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是梦境,但是仿佛泥沼,越陷越深,怎么也爬不出来……

“我主,真龙驼河图出水乃是祥瑞之兆!是天佑我大夏!”

“只是……这真龙恐怕是受了伤,才会坠落西河,早晚有一天,真龙还是会离开。”

真龙……河图……

安阳感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耳边都是嘈杂的声音,随即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声音非常耳熟,像极了北冥十四……

“予自有办法,留下真龙……不惜一切。”

“是予的,予……不会放过。”

“嗬!”

安阳抽了一口冷气,猛地醒了过来,屋子里黑漆漆的,还是半夜。

安阳一翻身,立刻感觉手边有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短短!

蓝白英短趴在安阳身边,钻在安阳的被子里,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短短的四肢摊开,睡得异常香甜,并没有因为安阳的惊醒而被打扰。

安阳揉了揉自己眼睛,真的是短短,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的。

他拿起手机一看,现在是半夜三点多,还没到四点,怪不得外面黑漆漆的。

安阳松了口气,又躺下来,搂着短短准备睡觉。

短短“哼唧”了一声,睡得很熟,并没有醒过来,那小模样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安阳是个毛绒控,面对着短短的时候,简直就是化身痴汉,看着短短那小模样,登时连睡意都驱散了。

安阳眼睛转了转,悄悄下床,抹黑来到自己书桌前,轻轻拉开柜子。

之前安阳让舅舅在国外带了一些女生喜欢的小卡子来,不过有一些超直男审美的卡子,一直没有卖掉,所以安阳这里还有很多囤货。

安阳拿出一只粉色蝴蝶结的小卡子,水粉色,偏冷调,可爱是可爱,但是这种颜色别在头上,简直就是黄皮噩梦,搞不好就像是嚼了一嘴沙子一样磕碜。

而且蝴蝶结的设计也不是很讨喜,需要看气质,气质不好的还以为装嫩呢。

不过安阳觉得,这个小卡子挺可爱的,颜色也很可爱,特别……适合短短。

安阳拿着小卡子,一阵窃笑,然后又摸黑回来,轻手轻脚的把小卡子给短短别上。

短短又“哼唧”了一声,还是没有醒过来。

水粉色的小蝴蝶卡子,别在短短浅灰蓝色的绒毛上,正好别在耳朵旁边,短短顿时变成了一只漂亮的……小公猫!

安阳只觉的自己心口一顿暴击,可爱到他的血槽都要空了!

安阳犯了坏,这才躺下来,抱着短短继续睡觉……

天边亮了起来。

北冥十四昨天晚上三点才回来,前段时间太清闲,现在突然临时发生案件,而且案件非常诡异,虽然犯案的人,和死者全都是普通人,但是这次的案件,和十年前轰动地府的加密特别案件,非常相似。

因此就算犯案人和死者都是普通人,北冥十四也需要调查一番。

他回来的时候安阳早就睡了,北冥十四忙了一天,感觉有些疲惫,就变成了蓝白英短的模样,干脆挤在安阳旁边,一边沐浴阳气,一边睡觉。

因为他刚睡下,根本没发现安阳突然醒来,而且还犯了坏。

早上,北冥十四醒过来,看了一眼安阳,安阳还在熟睡,北冥十四就以蓝白英短的模样,从露台跳回自己的次卧。

“咔嚓!”一声。

安阳睡得正迷糊,猛地就听到了声音,虽然很轻微,不过还是醒了过来,就看到一个影子,从自己露台飞窜而过。

不过没看真切。

安阳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说:“不会是小偷吧?”

但是这里是十几层啊,这么高。

安阳揉着眼睛爬起来,短短已经不在身边了,他走出门,看了看隔壁,次卧里黑漆漆的,门还是昨天那样,没有关死。

难道昨天没回来?

安阳可不知道,北冥十四昨天回来了,但是没有进自己的次卧,而是直接进了安阳的主卧,今天早上是从主卧的露台回去的,因此根本没有碰次卧的门,所以还是昨天离开的模样。

安阳正好走回去洗漱,结果就听到“嘭!”一声,声音是从次卧里传出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碰倒了。

安阳一个激灵,心想还真是小偷!

他不由多想,立刻冲过去,“嘭!!”一脚直接把次卧的大门踹开……

北冥十四以短短的模样回了次卧,然后变回人形,准备去洗澡,一会儿还要继续工作。

不过他变回人形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台灯,台灯发出“嘭”一声,倒在床头柜上。

与此同时,房门一下被踹开……

安阳就看到北冥十四赤着膀子,站在他的面前,正在侧身去扶歪倒的台灯。

辣……

辣眼睛!

安阳第一时间不是去捂自己的眼睛,而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有流鼻血。

北冥十四倒是挺坦然的,一脸淡定的看着安阳,还挑了挑眉。

安阳尴尬极了,干笑一声,说:“你……你回来了啊,我以为你不在家呢……”

他说着,突然“啊!”了一声,吃惊的看着北冥十四,抬手指着北冥十四的头发,说:“卡……卡子?”

水粉色的,蝴蝶结形状的小卡子。

这不是昨天晚上,自己给短短别在耳朵旁边的么?

北冥十四抬手一摸,竟然是个卡子,他也是刚从隔壁回来,还没来得及洗漱,更别说照镜子了,根本不知道头上有个卡子。

北冥十四看了一眼安阳,安阳的目光诧异又恍然,两个人对视了大约半分钟。

就在北冥十四以为自己要掉马的时候,安阳一脸痛心疾首的说:“你怎么连短短的卡子都抢?”

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淡定的打开衣柜,拿出白衬衫换衣服,一脸镇定,岔开话题,说:“一会儿我要去一趟北冥炼狱,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

“什么?”

安阳一脸震惊,果然被岔开了话题,说:“你又犯什么事了?要被送回北冥炼狱?”

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先是一愣,随即就是浓浓的无奈,说:“我要去北冥炼狱确认一个囚徒,和昨天的案子有关系。”

安阳顿时拍了拍胸口,说:“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又搞事情。”

北冥十四则是突然“呵”的笑了一声,换上一脸邪魅狂狷,偏偏脸颊上的小酒窝又甜美可爱,声音低说:“放心,我不会搞事情,只会搞你。”

安阳:“……”这叫人怎么放心?越来越不放心了……

※※※※※※※※※※※※※※※※※※※※

北冥宝宝表示,惊险刺激,差点掉马←_←

谢谢藏空爱的手榴弹,谢谢溯墨、他会来、步小鸾、陆爻、锦离夜殇、布丁、__Amily天真№、浅梦落未央、和风棠棠的地雷,[亲亲]o(* ̄3 ̄)o

谢谢爱|在|天|边、食肆、布丁的50个营养液,么么哒~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综]爱神之酒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霹雳之当作者穿主角碰我超痛的[星际]全世界都是大佬的马甲!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荣耀圈小团宠这群玩家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脑洞合集修真界最后一条龙西汉养崽日常[游戏]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我开动物园那些年SCI谜案集(第三部)我的迷弟遍布宇宙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网红猫的忽悠生活[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龙图案卷集异界领主生活小甜饼召唤玩家搞基建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无限建城
完本推荐: 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不合理真相全文阅读一笔多情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大触全文阅读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全文阅读深渊女神全文阅读孤有话说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全文阅读金凤华庭全文阅读知北游全文阅读我爸说他是神全文阅读寻找胎记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邵棠的位面全文阅读与子偕行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顾念的奇缘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能修复一切BUG末世胖妹逆袭记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我真的是个内线天启预报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重生为大佬全世界都把我当替身后这个NPC有点料顾少的独家挚爱低调为王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快穿]逆袭成男神我在末世卖麻辣烫数风流人物邪帝狂妃:鬼王的绝色宠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职公敌长夜余火族谱太厚怎么办我的1978小农庄半杯流年半杯月从诛灭同族开始的宇智波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从红月开始诸天之发丘将军江山谋之锦绣医缘过分宠溺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