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婚戒

厉部长冲进洗手间, 刘北也跟着跑进去看情况,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安阳正在奋力吃自己的麻辣烫,腮帮子里鼓囊囊的, 说:“厉部长,你没事儿吧?”

厉部长还没说话,孟婆小姐姐端着她的餐盘就跑了过来,笑着说:“哎哎, 我跟你们一起坐啊。”

她说着,坐下来, 说:“你们吃的都是麻辣烫啊?那个窗口人太多了, 我就直接打了份饭,今天有炸鱼排吃。”

厉部长刚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 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下孟婆的炸鱼排,平时厉部长也很喜欢吃鱼,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今天闻到这个味道,一股难耐的呕吐感登时涌上来, 嗓子都要痉挛, 胃里直翻腾。

“唔……”

厉部长干呕了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怎么样?还难受?”

刘北赶紧递了一个杯水给厉部长, 厉部长喝了之后才稍微压下去一点儿, 脸色不好的摇摇头。

孟婆小姐姐惊讶的说:“部长, 你生病了?我帮你看看啊,来来,我帮你看看。”

厉部长有些不相信孟婆小姐姐,眼神中透露着丝丝的怀疑,孟婆小姐姐笑着说:“啊呀,这些小病小痛的,我都能治,你放心吧,治不死人的!再说了……厉部长您不就是大鬼么。”

厉部长:“……”竟无言以对。

厉部长只好把手伸出去,让孟婆小姐姐搭脉。

孟婆小姐姐嘴里“嘶”了两声,奇怪的说:“部长,你好像……”

安阳嘴里塞着鱼豆腐,看向孟婆,说:“厉部长没事儿吧?是不是吃坏了肚子,他刚才就去吐了。”

孟婆小姐姐嘴里又是“嘶——”一声,郑重的看向厉部长,说:“厉部长,你好像……怀孕了。”

“噗——”

“咳咳咳咳咳!”

厉部长一口水全都喷了出来,刘北则是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吧嗒!”

安阳的包心龙虾丸一下从筷子的缝隙掉下来,弹在桌上,“咕噜”,带着滚滚的红油,就往安阳的身上滚去。

北冥十四是最淡定的,连忙用筷子一接,稳稳当当的将那颗逃窜的丸子夹住,以免安阳的衣服报废,这样的红油掉在衣服上是很难洗的。

孟婆小姐姐见众人盯着自己,就说:“真的!是真的!相信我。”

安阳这才反应过来,说:“那杯巧克力……牛奶?”

刘北:“……”

孟婆小姐姐的特效巧克力,坑人已经坑到部长的头上去了,而且药效真的奇快无比,最重要的是……

药效长达两千年!

安阳怔愣之后,立刻越过桌子,拍着刘北的肩膀,说:“舅舅,恭喜你啊,我要有弟弟了!”

刘北:“……”

厉部长:“……”

孟婆小姐姐也不知道怎么了,反正觉得自己如果再在这边吃饭,可能会被当成饭吃了,于是赶紧默默端着托盘,朝着小仙女跑过去,笑着说:“哎,有空位啊,一起吃饭啊!”

安阳看着孟婆小姐姐逃窜的背影,突然有一些感叹,自己这两百年的药效,总比厉部长两千年的药效要强得多,该知足了……

刘北反应过来,立刻将厉部长手里的筷子抽出来,放在一边,紧张的说:“还是别吃食堂的饭了,你胃本身就不好,我现在回家给你做饭,你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刘北说着,立刻要走,厉部长无奈的看了一眼刘北,赶紧拦住他,说:“现在都这个时间了,你回去做饭,我怕是要饿死了。”

刘北一想也对,说:“可是你吃食堂的饭不舒服……”

安阳笑眯眯的看着舅舅和厉部长,心想舅舅竟然也有这样“傻呵呵”的时候,真是有意思。

安阳和北冥十四吃完了饭,就回了办公室,不打扰舅舅和厉部长秀恩爱了。

两个人回办公室的时候,壬十九还没有回来,稍微等了一会儿,下午就准备先去苏长夏那边走一趟。

苏长夏有自己的房子,当然了,这个房子是他和秦开济一起住的,秦开济买来的,但是房产在苏长夏名下,因此现在是属于苏长夏的资产。

安阳和北冥十四,按照地址开车过去,是市中心,离北冥十四他们家不远,这个地段的房子很贵。

小区十分高档,全都是复式高楼,两个人把车子开进小区,还要登记,然后这才锁好车,上了电梯。

其实安阳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苏长夏在不在家,虽然他们了解了一下,苏长夏今天没有任何通告,但是也不能确定他不出门。

安阳和北冥十四站在门口,按了门铃,很幸运的是,很快就有人应门,大门应声打开。

苏长夏一身家居服,头发也没有打理,看起来稍微有些凌乱,脸上也有点憔悴,好像瞬间消瘦了不少。

虽然苏长夏打扮的很随意,但是仍然十分耐看,而且因为消瘦,那种脆弱和忧郁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莫名显得十分有气质。

屋子里没有开灯,拉着窗帘,看起来十分幽暗,苏长夏在门口顿了一下,说:“请问有什么事儿么?”

安阳说:“我们想找你问一些事情。”

苏长夏把门打开,说:“先进来吧。”

他说着,自顾自往里走,直接走到客厅坐了下来。

安阳和北冥十四走进去,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房间的采光应该很好,坐北朝南,冬暖夏凉,尤其现在是秋天,秋高气爽,阳光应该能照进来很多。

但是房间里拉着窗帘,每扇窗户都挂了窗帘,而且是很厚重的绒面窗帘,密不透光,整个房间虽然开阔,但是显得压抑逼仄。

“请坐。”

安阳和北冥十四坐下来。

苏长夏淡淡的说:“有什么想问的么?”

安阳看了一眼北冥十四,然后说:“苏先生,我们想问一问,昨天晚上,您离开餐厅之后,是不是去了隔壁的酒店?”

苏长夏没有任何犹豫,说:“去了。”

安阳没想到他这么爽快的承认了,就说:“你去见了秦开济?”

苏长夏抬起头来,眼神平静如水的看向安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安阳登时有些迷茫,说:“这是什么意思?”

苏长夏解释说:“我的确去了酒店,想要见秦开济,但是到了门口,最后并没有见到秦开济。”

当时苏长夏给秦开济发了短信,问他在哪里,秦开济再次撒谎了,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出差,秦开济就是为了见那个人气练习生,所以才故意避开了苏长夏。

苏长夏看到秦开济和练习生去了酒店,所以当下他也跟了上去,想要去找秦开济。

“但是……”苏长夏说:“我当时到了酒店房间,开门的不是秦开济。”

开门的是谁不言而喻,当然是那个练习生了。

练习生看到苏长夏,目光很敌意,当然了,也很挑衅得瑟,苏长夏说要找秦开济,练习生笑的特别得意,说:“真不好意思啊,秦先生在洗澡,你要不要等一等呀?”

安阳听的咋舌,秦开济当时在洗澡?

在酒店洗澡,那后面的事情简直不言而喻……

苏长夏说:“我当时听他那么说,就没有停顿,立刻走了。”

安阳点了点头,虽然苏长夏说这个事情的时候语气很平静,但是安阳能感觉到,苏长夏的心情其实一点儿也不平静,他的手一直搭在自己手腕的手串儿上,不停的抠弄着犀角手串,似乎带出了一点点隐藏在心底里的情绪。

哪个人看到自己的爱人,和别人上酒店,还洗澡,心里绝对不高兴的。

苏长夏又说:“我之后就没再见过秦开济,你们可以问问那个练习生。”

北冥十四说:“练习生现在失踪了。”

苏长夏耸了耸肩膀,说:“那我就不知道了。”

安阳和北冥十四没问出什么来,本来已经要起身离开了,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而且声音特别大,没有按门铃,就是直接“砰砰砰”的砸门。

苏长夏皱了皱眉,立刻走过去把门打开。

“苏长夏!!”

随着大门打开,一个尖锐的女音传了进来,随即是“踏踏踏”的高跟鞋声,一个打扮的很奢侈的中年女人大步走进来,气势汹汹,不由分说,“啪!”的直接甩了苏长夏一个大耳光。

苏长夏没有防备,被她一打,“嘭!”一声直接跌在地上,可见那女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安阳吓了一跳,定眼一看,原来是秦开济的姑姑。

秦开济的姑姑冲进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保镖,甩了一个耳光之后,对着苏长夏怒吼说:“苏长夏你这个贱人!我侄子死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最有嫌疑!好啊!好啊!苏长夏,我儿子给你吃,给你房,给你钱,天天哄你开心!你这么狠啊,你竟然这么狠啊,不就是跟个小明星开房么?你至于把我侄子捅死么?!苏长夏我跟你拼命!!!”

秦开济的姑姑说着,嘶声力竭的嚎叫,冲过来踢打苏长夏。

安阳看的目瞪口呆,赶紧拦住秦开济的姑姑,说:“等等,等等!有话好好说!”

秦开济的姑姑冷笑着看着安阳,说:“你们又是什么人?好啊,我侄子才死,你就找到新的金主了?怪不得把我侄子杀了!原来是找到下家儿了!臭卖屁股的贱货!”

安阳听她说的难听,十分生气,却被北冥十四拦住,北冥十四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只是拿出一张名片,交给秦开济的姑姑。

秦开济的姑姑低头一看,脸上的怒容登时僵硬了,然后转变成浓浓的尴尬,讪讪的说:“原……原来是北冥先生啊,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北冥先生您怎么来了?”

北冥没有搭理秦开济的姑姑,秦开济的姑姑又说:“北冥先生,您可别被这个贱货迷惑了,他真不是个好东西,就这个贱货,他一家出了车祸,全都死了,就留他一个天杀的,没人交医药费,我侄子好心给他垫付医药费,之后还给他吃穿,给他买房,结果他呢,真是狠心呦!”

秦开济的姑姑转身对着保镖说:“这是我侄子的房子,如今我侄子死了,也不能让房子落在贱人手里,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都搬走!一样都不留!”

她说着,看向苏长夏,突然注意到他手上的犀角手串,要知道这东西是很值钱的,尤其还是个老物件,那就更值钱了。

秦开济的姑姑立刻冲过去,一把抓住苏长夏的犀角手串,使劲的拽,说:“这也是我侄儿的!脱下来!立刻给我脱下来!休想带走一分一毫!”

苏长夏看到秦开济的姑姑来抢自己的手串,立刻伸手捂住手腕,说:“我现在立刻就走,什么都不会带走,但是这手串绝对不行。”

秦开济的姑姑冷笑了一声,说:“哎呦!听听,听听,你也真是懂行啊!这手串多值钱,想必你心里清楚!有了这手串,足够你下半辈子不劳而获了!你想的倒美!不行!脱下来!”

秦开济的姑姑去抢手串,苏长夏铁了心不脱这个手串,秦开济的姑姑使劲一拽,就听到“啪!!”一声,手串的细线竟然被拽断了。

“噼里啪啦!”

犀角珠子登时崩开,四散掉落在地上,洒的到处都是,还有很多滚进了柜子后面,沙发缝隙等等,这样很难捡的地方。

秦开济的姑姑说:“好啊!今天就算我打碎了这些犀角珠子,我也不让你拿到一颗!你这个害死我侄子的白眼狼!贱人!”

场面登时有些混乱,就在这个时候,“嘟嘟!”一声,是苏长夏的手机响了。

苏长夏和秦开济的姑姑都没有注意,安阳站在桌子旁边,正好看到了苏长夏的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有一条信息。

——邮箱:秦开济

安阳吓了一跳,说:“等等……你们别喊了,秦……秦开济发来的邮件?”

“什么?!”

秦开济的姑姑吓得脸色登时苍白,秦开济已经死了,虽然这个消息对外还在保密,但是秦开济亲近的人、家人,全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时候,已经死掉的秦开济突然发来了邮件……

这不是诈尸么?!

苏长夏则是赶紧冲过去,一把抓起手机,打开邮箱来看。

不过一打开,苏长夏立时就有些失落了,因为这个信息,不是秦开济现在发来的,而是一个定时发送的邮件。

“当——”

随着摆钟的响声,时间已经指向下午三点。

这封邮件就是三点整发过来的。

苏长夏点开邮件,是个视频,开始播放。

视频中立刻出现了秦开济,那时候的秦开济还是活生生的。

“是……是开济!”

秦开济的姑姑也看到了视频,立刻冲过来看,激动的说:“是开济!是开济!”

视频正在播放,秦开济出现在屏幕上,笑得一派温柔,和平日里冷漠疏离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丝的宠溺,还有无限的包容。

秦开济似乎在自拍,一只手举着手机,嗓音温柔低沉的说:“长夏,生日快乐。”

安阳有些吃惊,看向苏长夏,原来今天是苏长夏的生日?竟然这么巧?

而这条邮件,显然是秦开济事先录好的,后背景就是在这个房子里。

秦开济说完,开始走动了起来,镜头晃动着,从客厅走到了卧室,笑着说:“长夏,还记得么?我答应你,每年都为你准备生日礼物,而且是特别的生日礼物,别人都无法送给你的……”

他说着,坐在卧室的床上,笑着说:“今年的生日礼物很特别,别人都无法送给你,只有我可以送给你,在这个柜子里,如果你看到这则视频,那么就打开这个柜子,取出我的心意。”

秦开济转动镜头,对准卧室的柜子,给了一个特写。

随即又笑着说:“长夏,现在就来找一找吧。”

苏长夏看到这里,眼圈有些微微发酸,立刻大步走进卧室,将手机扔在床上,然后快速的拉开柜子。

“哧啦!”

随着柜子拉开,里面空荡荡的,赫然只有一样东西,一个暗红色的绒面小盒子。

苏长夏颤抖着手,拿起那个绒面的小盒子,“咔哒”一声打开。

安阳似乎早就知道里面是什么,那样绒面的小盒子,那样大小,如果猜不出来也太笨了。

是婚戒。

但是苏长夏打开的那一刹那,安阳的心脏还是微微有些发颤的,因为盒子里面……

真的是婚戒。

两只简约大方的男士婚戒,婚戒里还刻着名字的缩写。

放在床上的手机,还在播放着视频,秦开济等了一段时间,笑着说:“长夏,找到了么?”

他说着,顿了一下,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我爱你。”

视频到这里,屏幕有些慌乱,随着开门的声音,有人乱入了视频,竟然是苏长夏本人。

苏长夏走进卧室,秦开济赶紧把手机捂起来,说:“长夏?这么快就从剧组回来了?”

随即视频就这样掐断了……

苏长夏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嘴唇颤抖了两下,牙关发出“得得得”的颤抖声,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他的眼睛通红,仿佛充血,随着一声呜咽,苏长夏猛地跌倒在地上,突然失声痛哭起来。

苏长夏虽然有一种忧郁的气质,但是一向镇定冷静,从来没露出过多余的表情,如今看到秦开济的视频,似乎再也忍不住,眼泪仿佛决堤,怎么也收不住。

安阳看着痛哭的苏长夏,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才好,也许这个时候,让苏长夏哭的痛快就是帮他了……

安阳和北冥十四从苏长夏那边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除了秦开济的视频,其他一无所获。

北冥十四给本部打了一个电话,那个和秦开济去开房的人气练习生还是没有找到,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还没有死亡,确保活着。

北冥十四说:“十九那边有消息了么?”

安阳见北冥十四问完,突然皱了皱眉,随即挂断了电话。

安阳奇怪的说:“十九怎么了?”

北冥十四说:“十九一下午都没回来,说是找不到阿彦。”

“又失踪一个?”

练习生失踪已经很头疼了,如果阿彦也失踪了……

安阳赶紧说:“快找找,阿彦可不能出事儿。”

安阳和北冥十四也不回本部去了,大家四处寻找阿彦,一直到晚上九点,竟然没有一点儿消息。

阿彦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公司没人,家里也没人,朋友那边也消息。

安阳头疼不已,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看到手机上蹦出一个八卦资讯,主人公就是阿彦本人!

说是著名娱乐公司老总死于非命,亲弟弟立刻上酒吧喝酒庆祝。

安阳一看,还配了图,可不就是阿彦?背景是一家酒吧。

安阳赶紧说:“找找这个酒吧!快找找!”

北冥十四把酒吧的图片发给了壬十九,没有十分钟,壬十九就找到了这家酒吧。

安阳和北冥十四赶紧开车往酒吧赶,在门口正好遇到了匆匆而来的壬十九。

大家碰头之后,赶紧进了酒吧,一眼就看到了阿彦。

阿彦似乎喝醉了,趴在吧台上,手边放了很多空杯子,还有一个空酒瓶,他旁边坐了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坐在阿彦身边,手不老实,一个搭着阿彦的肩膀,另外一个手搭着阿彦的腰,还顺着阿彦的皮带往里钻。

阿彦喝醉了,摆了摆手,似乎想要摆脱那两个男人的纠缠,但是那两个男人显然想要趁人之危,并不走开,反而变本加厉。

阿彦撑着手臂抬起头来,看向那个去解自己皮带的男人,眯着眼睛,似乎很不耐烦,抬起手来,“嘭!!!”一声,直接揍在那个男人的脸上。

“啊!”

那男人吃了一惊,没有防备,登时被揍得仰倒下去,从高脚凳上直接翻了下来,摔在地上,还砸烂了路过客人的杯子。

场景一时有些混乱,那被揍的男人爬起来,似乎非常气怒,挽着袖子,冷笑说:“臭贱人,你还敢打我?!我今天就教训教训……”

你……

男人说着,扬起手来,就要打阿彦耳光,不过他还没有动作,话都没说完,又是“啊!”一声,紧跟着是“嘭!”一声巨响,又仰倒在了地上,被人一拳打得爬不起来。

壬十九不由分说,当即就冲了上去,直接给了那动手动脚的男人一拳,男人被打的直发懵。

另外一个同伴看了,想要上前帮忙,举起酒瓶子就往壬十九后脑打去,想偷袭壬十九。

安阳一看,背地里偷袭简直不要脸,刚想上去帮忙,就被北冥十四拦住了。

北冥十四拉着安阳在吧台坐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那边,说:“不用担心。”

同伴举着酒瓶,砸向壬十九,壬十九仿佛长了后眼一样,突然抬起手来,一把抓住砸来的酒瓶,然后一拧。

那男人还握着酒瓶,突然一拧,手臂剧痛,大吼了一声,壬十九反应迅速,已经一拽,将男人拽过来,按住后脖子,“当!”一声,直接将男人脸拍在吧台上。

那两个男人没想到壬十九这么能打,吓得立刻爬起来抱头鼠窜,也不敢再说什么,非常狼狈。

阿彦喝的太多,站在旁边都站不稳,身体一晃就要跌倒,壬十九赶紧一步踏过去,伸手接住阿彦。

阿彦倒在壬十九怀里,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笑,说:“啊……是你啊?餐厅里的那个人……”

他说着,伸手抓住壬十九的衣领子,一副要打架的模样,不过下一刻突然哭了出来,眼泪猛地冒出来,搂住壬十九的脖颈,嚎啕大哭起来。

安阳吓了一跳,说:“他……他怎么了?”

北冥十四说:“哭一会儿就好了。”

原来阿彦来酒吧,不是为了庆祝,而是来买醉的,在家里阿彦和秦开济最亲近,秦开济是阿彦的亲哥哥,大了不少,对他非常好,平时很照顾。

说白了,有些亦兄亦父。

如今秦开济突然死了,而且死的不清不楚,死法还非常惨烈,一切都毫无头绪,阿彦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阿彦搂着壬十九的脖颈,呜咽的说:“怎么办……怎么办……哥他不要我了,怎么办……”

阿彦哭的十分脆弱,壬十九轻轻的搂着阿彦,生怕把他碰坏了一样,仿佛怀中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他轻轻拍着阿彦的后背,下巴轻轻的蹭着阿彦的头发,低声说:“有我陪着你,有我照顾你……”

阿彦扎在壬十九怀里痛哭,哭的不能自已,哭的累了,疲倦了,酒气上头,晕乎乎的直接就睡着了。

等阿彦的哭声微弱,众人定眼一看,竟然真的睡着了,睡得不是很踏实,蹙着眉,紧紧抓着壬十九的衣服,似乎怕他逃跑一样。

安阳说:“阿彦睡着了,咱们先离开吧。”

众人出了酒吧,阿彦现在这个样子,送回家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壬十九住在宿舍,不方便照顾阿彦。

安阳就说:“那就送到我们那去,你也跟着来照顾他。”

壬十九想了想,虽然他想要和阿彦保持距离,但是阿彦现在这么伤心,壬十九也不放心他一个人,于是就点了点头。

北冥十四开车,众人很快就到了家里,壬十九抱着阿彦上楼进了客房,给他小心翼翼的脱掉外衣,还用热毛巾擦了擦脸颊,以免阿彦出了汗难受。

阿彦睡得不是很安慰,紧紧拉着壬十九的手,梦呓的说:“别走……别留我一个人……”

壬十九听到这里,心脏一缩,没来由觉得心疼,抬起手来,仔细的描画着阿彦的眉眼,低声说:“不走,我真的不走。”

安阳站在门口看了看,叹口气,把门帮他们关上,然后轻声回了卧室,感叹说:“十九还真是痴情啊。”

北冥十四正在换衣服,脱下西装和马甲,换上套头的家居服,家居服穿上的动作,立刻显露出北冥十四“雄伟”流畅的肌肉,看的安阳差点喷鼻血。

北冥十四笑着说:“我更痴情。”

安阳不屑的说:“什么你啊,明明是我,二十二年就痴情你一次,我脑袋里一定有坑!”

北冥十四轻笑一声,走过来,搂住安阳,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你说得对,看来我们家阳阳真的很迷恋我。”

安阳:“……”差点吐了!

阿彦睡得迷迷糊糊,不怎么安稳,被噩梦缠绕着,不过后半夜渐渐安稳下里。

阿彦感觉到阳光晒在自己的眼睛上,有一些要转醒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脸上蹦水珠,一下一下的,好像下毛毛雨似的……

阿彦皱了皱眉,心想难道自己喝醉了,睡在大街上?不然怎么会漏雨?

阿彦慢慢睁开眼睛,一下就对上了一跳……小人鱼。

是的,小人鱼,银白色的尾巴,坐在自己的被子上,手上抱着一只对比他来说,超大的杯子,正从杯子里一下一下的撩着水,往自己的脸上撩。

阿彦:“我……我是不是没睡醒……”

不用说了,这个小人鱼,就是小皮蛋了!

阿彦盯着小皮蛋看了一会儿,越看越发懵,然后使劲闭了闭眼睛。

就在阿彦闭上眼睛的时候,连木已经发现了走丢的小皮蛋,立刻冲进来,一把抱住小皮蛋,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阿彦再睁开眼睛,发现小人鱼不见了,果然是自己眼花。

不过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端着杯子的小男孩儿。

那小男孩长得很可爱,面瘫着一张小脸,看起来不苟言笑,而且异常沉稳。

连木见阿彦看着自己,就说:“你醒了?”

阿彦撑坐起来,看了看四周,环境很陌生,就说:“请问这是哪里?”

连木淡淡的说:“你昨天喝醉了,是我爸爸把你带回来的。”

“爸爸……”

阿彦脑海中“轰隆——”一声,简直像是打雷一样,爸爸?

他隐约记得,昨天自己在酒吧里碰到了壬十九,难道是壬十九的儿子?

壬十九竟然已经有儿子了……

阿彦正呆愣着,安阳赶紧冲进来,笑着说:“我儿子,我儿子!”

阿彦一时间几乎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了。

一个混乱的早晨,由小皮蛋开启……

阿彦洗漱之后下了楼,壬十九就在楼下,正在端早餐出来,放在桌上,看到阿彦起了,就说:“你醒了?头疼么?”

阿彦摇了摇头,说:“昨天……不好意思。”

壬十九说:“先做下来吧,早饭已经好了,你昨天喝了很多酒,还吐了,现在吃点东西会舒服一些。”

阿彦坐下来,点点头,说:“谢谢你。”

他说着,就看到安阳和北冥十四从楼上走了下来,阿彦说:“你们住在一起?”

安阳说:“十九住宿舍,昨天你喝醉了,因为不好去宿舍,所以就带到我们这里来了。”

阿彦谢过他们,安阳笑着说:“没什么,快坐下来吃饭。”

众人都坐下来,因为阿彦现在是“圈外人”,所以小皮蛋肯定是不能上桌吃饭的。

连木把小皮蛋放在厨房里,给他单独弄了一份饭,让小皮蛋吃饭,结果大家还没开始动筷子,就听到厨房里发出“哐——当!!!!”的声音,吓了大家一跳。

阿彦说:“什么东西倒了?”

连木赶紧站起来,说:“我去看看。”

他说着,大步走进厨房,果然是小皮蛋捣乱,对于小皮蛋来说厨房太不安全了。

小皮蛋坐在梳理台上,一脸无辜,眨着大眼睛,身上叩着粥碗,还冲着冲进来得连木挥了挥手,打了一个招呼。

连木:“……”

连木认命的走过去,给他把身上的粥擦干净,说:“小祖宗我真是服了你了。”

小皮蛋“啊啊”的挥了挥手,示意指责连木,不让自己上桌吃饭。

连木不放心小皮蛋一个人在厨房,就把他装进口袋里,然后一起回了客厅,准备继续吃早饭。

连木剥了一个鸡蛋,然后悄悄的把鸡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小皮蛋在里面,立刻爬上鸡蛋,“嗷呜”一大口啃了上去,开始吃了起来。

因为安阳他们现在毫无头绪,正好阿彦来了,所以就想问一问。

阿彦听他问起苏长夏和自己哥哥的事情,就说:“苏长夏是个小演员,以前和我哥也没有什么交集,后来他出了车祸,家人全都死了,没有钱交住院费,要被赶出医院,我哥正好看到了,就帮他交了医药费。”

安阳点点头,这和秦开济的姑姑说的差不多。

阿彦说:“说来也奇怪,我听很多人说,当时车祸特别惨烈,苏长夏的父母和弟弟都当场死亡,苏长夏被送到医院,半路也断气儿了,本来想直接送到太平间的……”

“断气了?”安阳奇怪的说。

阿彦点头说:“对,当时本来想直接送到太平间的,不过听说都到了太平间,苏长夏突然有了呼吸,医院赶紧抢救,这才醒了过来。”

安阳说:“你哥哥和苏长夏,平时吵架么?”

阿彦摇头说:“从来不吵,他们关系非常好,倒是我姑姑和苏长夏的关系不好。”

安阳这能看出来,何止不好,相当不好,见面了就贱人贱人的喊。

阿彦说:“因为姑姑想要介绍相亲对象给我哥,不过每次都被我哥拒绝,而且我哥和苏长夏交往是公开的,所以姑姑更不高兴。”

他们正说着,就听到“吧嗒”一声,有什么东西从连木的口袋里掉在了地上。

众人应声低头一看,是……

鸡蛋黄?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连木的口袋里,还在往外掉碎渣,又是鸡蛋黄,又是鸡蛋清的。

连木:“……”

连木深吸了一口气,不说用了,肯定是小皮蛋,吃个饭像个大漏勺,自己的口袋肯定完蛋了。

阿彦吃惊的看着连木的口袋,不停的往外掉鸡蛋屑……

北冥十四一脸淡定,机智的说:“秦开济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阿彦听到这句,成功的把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说:“异常的举动?没什么异常的举动……平时上下班,要不然就是苏长夏在一起,哦对了!”

阿彦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是公司里的事情,我也是昨天刚刚知道,我哥竟然留了遗嘱!把股份分给了我,还有他的一部分财产,剩下的财产馈赠给了苏长夏。”

“遗书?!”

安阳吃惊的说:“秦先生这么年轻,就立了遗嘱?”

虽然现在很多有钱人,年轻的时候就会写遗嘱,以免出现什么意外,但是现在写遗书为时太早,毕竟秦开济都没有结婚。

阿彦回想着,眼神有些暗淡,说:“虽然说起来我也不相信,但是我总有一种错觉,总觉得……我哥好像早就知道自己会死,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所以才会把一切都处理好……”

众人听到这里,全都沉默了,阿彦的眼睛有些发红,里面充斥着血丝。

壬十九十分担心他,抬起手来,稍微有点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轻轻的拍了拍阿彦的肩膀,说:“别太难过了,先吃饭吧。”

他说着,给阿彦夹了一个虾饺在盘子里,说:“粥小心烫,我帮你把姜丝都挑出来了……”

他说到这里,阿彦奇怪的看着他,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吃姜?”

壬十九一愣,抬起头来看着阿彦。

安阳则是咬了一口虾饺,埋头专心的吃饭。

壬十九咳嗽了一声说:“一般人好像都不喜欢粥里的姜丝……”

他这么说着,就听到“哐啷!”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出来。

这个声音显然吸引了阿彦的注意力,救场成功。

不过安阳低头一看,忍不住“嗬——”的抽了一口冷气,来救场的怎么是龙蛋!

紫黑色的龙宝宝蛋“咕噜噜”的滚过来,直接滚到了餐桌边上,轻轻撞在桌角上,还这么巧,正好滚到了阿彦面前。

安阳想要弯腰捡起,但是阿彦的动作更快,已经捡起来了。

紫黑色的,温润如玉,入手沉甸甸的,竟然还暖洋洋的。

阿彦奇怪的说:“这是什么东西?”

“这……这……”

安阳第一反应想说是松花蛋!

但是松花蛋怎么能是暖和的?

支吾了半天,差点急出一头的汗。

还是北冥十四镇定,“哒”一声放下筷子,很冷静的说:“哦,是暖宝宝。”

安阳:“……”

※※※※※※※※※※※※※※※※※※※※

今天仍然有500点的大红包,随机掉落给留爪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谢谢空城泪、溯墨的手榴弹,谢谢步小鸾、lukyutung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哒宰先生[快穿]小白脸SCI谜案集(第二部)这群玩家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大祭司从恐怖游戏boss退休后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我的祖国我的生活SCI谜案集(第一部)荣耀圈小团宠红楼遗梦小甜饼西汉养崽日常[游戏]超神学院之猴子你忘记我了吗我是预言家?[穿书]黑化圣骑士从知否开始做位面商人一朝成为死太监兼职无常后我红了[网王同人]博君一笑修真界最后一条龙脑洞合集在星辰中浪[星际]SCI谜案集(第三部)末日营地[基建]
完本推荐: 重生之网红上位法则全文阅读春深日暖全文阅读他与爱同罪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全文阅读[综]桃李满天下全文阅读我不成仙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全文阅读你是不是喜欢我全文阅读满庭芳全文阅读未来之师厨全文阅读混沌雷修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写实派玛丽苏全文阅读我的学姐会魔法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澹春山神魔书真千金是黑莲花[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诸天之发丘将军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刀剑攻略Ⅱ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族谱太厚怎么办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六零年代小舅妈都市透视小神医善恶有报来一场锦上添花北雄我的黑科技庇护所超神学院的时空旅行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银河男团育成计划穿书成了npc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我真不是大魔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哨兵不乖晓组织的吉祥物从网络神豪开始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