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伤痕

小绵羊……

不对, 小麒麟在地上蹦来蹦去, 一边蹦,一边还看向安阳和北冥十四, 似乎想让他们跟自己玩一样。

“哒哒哒!”

“哒哒哒……”

只听声音就知道,小麒麟蹦的有多欢快。

小麒麟在的地上蹦来蹦去,还挺着头上的小角拱来拱去, 有的时候还刨着黑色的小蹄子, 仰起头来,发出……

“咩——”的一声。

奶声奶气的叫声……

安阳一脸怔愣,说:“这……这真的是小绵羊吧?”

连叫声都是小绵羊啊!

小麒麟“咩”了, 仰起头来, 眨着大眼睛, 歪了歪头,好像长角的小天使一样, 可爱力爆棚, 不是暖宝宝那样虎头虎脑的可爱程度,而是软绵绵的可爱。

小麒麟发出“咩”的“奶味”叫声, 随即张开嘴巴,“咳咳”咳嗽了两声。

安阳震惊的说:“儿子生病了?”

结果小麒麟咳嗽的时候, 嗓子里像是卡到了什么,“咳!”一声,终于咳嗽了出来。

“呼!”

竟然是一团火焰!

小麒麟咳嗽出了一团火焰, 小火焰从麒麟嘴里吐出来, 在空气中冒了一个泡, 瞬间又熄灭,只剩下丝丝的烟雾。

小麒麟吐了一团火焰,摇了摇白色的小脑袋,似乎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又“哒哒哒”的蹦过来,跑到安阳面前,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

小麒麟靠过来,把小脑袋靠在安阳身上,还亲昵的蹭了蹭。

安阳虽然有些疲惫,但是看到小儿子这么可爱,还是伸手过去,轻轻抚摸着小儿子。

那手感真是别提了,入手软绵绵的,就和看到的一样,白色的绒毛好可爱,又软又弹,还特别丝滑。

安阳发现,保暖能力肯定特别好,因为摸起来还暖洋洋的。

小麒麟埋头在安阳身上,像是撒娇一样蹭来蹭去,嘴里还“咩咩”的叫着,头上黑色的小鹿角,突然发出一阵光芒。

安阳奇怪的看着小儿子,小儿子的鹿角发出了光芒,不过转瞬光芒就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是,安阳只觉的身上那种疲惫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完全没有任何不适。

安阳惊讶的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说:“天呢,咱们的小儿子有治愈能力?”

小麒麟仰起头来,“咩咩”的对着安阳叫了叫。

真的是超可爱!

安阳的身体恢复了,一点儿也没有疲惫的感觉,又开始生龙活虎起来,这都是小麒麟的功劳。

安阳趁着儿子转来转去时候,偷偷的捏了一下小儿子软绵绵的小尾巴。

“咩~”

小麒麟被捏了尾巴,吓了一大跳,赶紧跳着转过头来,安阳则是望着天,一副我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北冥十四一看安阳犯坏,欺负儿子,果然是身体好了,不用担心了。

北冥十四走过来,说:“犯坏,连儿子都欺负?”

安阳说:“什么?我没有啊。”

北冥十四说:“真的没事儿了?”

安阳说:“没事了,好得很,咱们家儿子真是贴心,我现在一举上了你都没事儿!”

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听他说这样的“豪言壮语”,就抱臂上下打量了一下安阳,笑眯眯的说:“你这样子,还有这么大的雄心壮志?不错。”

安阳险些忘了,自己缩、水、了!

安阳看向洗手间的镜子,果然还是缩水的,他本来年纪就不大,现在这样缩水更显得小,不止年龄缩水,体型也跟着缩水,看起来像个小豆芽一样!

安阳气愤的瞪着北冥十四,但是他发现,自己瞪着北冥十四的时候,需要仰起头来,而且是仰起一个很大的角度。

这样一来,什么瞪人的气场也都没有了。

北冥十四见他叉腰瞪着自己,那模样真是特别可爱,让北冥十四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

北冥十四快速的俯下身去,在安阳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安阳正好仰着头,这样一来,好像主动邀吻一样!

安阳:“……”

安阳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转头去看小麒麟。

小麒麟果然在看他们,但是好像不能理解,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一脸迷茫,歪着脑袋看着他们。

安阳赶紧说:“儿子还在呢!”

北冥十四笑着搂住安阳,说:“乖,不闹了,还有正事要忙。”

安阳:“……”好像刚才闹的人是自己一样!

小麒麟肯定是不能露面的,幸亏小麒麟很迷你,北冥十四就把他托在掌心里,然后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小麒麟很听话,特别老实,在口袋里也不闹腾,就老实的呆着。

安阳笑着说:“小羊羊乖,一会儿千万别出声。”

北冥十四一听,挑眉笑着说:“小阳阳?这名字不错,很亲切。”

安阳白了他一眼,说:“我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北冥十四微笑说:“怎么,只许你叫,不许我叫?”

安阳想要和他理论,不是一个“羊”,不过心想理论了也是白理论,毕竟北冥十四就是个仗着自己颜值逆天,蛮不讲理的。

两个人从洗手间走出来,暖宝宝跟着连郅琛苏先生他们,还在散台那边坐着。

安阳本来想去继续找孔大成的前妻,结果一看,不需要了,孔大成的前妻竟然主动走了过来。

这会儿正找到了自己今天晚上的“目标”,就是连先生!

孔大成的前妻走到连郅琛旁边,正好有个空位,就一下坐了下来,亲昵的挨着连郅琛,笑着说:“这位先生,很面生嘛?我在这酒吧很熟悉,我帮你点酒呀?”

孔大成的前妻紧紧靠着连郅琛,暧昧的抬起手来,伸手搂住连郅琛的脖颈。

连郅琛皱了皱眉,本想拨开孔大成的前妻,哪知道苏先生突然炸毛了。

苏先生一下蹦起来,他现在身高还没有孔大成的前妻高,站在孔大成的前妻面前,叉着腰,瞪着眼睛,说:“喂女士,请你放尊重一点儿。”

孔大成的前妻哈哈笑起来,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说:“小弟弟,姐姐不喜欢你这样的,毛儿长齐了么?尊重?来酒吧玩,不就是找个乐子?怎么尊重一点儿?看来弟弟是没什么经验啊?”

苏先生都要给气的爆炸了,自己没什么经验?自己是经验老到好吗!想苏先生活了这么久,泡过的吧,比连郅琛签过的合同还多,要不是因为和连郅琛交往之后,连郅琛管的非常严格,还是个大醋坛子,如果不扶正了,一旦倒了,倒霉的可是自己。

所以苏先生最近也没怎么泡吧了,但是苏先生以前,那可是泡吧高手。

无论如何,也没有孔大成的前妻这样,一上来就摸来摸去的。

苏先生说:“快放手,我跟你说,你这样是性骚扰。”

孔大成的前妻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先生,笑着说:“小弟弟,你知道什么是性么?这位先生一看就是有需要的,正需要我这样的人。”

苏先生一听,更是气的脑袋都要炸了,真的很想上嘴去咬。

苏先生拉住连郅琛,把人拽起来带到身后。

连郅琛一直都没有说话,不过脸色不差,嘴角还噙着一些笑意,笑眯眯的看着苏先生,似乎想看苏先生维护自己的模样。

苏先生把连郅琛护在身后,那孔大成的前妻叠其腿来,叹气说:“哎呦,这年头,怎么毛没长齐的小男孩儿,都跑出来钓男人了?!”

苏先生眼看着孔大成的前妻冷嘲热讽的,也冷笑了一声,说:“你放屁,这是我爸爸!”

他的话音一落,孔大成的前妻登时就愣住了,没成想连先生看起来那么年轻,但是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儿子了。

连郅琛也是一愣,随即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弯下腰来,低声在苏先生的耳边笑着说:“喜欢叫爸爸?晚上回去让你叫个够。”

苏先生:“……”刚才的气场瞬间不见了……

苏先生连忙小声和连郅琛交头接耳,说:“误会误会,只是权宜之计。”

连郅琛笑了一声,说:“没关系,有的时候误会也挺好的。”

苏先生:“……”连郅琛这个大混蛋,越来越鬼畜了!

安阳和北冥十四赶紧走过来,孔大成的前妻得了没趣儿,今天一连钓了两个男人都没成功,就想离开了。

安阳拦住她的去路,说:“等一等。”

孔大成的前妻笑着说:“怎么,还跑来跟我炫耀了?”

安阳淡淡的说:“我们没时间跟你说这些无聊的话题,只是想问问你,今天早上,你是不是去过孔大成家里?”

孔大成的前妻一听,立刻戒备的看向他们,说:“我去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先生立刻冷笑说:“当然有关系!孔大成手里拿了展览会丢失的展品,一个宝石魔盒,这个魔盒现在又丢失了,监控显示你今天早上去过孔大成的家里,而且从孔大成家里拎出来一个手袋,里面的空间足够装这个魔盒的。”

孔大成的前妻眼睛晃了晃,立刻否认,说:“什么盒子,什么手袋?我根本没去找过孔大成,都是你们瞎编的!”

安阳说:“需要给你看监控录像么?”

孔大成的前妻立刻说:“我说我没去过!你们聋了么?我就是没去过,监控录像里不是我,我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对监控录像动手脚,长得相似就是我啊?真是的!”

孔大成的前妻根本不承认,大有看到监控录像,打死也不承认的模样。

孔大成的前妻说:“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穿的那么贵,还想栽赃陷害我一个穷人?也太不要脸了吧!”

她说着,站起身来,又说:“我已经说了,我没拿你们东西,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要准备下班回家了,你们别再纠缠,否则我就叫人了!”

孔大成的前妻说完,转身就进了酒吧后台的化妆间。

安阳一看,说:“她肯定说谎,刚才眼睛一直在晃。”

苏先生说:“她不会觉得潘多拉魔盒很值钱,所以就想据为己有吧?”

北冥十四眯眼说:“到目前为止,孔大成的前妻手上并没有伤痕,这说明她还没有打开潘多拉魔盒,或者……”

安阳说:“或者什么?”

北冥十四说:“或者她真的没有潘多拉魔盒。”

安阳说:“不可能,监控里明明是她,如果她没有潘多拉魔盒,肯定是转身卖给别人了。”

苏先生又说:“而且相当可疑的是,她不是才上班么,凌晨才应该下班的,现在去哪里?”

安阳说:“跟着她就对了。”

孔大成的前妻去了化妆间,很快又出来了,把花里胡哨的衣服全都换下来,然后戴了帽子和围巾,偷偷摸摸的就往外走。

安阳一眼就看到她的手袋了,那种购物袋样式的皮手袋,和监控录像里面,提走潘多拉魔盒的手袋,一模一样!

孔大成的前妻偷偷摸摸的从酒吧出来,还特意走了后门,走出来之后回头看了看,似乎在确保有没有人跟踪自己。

酒吧后门是个小胡同,要走好一阵黑路,才能接上大马路,这地方是没有出租车,也没有公交车的。

众人跟着孔大成的前妻,从酒吧后门出啦。

苏先生说:“你看她鬼鬼祟祟的,说不定要和别人接头。”

安阳说:“跟上。”

众人跟着孔大成的前妻,走在黑暗的小巷子里,孔大成的前妻走得很慢,一边走,还一边拿出手机来打电话。

因为环境很黑暗,小巷子又没有路灯,所以手机的灯光十分明显。

孔大成的前妻拨了一个电话,随即笑起来说:“儿子,补习班下课了么?我去接你呀?”

原来在给儿子打电话?

安阳看过孔大成的资料,也听隔壁的老奶奶说过,孔大成有个中学生的儿子,看来就是这个儿子了。

孔大成的前妻笑着说:“那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去补习班接你,咱们去吃点好吃的?”

她说着,就准备挂了电话。

孔大成的前妻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结果手机光线一晃,黑暗的小巷子里,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一瞬间飘了过去,还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嗬!!!”

孔大成的前妻吓了一跳,一下跌在地上。

苏先生有些沉不住气,连忙就要冲过去,连郅琛一把拽住他,低声说:“再等一等。”

孔大成的前妻似乎被什么吓到了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借着手机的光亮,就看到小巷子的拐角处,有一个假人模型,扔在那来,刚才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野猫路过,撞了一下假人模型,那模型还在晃动。

孔大成的前妻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显然虚惊一场,也不敢再耽误,连忙加快了脚步,绕过小巷子,终于从后门的小巷子,绕了一大圈,回到了酒吧正门,准备离开了。

孔大成的前妻站在酒吧门口的公交车站,似乎正在等车,众人赶紧上了自己的车等着,只要孔大成的前妻一上公交车,他们立刻跟上。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暖宝宝突然“嗷呜”了一声,扒着车子的车窗往后看。

安阳侧头一看,吃惊的说:“宋景熳?!”

宋景熳竟然还没走,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就在马路边上,因为天气冷,宋景熳穿的也不多,所以肯定觉得寒冷,攥着手心,轻轻的搓着。

北冥十四把车子开过去,降下车窗,安阳说:“宋先生,你怎么还在这里呢?”

宋景熳刚才就离开了,在他们来酒吧的时候,结果现在还没有走。

宋景熳冻得脸都红了,白皙的双颊微微泛红,看起来有些脆弱的美感。

他笑着说:“我的司机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了,我正在等出租车,不过……”

他说着,尴尬的笑了笑,又说:“因为我腿不方便,好像没有出租车愿意停下来。”

原来宋景熳一直在等出租车,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暖宝宝看到宋景熳,立刻拔不出眼睛来,尤其宋景熳两颊冻得通红,一看就很冷,还没有出租车愿意载他。

安阳一看,心里也有些不忍,他本来就心软,更别说宋景熳看起来很不方便。

安阳就说:“要不然……咱们送宋先生回去?”

正好把暖宝宝和小麒麟也送回家,现在时间不早了,两个儿子这么跟着也不好,尤其是暖宝宝,暖宝宝跟着他们一天了,东奔西走,没时间把他送回去,肯定也累了。

北冥十四点头,说:“也好,让话痨去跟着孔大成的前妻,等一会儿咱们再碰头。”

连郅琛和苏先生也是开车来的,正好可以分头行动。

这个时候有公交车来了,孔大成的前妻上了公交车,连郅琛和苏先生就开车去追了,到时候跟上,就电话联系他们。

北冥十四把后备箱打开,请宋景熳上车,把他的轮椅放在后备箱里。

安阳现在身材太“娇小”,还不到一米七,没有宋景熳高,也是细胳膊细腿的类型,所以根本抱不动宋景熳。

北冥十四打开后备箱之后,本想去把宋景熳抱上车的,不过暖宝宝动作更快,他已经下了车,看着宋景熳“傻笑”。

宋景熳当然认识他,见了好几面,不过一直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知道暖宝宝是安阳他们的好朋友。

宋景熳见他对自己笑,又不说话,只好点了点头,说:“你好。”

暖宝宝听到宋景熳和自己说话,又开始“傻笑”起来,明明长得高大硬朗,不说话的时候面色冷酷,有一种威严的错觉,但是一笑起来,立刻能融化冬雪,好像一只小奶狗一样。

暖宝宝笑着走过去,宋景熳一瞬间,仿佛沉溺在暖宝宝的笑容之中,因为真的很温暖,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看到这种笑容,竟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不等宋景熳反应,暖宝宝已经将他从轮椅上轻松的抱了起来。

宋景熳吃了一惊,害怕摔到,赶紧伸手搂住暖宝宝的脖颈,两个人靠的很近。

暖宝宝嗅了嗅,宋景熳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花香,反正很好闻,淡淡的,沁人心脾,也不是很甜。

暖宝宝把宋景熳抱上车子,北冥十四放好轮椅,大家就准备出发了,一路往家开去。

因为宋景熳和宋景明就住在隔壁,所以非常顺路,很快开到了家门口。

暖宝宝又主动将宋景熳从车里抱下来,但是并没有放在轮椅上,而是直接抱进了楼门,站在电梯旁边,似乎在等电梯。

宋景熳吃了一惊,稍微有些挣扎,似乎不太好意思,低声说:“先生,你把我放下来吧,我坐轮椅就可以。”

不过暖宝宝只是垂头看着他笑,根本没有把宋景熳放下来的意思。

北冥十四和安阳把轮椅从后备箱取出来,安阳低声说:“天呢,咱家暖宝宝这么小,是在撩汉么?”

北冥十四笑了笑,说:“你看暖宝宝,哪点小?身高么?”

安阳:“……”心口好痛!被北冥十四戳了!

无论是有没有缩水的安阳,身高都没有暖宝宝高,这是肯定的。

安阳瞪眼说:“我说年龄!”

这时候电梯就来了,暖宝宝抱着宋景熳走进电梯里,安阳和北冥十四推着轮椅也走进去。

众人上了楼,把宋景熳送到家门口,暖宝宝终于舍得把人放下来,放在轮椅上。

暖宝宝还单膝跪下来,一只膝盖点着地,帮宋景熳整理了一下裤子脚,别看他虽然长得高大,又有点凶的样子,但是竟然非常细心,而且十分温暖。

宋景熳低声说:“谢谢……”

他说着,有些犹豫,又说:“能问问你叫什么名字么?”

他这么一说,暖宝宝立刻露出一个迷茫的表情,名字?

暖宝宝?

爸爸们是这么叫自己的……

安阳:“……”是时候给儿子们起名字了,不能偷懒了,否则都妨碍到儿子撩汉了!

暖宝宝回答不上来,而且他也不会说话,一张开就是“嗷呜”。

“启奏陛下……”

这时候安阳的手机正好响了,是苏先生打开了,安阳赶紧岔开话题,说:“不好意思宋先生,我们还有要紧事去忙,就送你到这里了。”

宋景熳没有问到暖宝宝的名字,虽然有点遗憾,但是也没有办法,点点头,就进了家门。

安阳赶紧接起电话,苏先生的声音说:“安阳,你们快来,地址给你们。”

安阳挂了电话,短信地址很快就发来了。

两个人就把暖宝宝和小麒麟送回了家,让连木帮忙照看着,然后又快速的出了家门。

苏先生发来的地址其实离这边不远,是一个餐厅的地址。

两个人开车赶过去,推门走进餐厅,就看到苏先生正在朝他们招手。

安阳和北冥十四赶紧走过去,苏先生和连郅琛要了一个四人台,安阳和北冥十四赶过来正好可以坐。

大家都坐下,安阳说:“人在哪里?”

苏先生“鬼鬼祟祟”的指了指角落,说:“在那里。”

孔大成的前妻坐在角落,身边还有一个男孩,看起来年龄和苏先生现在差不多。

应该就是孔大成的儿子了。

安阳有些奇怪,孔大成的前妻提前下班,真的是去接儿子下补习课的?

孔大成的前妻和儿子坐在一起,儿子有些奇怪的说:“妈,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点这么多菜?”

孔大成的前妻笑着说:“儿子啊,妈跟你说,咱们要发财了!”

孔大成儿子奇怪的说:“发财?”

孔大成的前妻点头说:“今天早上……妈给你保管的那个盒子……”

盒子?

安阳一听,果然是孔大成的前妻把潘多拉魔盒拿走了!

孔大成的儿子说:“哦,那个盒子啊。”

孔大成的前妻说:“我听人说,是个什么展览品,特别有名!听起来老贵了,咱们肯定能卖个好价价钱!”

孔大成的儿子一听,摆手说:“既然特别有名,那更不能明目张胆的卖了,妈你就听我的,我把它寄售在了一个格子铺,老板说了,肯定给我卖这个价格以上!”

孔大成的儿子举起手来,张开五指。

苏先生一看,痛心疾首的说:“五万?!五万他就卖了?!我的老天爷啊!”

苏先生一阵痛心疾首,就听孔大成的儿子“气势汹汹”的说:“五千!肯定能卖五千以上!”

苏先生:“……”一口老血合着咖啡喝进去了……

安阳则是说:“你们看,那个男孩的手心!”

男孩举起的是左手,张开五指晃了晃,他的手心竟然受伤了,裹着一层纱布,包扎都很不走心。

北冥十四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眼那男孩子,说:“他是左利手。”

筷子放在左手,端起杯子和饮料也是左手。

男孩是左利手,而且他的左手手心里有一块伤口,说明……

安阳震惊的说:“这个男孩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安阳正在震惊,就听那男孩说:“妈,我跟你说,我这次考试……咳咳咳……”

男孩说着,突然有些咳嗽,不过只是轻微的咳嗽,并没有太在意,继续说:“我这次考试,竟然得了全班第一!”

“什么!?全班第一!”

孔大成的前妻震惊说:“真的假的?”

男孩说:“当然是真的,不过我都是蒙的,没想到运气这么好,竟然得了全班第一!”

男孩沾沾自喜的又说:“老师不相信我,说我是抄的,切,还要当着面重新靠我一次,结果……”

孔大成的前妻咒骂说:“这什么狗屁老师,怎么能不相信学生?我儿子不就是倒数第一么,怎么就不能考全班第一了,真是的!”

男孩又咳嗽了起来,这次咳嗽的稍微有些厉害,不过喝了一口饮料还是压制了下去。

孔大成的前妻说:“你感冒了?平时多穿点衣服。”

男孩摆手说:“没感冒,就是嗓子突然有点痒而已,穿那么多衣服,显得胖,多老土啊!”

男孩继续说:“咳咳咳……老师当着全班的面,重新考我一次,你猜怎么样?我又全都蒙对了!老师拉不下脸来,还当着全班跟我道歉呢,说是他误会了我!”

安阳越听越不对劲儿,而且男孩手心里还有奇怪的伤痕,怎么看都是潘多拉魔盒在作祟。

“咳咳咳!”

男孩又咳嗽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孔大成的前妻突然尖叫一声,大喊着:“儿子!!你怎么了!?”

安阳一看,原来是男孩突然咳血了。

男孩起初只是轻微的咳嗽,但是后来咳嗽的有些剧烈,没有一分钟的时间,竟然咳嗽出一口血来。

男孩的血咳在桌上,正好吐在了盘子里,一瞬间众人都非常吃惊。

旁边的服务员也给惊动了,赶紧要过来,只是服务员还没过来,男孩的咳嗽更加剧烈了,突然“哇!”的一口,涌出一大口鲜血,又吐在了盘子里。

盘子口很浅,鲜血竟然布满了盘子,汩汩的往外溢出。

“啊天呢!”

“救命啊!”

“天呢有人咳血了!”

旁边好多人都看到了,吓得连忙全都站起来,生怕男孩咳嗽有什么传染病。

果然是潘多拉魔盒!

如同厉部长说的,潘多拉魔盒每次打开,都可以完成一个心愿,但是也伴随着痛苦和罪恶。

孔大成打开盒子,他许了愿中了两个亿的大奖,成功的摆脱了贫困,与之俱来的痛苦是愤怒,让一贯不会生气的老好人孔大成,变成了易怒暴躁的人,最后竟然把自己气死在了兑奖的路上。

而现在呢,孔大成的儿子也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他许的愿望,恐怕就是学习了……

或许只是无心许下的冤枉,他的考试成绩突然变成了全班第一,但是与之俱来的是疾病。

孔大成的儿子突然咳嗽,而且吐血不止,也就是一分钟的时间,已经快要不行了。

安阳和北冥十四赶紧冲过去,孔大成的妻子尖叫着,手足无措。

安阳大喊着:“赶紧叫救护车!”

孔大成的妻子这时候才醒过梦来,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北冥十四看了一眼那孩子,疾病爆发的很快,也就一分钟的时间,孔大成的儿子已经没救了。

北冥十四蹲下来,连忙说:“魔盒在哪里,你卖去了哪里?”

孔大成的儿子瞪着眼睛,痛苦的扒着餐厅的桌子,嗓子里“汩汩”的全是血液。

“啪嚓!!!”一声脆响,孔大成的儿子突然断了气,坠着餐厅的桌子一歪,猛地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他的书包也掉在了地上,书包里的满分成绩单散落下来,飘落在鲜血之上……

“儿子!儿子!”

“儿子你醒醒啊!”

“儿子……”

孔大成的前妻哭喊着,但是男孩已经断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叮咚——”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推开了餐厅的大门,是鬼使走了进来……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救护人员把孔大成的儿子抬上车子,孔大成的前妻也上了救护车,跟着一起火速离开。

安阳他们这才从餐厅里走出来。

安阳忍不住叹气说:“因为这个潘多拉魔盒,已经死了两个人了。”

苏先生揉着自己的头发,说:“不知道是谁把潘多拉魔盒偷出来,竟然这么坏,还把魔盒转手给了别人。”

北冥十四皱眉说:“他肯定是想让别人把潘多拉魔盒里面的罪恶和痛苦全都释放干净,然后从中获取最后的希望。”

苏先生说:“这个人太可恶了,要是我抓到他,一定把他大卸八块。”

安阳说:“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那个男孩说的格子铺看看。”

北冥十四点点头,两个人又马不停蹄的往寄售潘多拉魔盒的格子铺赶去。

不过现在时间晚了,格子铺已经关门了,而且那只潘多拉魔盒也没有锁在铺子里。

安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扑了一个空!”

北冥十四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说:“算了,咱们先回去,今天已经够累了,先回去休息,你的脸色不好,我要心疼了。”

好端端的,北冥十四突然讲起情话来,而且还深情款款,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温柔和宠溺,让安阳一瞬间有些不自在,因为这声音……太苏了!

苏先生和连郅琛也回家去了,苏先生其实不愿意走,想要赖在北冥十四家里,因为他还记得在酒吧里,连郅琛说回家要和他探讨谁是爸爸的问题……

不过最后,苏先生还是被连郅琛给抓走了,毕竟现在身材悬殊,苏先生就像是小鸡仔一样,被连郅琛一把拎起来,带走。

安阳和北冥十四回了家,格子铺有点远,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十一点了。

这个时候,通常小家伙们已经睡了。

安阳尽量轻声的把门打开,结果一开门……

电视机里播放着天线宝宝,“宝宝烤面包~”“天线宝宝说你好~”“天线宝宝时间~”

各个房间的灯光全都亮着,可以说是灯火通明。

连木站在客厅里,平时的一张小面瘫脸,已经“扭曲”了,一脸绝望的说:“小皮蛋!放下,那是煮粥的锅……别跳进去!暖宝宝,圆白菜还没洗,不能吃!别吃!”

安阳:“……”家里怎么这么热闹?

安阳和北冥十四不在家,拜托了连木看孩子,结果现在,连木这个老大,已经罩不住家里了……

家里的燃气灶上,一字排开,一串儿的锅子,小皮蛋出了这个锅子,进那个锅子,好像走进了温泉浴场似的,体验不同的温泉池。

暖宝宝还是人形,坐在冰箱旁边,似乎是饿了,正在掏里面的东西吃,这时候正捧着一只圆白菜,吃的津津有味。

幸亏家里还有一个真正的小天使,那就是小麒麟!

小麒麟坐在沙发上,眨着黑色的大眼睛,左看一眼,右看一眼,左边看一眼连木阻止小皮蛋煮自己,右边看一眼连木阻止暖宝宝吃生肉。

小麒麟眨着大眼睛,一脸懵懂,不过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家里除了儿子们,其实还有别人,竟然是舅舅和厉部长,当然还带了儿子小豆丁过来。

厉部长其实是听说他们打听到了一些潘多拉魔盒的消息,因为这个魔盒非常棘手,所以厉部长亲自过来一趟,不过安阳和北冥十四不在家。

小豆丁坐在沙发上,就坐在小麒麟旁边,一脸镇定冷漠的看着一团乱的家。

安阳一走进来,最吃惊的就是刘北了,惊讶的看着他,说:“安阳,你这是……”

安阳低头看了看自己,差点忘了,自己缩水了!

安阳摆手说:“都是孟婆研究的什么重返年轻的特效药,还有苏先生那个不靠谱的,我现在缩水了,而且要缩水三天。”

刘北有些感叹的说:“真的和你上高中那会儿一模一样。”

安阳因为需要经历轮回之苦,所以每一次都会到人间重新成长,自然是从小长大的,因此肯定有小时候。

说起来,刘北也的确是一个人把安阳拉扯长大的,其实刘北也不容易……

安阳这个模样,就让刘北想到了以前。

北冥十四似乎听到了有意思的事情,说:“安阳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刘北拿出手机,翻出相册,翻了两下,给北冥十四看。

刘北还留着安阳小时候的照片。

照片上安阳看起来才三四岁的模样,一张小脸圆圆的,像是一个小苹果一样,嘴唇粉嘟嘟,又水又嫩,脸上都是婴儿肥,看起来又可爱又甜。

安阳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熊羽绒服,背着一只红色的小书包,竟然是在幼儿园门口照的,小安阳看起来要去上幼儿园,可怜巴巴的抱着刘北的腿不想去。

这张照片就是当时照的,刘北其实没有入镜,只有腿入境了,因为小安阳像是树懒一样,抱着刘北的腿撒娇耍赖,就是不要去幼儿园。

安阳一看这照片,当即满脸通红,当然是羞耻的,想他堂堂仙君,而且是真龙,竟然还有这样幼齿的照片。

一脸哭唧唧的模样,实在太羞耻了!

而且还有更羞耻的,小安阳不想去幼儿园,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同学们太凶了!

小安阳长得太可爱,一进幼儿园,好几个男孩子都对安阳“一见钟情”,玩过家家的时候,因为谁做安阳的“丈夫”,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大打出手,竟然打起架来,还被请了家长。

因此小安阳对幼儿园从此就有了心理阴影……

北冥十四看到那照片,立刻从刘北那里传了过来,传到自己的手机里,然后顺手把刘北手机里所有安阳的照片,全都一次性彻底删除。

刘北拿回手机一看,什么照片也没有了。

不过北冥十四早有准备,刘北的手机已经“嘟嘟嘟”的响了起来,是短消息,打开一看……

全是厉部长的照片。

北冥十四发给了刘北一堆厉部长的照片。

要知道厉部长在本部,那也是风云人物,虽然厉部长已经不年轻,但是长相温柔,是那种精致又温柔的男神风格,而且身为冥京十殿的楚江王,位高权重,自然追求的人不少。

有追求的人,自然有偷拍的人,在地府论坛上随便一搜,就能搜出好多偷拍的照片。

北冥十四直接打包把照片发给了刘北。

刘北一看,登时什么脾气也没有了,还偷看了一眼厉部长,然后把手机收起来。

北冥十四看着安阳小时候的照片,真是太可爱了,跟儿子们的可爱程度有一拼。

北冥十四似乎想了什么,按下了短信。

安阳见他摆弄手机,就说:“在给谁发短信呢?”

北冥十四一本正经的说:“十九,让他查查格子铺的事情。”

安阳不疑有他,根本没有注意北冥十四嘴角噙着的微笑……

此时,孟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组长发来的信息。

北冥十四:那个年龄倒流的特效药,能倒流回三四岁么?

孟婆:三四岁?

孟婆:组长,你要干什么啊?

孟婆:组长,你不会用在小老板身上吧?

孟婆:禽兽啊你!

※※※※※※※※※※※※※※※※※※※※

今天留爪的小天使们都有红包掉落,20点100点随机,么么哒~

谢谢溯墨、辰锡、浅梦落未央、空城泪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综]爱神之酒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末日领主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异界领主生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从恐怖游戏boss退休后恶魔百货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红楼遗梦[穿书]黑化圣骑士脑洞合集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少年阴阳师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穿到异界搞事业[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地府全球购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我的祖国我的生活道医末日营地[基建]快穿之娇妻SCI谜案集(第二部)
完本推荐: 毒后重生计全文阅读寻找胎记全文阅读看我吃鱼都觉得好刺激全文阅读掌心宠爱全文阅读俘虏全文阅读农夫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月上重火全文阅读明月度关山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如何将辛巴喂养成荣耀狮子王全文阅读娱乐圈演技帝全文阅读容华似瑾全文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学园都市的极速闪电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六零年代小舅妈重回九零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我在绝地求生崛起数风流人物moba:世界第一变声怪一站式服务综武:两千年后,朕为天帝!从武侠剧开始天启预报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戈壁滩上的黑科技大佬真千金是黑莲花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顾少的独家挚爱港综世界大枭雄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从网络神豪开始诸天之发丘将军学神在手,天下我有武道霸主临渊行快穿之养老攻略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摄政王的小娇娇可闹了我在星际开黑店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