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小心禽兽啊

“阿嚏!”

安阳打了一个喷嚏, 感觉鼻子痒痒的,还酸酸的, 奇怪的说:“好像有人背地里说我坏话似的。”

北冥十四给孟婆发完短信, 把手机放在一边,说:“是不是感冒了?这几天天气突然变冷了, 在外面跑要多穿点衣服。”

安阳揉了揉鼻子,根本没注意北冥十四给谁发短信,点了点头, 说:“可能真的是感冒了。”

北冥十四微微一笑, 说:“时间不早了,今天跑了一天也累了,上楼去睡觉吧, 我给你热一杯热牛奶。”

北冥十四这么说着, 就注意到, 坐在沙发上的小豆丁, 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 似乎已经把自己看穿了一样……

北冥十四轻咳了一声, 站起来往厨房去。

安阳说:“好了,都去睡觉了。”

小皮蛋还在“跳水”, 暖宝宝还在吃夜宵,唯独小麒麟最乖,特别特别的乖, 就老实的坐在沙发上, 感觉是个天然的治愈宝宝, 一脸软萌呆萌的模样,眨着大眼睛,就是看什么都好奇。

安阳走过去,把小皮蛋从锅子里拽出来,交给连木,然后又把冰箱门关上,发给暖宝宝一支牙刷,说:“快去刷牙。”

暖宝宝虽然没吃太饱,不过也算是八成饱了,于是站起来,老老实实的拿着牙刷去刷牙了。

安阳松了一口气,刚一转头,就听到暖宝宝的牙刷,发出“咔嚓!”一声。

安阳心脏一提,立刻大喊着:“不许吃牙刷!”

暖宝宝:“……”嗷呜?

虽然暖宝宝没有吃掉牙刷,但是已经咬碎了……

安阳只好给暖宝宝换了新的牙刷,然后让他去刷牙。

连木带着还没有玩够的小皮蛋上了楼,准备睡觉,暖宝宝也去刷牙了,安阳这才松了口气,转头去看小麒麟。

小麒麟刚刚还在沙发上看天线宝宝,不过一转眼的时间,小麒麟已经歪着头睡着了。

小豆丁就坐在他旁边,小麒麟白色的小脑袋靠在小豆丁身上,还往他怀里拱了拱,似乎睡得很香,嘴里发出“咩”的声音。

小豆丁端坐着,小麒麟靠过来,他本来想挪地方的,不过因为怕小麒麟磕在沙发上扶手上,所以就没有挪地方。

小麒麟因为睡着了,一歪,直接整个人都靠在了小豆丁怀里,似乎已经睡得很香。

小麒麟睡着的时候,头上黑色的小鹿角还会发光,像是小夜灯一样,不只是发光,还散发着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现在是深秋,天气比较冷,尤其是夜晚,这样一只会发热的小绵羊,抱起来手感还挺好……

小豆丁干脆把小麒麟搂在怀里,反正小麒麟刚刚出生没多大,比普通的小绵羊小太多了,好像一个迷你版的。

果然暖洋洋的,手感还软绵绵的,莫名让人心情大好。

舅舅家的儿子,虽然平时看起来冷漠了一点儿,没什么表情,不过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还挺温柔的。

安阳笑着对刘北说:“舅舅,你和部长的儿子叫什么啊?起名字了么?”

安阳家里都这么多儿子了,只有大儿子连木有名字,而且还不是自己起的,小皮蛋、暖宝宝,还有小麒麟全都没有名字,都只有个外号,因为安阳真是想破头也想不到。

刘北说:“有名字,厉温想的。”

厉部长笑着说:“就叫做厉北。”

安阳:“……”厉部长某些时候,还真是简单粗暴啊……

原来小豆丁的名字叫做厉北,随了厉部长姓,当然了,刘北并不在乎这个,所以根本没有意见。

不过厉部长好像是故意的,给儿子起这样的名字,每次厉部长笑眯眯的喊儿子“小北”的时候,刘北总感觉厉部长是在占自己便宜……

因为时间太晚了,厉部长和刘北也打算留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一早离开。

厉北干脆抱起小麒麟,往路上走去。

安阳安顿好儿子们,这才松了口气,推门进来卧室。

他今天跑来跑去,实在太累了,而且小儿子刚刚出生,虽然安阳被小麒麟治愈了一下,但是现在一歇下来,还是十分疲惫的。

安阳倒在床上,洗澡都懒得洗,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一下沉入了睡梦之中。

安阳做了一个怪梦……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孟婆的特效药,心有余悸的缘故,安阳竟然做梦,梦到自己变回了三四岁的模样。

他家隔壁住了一个大哥哥,小安阳很喜欢和大哥哥去玩。

这天小安阳又抱着自己的小球球跑去找大哥哥玩,“咔嚓!”一声,隔壁的房门被打开了,大哥哥从里面走出来,蹲下来,尽量和小安阳平视,将小安阳搂在怀里,亲了亲小安阳肉肉的小脸颊。

大哥哥嗓音温柔的说:“小阳阳,如果想让哥哥跟你玩,知道怎么说吗?”

“嗯嗯!”

小安阳使劲点头,然后仰起头来,奶声奶气的说:“大哥哥最好了!最喜欢大哥哥了!以后阳阳要嫁给大哥哥!”

说完,小安阳还“么么!”两下,亲在了大哥哥的脸颊上……

然后……

安阳看到了大哥哥那一双……灰绿色的眼睛,还有,温柔甜蜜的……小酒窝……

再然后,安阳就醒了。

阳光洒在安阳的脸颊上,安阳这才真正醒过来,原来是做梦,自己做了一个超羞耻的梦,梦到自己变回了三四岁的模样,还和北冥十四住了隔壁,北冥十四无端端变成了大哥哥,自己还说长大以后……

安阳捂住自己的脸,使劲搓了搓,说:“说多了都是泪……”

他下了床,走进浴室准备冲澡,然后下楼吃早饭,结果看到镜子的时候,“嗬!”的吓了一跳,瞪着镜子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对了,现在自己看起来十七八岁,水嫩的可以,这样的模样,需要维持三天,而今天是第二天……

安阳适应了半天镜子里的自己,这才开始冲澡。

安阳从楼上下来,大家已经坐在桌边准备开饭了,北冥十四和连木在厨房里忙碌,其实并没有干什么,就是打下手,短端盘子之类的。

因为北冥十四是厨房杀手,所以连木也不会自己给自己找事儿。

北冥十四只是帮忙端东西,却围着一条黑色的围裙,配合着里面白色的衬衫,还有下面黑色的西裤,整个人看起来好像电视里面的执事,一股浓浓的禁欲风,扑面而来。

安阳咳嗽了一声,赶紧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流鼻血。

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安阳和北冥十四还要去本部,今天准备去格子铺追查一下。

两个人吃完了饭,就准备出门了,儿子们自然就拜托给小连木了,虽然任务繁重了一点。

今天厉北也没什么事情,正巧刘北和厉温都有事情要忙,就干脆把厉北放在北冥十四家里,让他顺便看孩子。

安阳和北冥十四开车来到本部,正好就遇到了壬十九,壬十九从一辆车上下来。

安阳笑着上前打招呼,说:“呦,十九,你买车了?诶,不对啊,宿舍不就在旁边么?你还需要买车啊?”

安阳正在纳闷儿,北冥十四就指了指壬十九的车,安阳低头一看,原来不是壬十九的车,壬十九是从副驾驶下来的,驾驶位还有人……

竟然是阿彦!

阿彦开车送壬十九上班?

说明壬十九昨天肯定没有住宿舍!

壬十九被安阳那耐人寻味的眼神看得十分不好意思,赶紧转头对阿彦说:“我先走了,你开车小心点。”

阿彦点了点头,笑着说:“晚上一起吃饭么?”

壬十九也点了点头,阿彦就说:“那电话联系。”

阿彦说完,这才开车离开了。

安阳忍不住戳了戳壬十九,笑着说:“啧啧啧,十九,被总裁包养的感觉,好么?”

壬十九:“……”

大家一起往本部里走,安阳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哦对了,格子铺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壬十九见安阳跟自己说话,有些纳闷,一时想不起什么格子铺,说:“格子铺?什么格子铺?”

安阳见壬十九纳闷,自己也纳闷,说:“就是格子铺啊,昨天北冥十四不是……”

发信息让你去查格子铺么?

安阳的话还没说完,北冥十四已经阻拦住安阳,说:“对了,十九,有事情让你去查,着急用。”

壬十九立刻说:“是,老大。”

他说完,急匆匆就走了。

安阳纳闷的看着壬十九的背影,昨天北冥十四明明说给壬十九发了短信,让他去查查格子铺。

安阳哪知道,北冥十四根本不是给壬十九发短信,他是给孟婆发短信,昨天只是拿壬十九当做借口,哪想到今天这么巧,在路上就碰到了壬十九,安阳还正好问起了这个事情。

北冥十四对安阳说:“走吧,先上楼去。”

两个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刚要关闭,就听到有人大喊着:“等等等等!我也要上电梯!”

原来是孟婆小姐姐。

孟婆小姐姐冲上电梯,松了口气,一眼就看到了缩水版的安阳和北冥十四。

孟婆小姐姐立刻激动的对安阳说:“小老板,小心禽兽啊!”

北冥十四:“……”

安阳一脸迷茫,说:“什、什么禽兽?”

孟婆小姐姐激动的说:“就是昨天……”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正好“叮!”一声,孟婆小姐姐的楼层到了,北冥十四立刻说:“你可以下电梯了。”

孟婆小姐姐:“……”

孟婆小姐姐走下电梯,还在扯着脖子大喊着:“小老板,小心啊,人面兽心啊!”

安阳:“……”孟婆小姐姐一大早上就抽筋了?

壬十九很快就查到了格子铺的事情,安阳和北冥十四立刻出动,准备亲自去一趟。

两个人开车往格子铺去,半路上苏先生就打电话来了。

因为北冥十四在开车,又没带耳机,所以干脆让安阳来接电话。

安阳拿过北冥十四的手机一看……

北冥十四的手机桌面为什么改了?

桌面上分明是安阳三四岁大小的照片!

小安阳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手里抱着一只红色的小球球,背着小书包,照片是从后背照的,小安阳正好回头,迎着阳光,还打了一个自然的柔光,看起来简直又粉又嫩又可爱,还水灵灵的,是能让老阿姨们尖叫的类型!

安阳:“……”

因为苏先生打电话来,安阳也不好和北冥十四探讨手机桌面的事情,只能押后再说。

苏先生说:“喂?孔大成的前妻都说了!”

昨天晚上,孔大成的儿子突然咳血,被紧急送到了医院,但是已经没救了,在去医院的路上就死了。

苏先生和连郅琛一直跟着,孔大成的前妻哭了一晚上,现在才全都说了。

那天监控里,提了一个大手袋,提走潘多拉魔盒的人,果然就是她。

孔大成突然给她打电话,要求把儿子接回去自己养,孔大成的前妻就嘲笑了他,说他没钱还选想养儿子?

结果孔大成就告诉前妻,自己中了两个亿的彩票,很快就有钱了。

孔大成的前妻都吓傻了,因为电视上正在播报两亿大奖,没想到那个中奖的人,竟然就是孔大成!

孔大成的前妻第二天早上,从酒吧下班之后,立刻就去了孔大成家里,其实她想要去找彩票的,但是彩票没找到,孔大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孔大成的家门是坏的,前妻直接进去等,于是发现了潘多拉魔盒。

魔盒是宝石做成的,看起来很贵重,孔大成的前妻没找到彩票,就想顺手牵羊,把魔盒拿走。

当时安阳他们找到酒吧,孔大成的前妻一直拒绝承认自己拿走了魔盒,就是想要把魔盒据为己有。

不过孔大成的前妻根本没有打开魔盒,因为魔盒掂起来很轻,晃动也没有声音,所以孔大成的前妻就没有打开,儿子看到了魔盒觉得好看,孔大成的前妻就把魔盒交给了儿子。

儿子虽然是个学生,但是总在周边混迹,也有些人脉,前妻让儿子把魔盒拿去卖。

谁知道……

苏先生说:“孔大成的儿子肯定打开了魔盒,而且还许了愿望,孔大成的愿望是有钱,所以中了彩票,却死于愤怒,孔大成的儿子愿望是学习好,所以考试得了全班第一,却死于疾病,不知道下一个……”

安阳皱眉说:“我们在路上,已经查到了魔盒转手的格子铺。”

北冥十四的声音是时候的响起,说:“到了。”

安阳立刻说:“之后再联系。”

他说着,挂了电话,把手机交给北冥十四,两个人就进了小商铺。

格子铺在一个小商铺区里,整个人楼像是个批发市场一样。

两个人进了格子铺,老板很殷勤的走过来,笑着说:“随便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么?”

安阳开门见山的说:“我们想要一只宝石盒子,听说转手到这里了?”

因为就是昨天的事情,老板一听,立刻说:“哦哦,我知道,那个宝石盒子,不过……已经卖了。”

“卖了?!”

安阳立刻说:“卖给谁了?”

老板说:“这个……我不知道啊,昨天那个转手的同学刚离开,就卖了,虽然不知道卖给了谁,不过那个人看起来很奇怪,所以我记忆很深刻。”

是个戴着口罩,戴着墨镜,戴着帽子,戴着手套全副武装的怪人。

老板肯定的说:“是个女人。”

除此之外,老板也没看到女人的样貌,也没有什么售后服务,所以根本不知道买家是什么人。

而且格子铺的监控是坏的,只是摆设,根本无法查看监控录像,一时间线索就断了。

安阳他们跑了一趟格子铺,结果白跑了,安阳回到车上,泄气的说:“这么快就卖了,现在到哪里去找潘多拉魔盒?”

魔盒每次打开,都伴随着灾难,这样下去,魔盒里的灾难肯定都会跑出来,因为人心是贪婪的,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不切合实际的愿望。

最重要的是,人们却不想付出自己的努力,来完成这些不切合实际的愿望,只想要不劳而获,因此潘多拉魔盒才能释放自己的罪恶……

安阳皱眉说:“再这样下去,罪恶释放干净,最后的希望就会跑出来,这就是个盗走潘多拉魔盒的人,最终的目的吧?”

偷走潘多拉魔盒的人,肯定不是孔大成,因为孔大成当天的行踪很清晰,没有到过苏先生的画廊,而且他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有能力在众目睽睽之下,团团的安保工作之下,偷走潘多拉魔盒。

而现在,魔盒却转手到了孔大成一家手里,这说明偷盗者肯定知道魔盒的作用,因此想让魔盒转手,最后回到自己手里,便可以打开魔盒,释放最终的希望,完成自己的心愿……

安阳头疼不已,北冥十四说:“别想太多,你昨天太累了,现在回家休息一下。”

线索也断了,需要再找,安阳的确有些累,北冥十四就准备开车往回走,结果他们的车子刚启动,就看到了熟人。

安阳抬手指着车窗外,说:“诶?宋景熳?”

真的是宋景熳,宋景熳自己转着轮椅,从格子铺的楼里出来。

安阳赶紧降下车窗,说:“宋先生?”

宋景熳正好从商场里出来,看到他们,就笑着打招呼,说:“北冥先生,安先生,你们也来买东西?”

安阳敷衍了一句,说:“宋先生怎么到这里来了?”

宋景熳笑着回头指了指格子铺,说:“这里面有个中古店还不错,我之前看好了一块表,是当时的限量版,在哪里都找到,老板特意给我找的,昨天打电话说可以来拿,我这就来取了。”

他说着,抬起手腕来给安阳看,果然,宋景熳的手腕上戴着一块限量腕表,现在是买不到的,因为当时限量发售,据说已经炒到了天价。

安阳欣赏不了这种天价的腕表,不过很多男人都喜欢腕表,北冥十四就是其中一份,北冥十四家里的衣帽间,有一面墙的展柜里都是腕表,北冥十四每天出门,都要戴不同的腕表。

安阳说:“宋先生的司机呢?”

宋景熳笑了笑,说:“司机的女儿刚才住院了,我让他先走了。”

安阳说:“反正我们也要回去,正好顺路,我们捎你吧。”

宋景熳也没有客气,毕竟自己这样等出租很不好等,就上了他们的车。

安阳和宋景熳聊了好一阵,宋景熳突然问起“安阳”,安阳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缩水了,不是安阳,而是安阳的弟弟……

北冥十四开车,路上也没堵车,很快就到了小区附近。

一路上都畅通无阻,但是没想到在进小区的时候,突然堵车起来。

小区门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故,竟然堆积着大量的人群,小区的保安全都出动了,阻拦着冲撞的人群。

安阳惊讶的说:“怎么回事儿?出事了么?”

宋景熳说:“应该不是事故,好像是什么明星来了吧,那边有很多人举着应援牌。”

安阳一看,还真是!

那边一大票宅男举着应援牌,还有人举着明星的等身立牌,是个女明星,安阳以前没见过。

安阳不怎么追星,他看电视也是跟着北冥十四看电线宝宝,所以不认识什么女明星。

看这架势,这女明星的热度还挺高,小区都要给挤爆炸了。

一堆宅男大喊着:“安友儿!我爱你!”

安阳眼皮直跳,原来这个女明星和自己还是一个姓。

他们的车子慢慢往前开,还没开进小区,突然人群躁动起来,指着他们的车子大喊,说:“友儿的男朋友来了!!”

“快!快拍照!”

“别让他走了!”

安阳吓了一跳,好多人往他们车上扑,拦着他们的车不让走,北冥十四立刻一脚刹车踩下去,险些就要撞了人。

安阳诧异的说:“这怎么回事儿?!”

宋景熳拿出手机来搜索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说:“北冥先生好像和女明星传绯闻了。”

“啊?”

安阳震惊的说:“什么?”

北冥十四和女明星传绯闻?这不是天方夜谭么?

这几天他们都要忙的死了,晕头转向的,自己和北冥十四几乎是形影不离,北冥十四哪里去跟别人传绯闻?

宋景熳把手机拿给他们看,这一看,还是热搜第一,都火爆起来了。

真的是北冥十四……

和安友儿传绯闻的,真的是北冥十四。

微博上还有很多图片,甚至有动图,全都是证据,现在已经是石锤了!

照片和视频的背景都是小区,第一张图片是北冥十四从小区的便利店走出来,正在和一个人打招呼,脸上那是浓浓的宠溺,微笑起来好像不要钱。

安友儿果然入境了,这个角度看起来好像是北冥十四和她打招呼一样。

安阳一看,这不是北冥十四那天下楼去买酱油,结果买成米醋的时候么?北冥十四打招呼的对象,明明是安阳本人!

不过照片里安阳根本没有入镜……

第二个竟然是石锤视频!

视频里下着雨,北冥十四和一个人快速跑进小区,北冥十四的风衣披在身边那个人的身上,因为风衣很大,领子还立了起来,所以根本看不清楚和北冥十四走在一起的人是谁。

但是安阳清楚,那个人,是自己啊!

大家都指出说视频里的人,就是女星安友儿。

视频里北冥十四亲密的搂着那个人,两人一路从小区跑进楼门里,北冥十四直接在电梯间来了一个壁咚,视频还隐约拍下了亲吻的模样,因为北冥十四身材高大,他一壁咚安阳,安阳整个人都看不到了,所以并没有拍到安阳的脸。

大家就说视频里和北冥十四接吻的人,是安友儿无疑了。

有图有视频,简直铁证如山!

安阳一阵头疼,说:“这都什么鬼!”

明明照片和视频里都是自己,结果被人故意曲解成女星安友儿,不知道是不是炒作的问题,网上一片叫好的。

网友A:郎才女貌啊!天呢!好帅!

网友B:听说这个绯闻男友,还是有钱人呢!

网友C:别猜了,人家已经偷偷结婚了!

网友D:据说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在巴厘岛!

安阳看着这些评论,感觉自己……吃醋了。

胃里烧的厉害,烧心!

宋景熳说:“这个女星现在正在做直播。”

安阳在直播平台有个账号,之前北冥十四玩直播炸厨房的时候,他用账号围观过,就赶紧登陆上去看看。

果然,那个安友儿正在做直播。

小区里人山人海的推搡着,安友儿坐在家里,正在吃播!

安友儿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魔鬼身材,脸孔保养的很好,但是整容的感觉太强烈了,一看就是假脸。

此时的安友儿坐在餐桌前,面前摆着可乐、薯条、汉堡、炸鸡、烤肉、奶油蛋糕、芝士派等等,总之都是超高热量的那种。

安友儿笑着说:“我知道很多艺人都会节食的,那样相当痛苦,不过我呢比较幸运,是那种天生吃不胖的类型,怎么吃也不会胖呦。”

她说着,就开始吃播了,安友儿吃炸鸡的时候,还把炸鸡撕成小条条,一边吃一边说:“啊呀,真好吃呢,炸鸡是我的最爱呢……”

很多网友问起传绯闻的事情,安友儿竟然没有否认,一看就是想要借机会炒作,只是模棱两可的说:“感情的问题,一切都随缘吧,有的时候缘分到了,怎么躲都躲不掉呢!”

安阳:“……”外面乱成一锅了,现在还有心情吃播?而且竟然没有否认!

北冥十四他们的车子被拦在外面,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这才成功的进入了小区,像是避难一样。

众人把车子停好,推着宋景熳上了电梯。

安阳心情非常不好的白了北冥十四一眼。

北冥十四笑了笑,凑过去在安阳耳边说:“不关我的事。”

因为有宋景熳在长,所以安阳也不好说什么,低声说:“都是你沾花惹草!”

北冥十四说:“天地良心,我没有。”

两个人搞着小动作,楼层就到了,宋景熳住在隔壁,就说:“谢谢你们送我回来。”

他说完,也没耽误,直接就进了房间。

安阳和北冥十四也回了家,一进家门,“咚!”一声,安阳还没来得及换鞋,就被北冥十四壁咚在了玄关的墙上。

一个温柔的吻快速的落下来,亲在安阳的嘴唇上,安阳瞪了北冥十四一眼,北冥十四说:“我真的是无辜的。”

安阳没好气的说:“都是你这张脸,到处沾花惹草!”

北冥十四笑着说:“可是我要是不长的帅一点儿,怎么能迷倒仙君大人呢?”

安阳觉得北冥十四也太臭不要脸了,但是他说的……都是实话。

安阳干脆一把拽住北冥十四的衣领子,然后踮起脚来,勾住他的脖颈,主动吻了上去。

以前的安阳就和北冥十四有身高差,现在更别说缩水了,才到北冥十四胸口,接吻真的要垫脚,而且北冥十四还要弯下腰来,恨不能一只手臂就将安阳搂了一个满怀。

等两个人分开之后,安阳这才注意到,儿子们都在一楼的客厅里,一探头就看到了他们。

小皮蛋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坐在沙发上拍手,一边拍手一边让哥哥给自己剥瓜子吃,简直就是围观看热闹!

暖宝宝则是歪着头,来了一个小奶狗歪头杀,一脸迷茫。

最小的儿子小麒麟,被厉北抱在怀里,捂住他的眼睛,小麒麟什么都没看到,不过抖着自己白绒绒的小耳朵,看得出来,也是一头雾水。

安阳赶紧咳嗽了一声,就在这时候,“叮咚——”

安阳说:“可能是舅舅来接厉北了吧?”

他说着,赶紧回身开门。

“咔嚓!”

房门打开,结果站在门口的并不是什么舅舅,而是……

北冥十四的绯闻对象——安友儿!

安友儿一身浮夸的贵妇打扮,黑色的蕾丝透视吊单裙,肩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小外套,手上还戴着黑色的蕾丝手套。

安友儿站在门口,说:“小弟弟,北冥先生在不在?”

安阳:“……”

北冥十四就在玄关,还没进门,听到声音,就走到门口去看,真的是安友儿。

安友儿其实是第一次见到北冥十四,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睛里露出惊喜的表情,说:“北冥先生,我是安友儿。”

安友儿说着,伸出手去,想要和北冥十四握手,不过北冥十四并没有和她握手,反而把手插进西裤的口袋里,一脸淡然的看着安友儿。

安友儿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说:“北冥先生,我想您也看到新闻了,我和你传了绯闻,大家都说我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所以……我想请北冥先生和我捆绑炒作。”

安阳一听,绯闻女友都找上门来了,竟然还要和北冥十四捆绑炒作,不知道北冥十四都是四个儿子的爹了么!

北冥十四轻笑了一声,他一笑,安友儿不由吃了一惊,因为北冥十四笑起来,真是相当迷人,透露出一股说不出来的荷尔蒙气场。

安友儿在娱乐圈里混了这么多年,根本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

北冥十四说:“不好意思,我不缺钱,也不缺名声,为什么要和你捆绑炒作,对我有什么好处?”

安友儿没想到北冥十四会拒绝自己,瞪着眼睛说:“但是……”

北冥十四不给她任何机会,说:“我已经有爱人了,请回吧。”

安友儿十分不甘心,这时候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是刘北打过来的,暖宝宝拿着座机电话走过来,交给安阳。

安阳赶紧把电话接起来。

安友儿就看到了暖宝宝,暖宝宝是那种高大型男的外形,长得有些狠戾,但是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完全是大狼狗的外形,小奶狗的内心。

安友儿一看到暖宝宝,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这位先生……”

“不好意思。”

安友儿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想起了声音,回头一看,就见有人转着轮椅走了过来。

是宋景熳。

宋景熳刚才回家去了,不过竟然又出来了,他手里捧着一个盒子,转着轮椅过来,说:“能让一让么?”

他显然在和安友儿说话。

安友儿不认识宋景熳,虽然宋家地产很有名,但是宋景熳不管生意,所以安友儿根本不认识他。

就在安友儿搭讪的时候,宋景熳出来捣乱,安友儿白了他一眼,没有让开。

反而是暖宝宝,看到宋景熳,立刻就挤开安友儿,直接窜出门来,一脸兴奋的看着宋景熳。

宋景熳笑着说:“福璃说想吃点心,我哥做了一些,有点多了,今天多谢你们送我回来,这些点心给你们吧。”

点心?

北冥十四一家,除了安阳,可都是甜点狂魔,不只是北冥十四喜欢吃甜食,儿子们也喜欢。

宋景熳的盒子是半透明的,能看到里面的东西,小鸡泡芙、小熊甜甜圈、小企鹅蛋糕,还有心形蛋挞……

看来宋景明为了讨小狐狸的欢心,下了不少苦功呢。

暖宝宝看到宋景熳已经很高兴了,又看到甜食,那就更高兴了,根本没有理会搭讪的安友儿。

安友儿被晾在一边,特别的生气,想她出道五六年了,虽然一直都没有红,但是眼看过了二十五岁,竟然一夜爆红,多少男人想要追求她。

如今她站在这里,竟然没有人搭理她?

安友儿越想越气,干脆一转身就走了。

她临走的时候,还“嘭!”的一声,使劲撞了一下宋景熳的轮椅。

宋景熳身体一歪,差点从轮椅上摔下去,暖宝宝眼疾手快,一把搂住摔下来的宋景熳,一把接住甜点的盒子。

结果宋景熳一抬头,两个人的嘴唇“唰!”的一下就蹭了过去……

宋景熳一惊,吃惊的看着暖宝宝,暖宝宝则是一脸迷茫,好像一点儿坏心眼也没有,不过暖宝宝竟然伸出舌尖来,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好像在回味一般……

宋景熳脸上登时就红了,连忙挣扎着坐上轮椅。

安友儿踢了一下宋景熳的轮椅,没想到自己的蕾丝手套竟然刮在了轮椅的角上,“嘶啦”一声就撕坏了。

“啊!”

安友儿一看,气急败坏的跺脚,捂着自己的手,咒骂说:“死瘸子!”

她说着,转身就进了电梯,很快走人了。

安阳眼看着安友儿的手套被刮烂,露出安友儿的手掌心来,不由睁大了眼睛,说:“她……”

“叮——”

电梯很快关门上行,安阳连忙指着电梯说:“安友儿!她的手心有伤口!”

刚才安友儿戴着蕾丝手套,所以他们都没注意安友儿的手,但是手套一破,安阳正好看到了,安友儿的掌心有个伤痕,看起来和孔大成、孔大成的儿子受的伤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

那个从格子铺,买走潘多拉魔盒的,全副武装的女人,很可能就是安友儿?

因为宋景熳还在场,所以北冥十四也不方便说什么。

宋景熳因为和暖宝宝乌龙的亲吻,似乎有些不自然,咳嗽了一声,说:“我……我先回去了,甜点吃不完的话,一定要放冰箱。”

他说着,赶紧转动轮椅,进了隔壁,“嘭”一声关上门。

暖宝宝歪着头,看着宋景熳匆匆离开,似乎有些不解,不过嘴角噙着笑意,挑起唇角来,还抬起手,用食指轻轻的蹭了一下自己的唇角。

安阳没注意儿子的小动作,因为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潘多拉魔盒上,而安友儿,很可能是潘多拉魔盒的下一个受害者。

北冥十四关上门,换了鞋,走进客厅里,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就听到“嘟嘟”的声音,是短信进来了。

北冥十四拿起来一看,不由冷笑了一声,说:“她还真是不死心。”

安阳说:“谁啊?”

他说着,走过来去看北冥十四的手机,因为北冥十四太高了,安阳还要垫着脚才能看到。

原来是安友儿!

安友儿不知道怎么搞到的北冥十四的手机号,发来了一条短信。

——北冥先生你好,我是安友儿~不知道有没有荣幸,今天晚上能跟你共进晚餐,关于捆绑的事情,我还想再跟你谈一谈,希望北冥先生能赏脸~

安阳一看,好家伙,简直就是软硬兼施啊,现在还撒娇卖萌起来了。

安阳心里醋海滔天,不过转念一想,安友儿的手上很可能有潘多拉魔盒,如果顺藤摸瓜,说不定就能找回潘多拉魔盒。

安阳想到这里,立刻把北冥十四的手机拿过来,说:“我来回复。”

他说着,简明扼要的回复了两个字,然后还配上了一个小表情。

——好的。#脸红#

北冥十四一看,登时眯起眼睛,捏着安阳的下巴,因为身高差很大,所以北冥十四能轻而易举的迫使安阳抬起头来,仰头看着自己。

总之,这动作羞耻极了……

安阳想要摆脱北冥十四这羞耻的动作,哪知道北冥十四还有更羞耻的。

他弯下腰来,眯着灰绿色的眼睛,对安阳说:“哪有让自己老公跟别的女人去约会的,嗯?真不乖,该怎么惩罚小阳阳呢?”

安阳抖掉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说:“你听我说,权宜之计,权宜之计!”

※※※※※※※※※※※※※※※※※※※※

明天三四岁的小阳阳就要上线了~北冥大佬心急如焚ing~~2333

谢谢浅梦落未央、椰奶麦片、不在?你谁?、溯墨、空城泪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末日营地[基建]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网红猫的忽悠生活少年阴阳师[穿书]黑化圣骑士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在星辰中浪[星际]哒宰先生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红楼遗梦叛逆的宇智波我是预言家?荣耀圈小团宠[网王同人]博君一笑SCI谜案集(第二部)霹雳之当作者穿主角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SCI谜案集(第一部)我的迷弟遍布宇宙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我的祖国我的生活SCI谜案集(第三部)碰我超痛的[星际]
完本推荐: 你微笑时很美全文阅读暴君[重生]全文阅读影帝今天也卡黑了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大触全文阅读我爸说他是神全文阅读妻宠华贵全文阅读归魂(gl)全文阅读巨星问鼎[重生]全文阅读迪奥先生全文阅读寄生全文阅读毒后重生计全文阅读重生之二世祖全文阅读洪荒:诸天第一战神全文阅读[综合]转世千载全文阅读俘虏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玛丽苏文崩坏手册全文阅读星虐全文阅读富贵不能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红月开始刑侦笔记美人与权臣高塔公主[西曼]神话版三国临渊行最后的Omega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妖女哪里逃国医大师他从地狱里来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爱豆王妃会通灵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念能力是未来的日记今天也在拉郎修罗场艰难求生我的1978小农庄霸天武魂(快穿)炮灰的人生低调为王从斗罗开始诸天布武逃离图书馆海贼之超神基因四界柳楚传全世界都把我当替身后从网络神豪开始都市:开局冒充外星人卖二手外星航母族谱太厚怎么办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