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小龙仙君

“十十?”

北冥十四微微一笑, 半弯下腰来,看着安阳,说:“我不是十四么?怎么变成十十了?”

安阳缩水缩大发了,口齿都不清晰了……

之前安阳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好歹还是个比较成熟的青年, 结果现在呢……

现在安阳最多只有三四岁, 学龄前儿童的模样, 完全是个奶萌奶萌的宝宝,连暖宝宝都长大了,结果安阳越来越抽抽!

安阳也想说清楚,可是你能指望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把话说清楚么?

安阳明明说的是十四,结果一开口,就变成了十十。

气的安阳指着北冥十四, 强调说:“十十!”十四!

北冥十四看着他用肉肉的小白手指着自己, 又被他那奶萌奶萌,超凶的强调逗得不行, 挑眉说:“又是十十?”

小安阳好气,“十十!”十四!

北冥十四微笑。

小安阳好气好气, “十十!十十!”十四!十四!

北冥十四继续微笑。

小安阳快要气死了, “十、十十!就是十十!”

北冥十四微微一笑, 善解人意的说:“十十就十十吧。”

安阳:“……”呜,想哭!

小安阳使劲一跺脚, 因为现在是个小五短的身材, 因此一跺脚, 那模样真是超可爱,好像撒娇一样,而且一张肉肉小脸皱在一起,看起来特别委屈,随时都能哭出来。

北冥十四赶紧过来,微笑说:“别哭别哭,十十就十十,大不了我改名去。”

安阳:“……”么的,智障!

安阳被北冥十四气的要死,北冥十四走过来,还把他一把抱了起来。

小安阳使劲提着腿儿,挥着小胳膊,抗拒的不要不要的,毕竟这么一把抱起来,跟抱孩子一样,比公主抱还要羞耻,还要丢人!

小安阳的小拳拳连环打,“哒哒哒”的锤在北冥十四肩膀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北冥十四忍不住说:“阳阳,在跟我撒娇么?”

安阳:“……”果然是智障!

北冥十四也没想到安阳自己就把那个缩水的特效药给喝了,因此根本没有准备,安阳可爱是可爱,但是现在缩水的这么严重,也没有衣服穿。

北冥十四就给壬十九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回本部的时候,带一件小孩衣服来,要那种三四岁的学龄前儿童穿的。

壬十九一脸纳闷,不过最后还是顺手带了一件小孩衣服,拿给北冥十四。

安阳一看,登时傻了眼,竟然是小兔子的带帽衫!不只有兔耳朵,屁股后面还有个圆圆的兔尾巴!

安阳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和北冥十四对峙,北冥十四拿着那件兔兔衣服,笑着说:“快穿上,你想光屁股么?”

小安阳调头就跑,被北冥十四一把捞起来,笑着说:“你小时候怕是比咱们家小皮蛋还要皮吧?这么不听话,嗯?”

安阳:“……”丢死人了!

北冥十四亲自给安阳换上了小兔兔的衣服,安阳蔫头耷拉脑的站在面前,一脸宝宝不高兴的表情,还嘟着粉色的小嘴巴,可爱的不得了。

小安阳皮肤本来就白净,穿上可爱的小兔兔装,因为是冬天,裹得像一只润白润白的小雪球,圆滚滚的超可爱。

背后还有兔耳朵和兔尾巴,那萌力立刻翻倍!

北冥十四当即拿出手机,对着安阳就要拍摄。

安阳一看,瞪大了眼睛,挥舞着小肉手,去捂自己的脸,但是安阳失策了,因为以前安阳的手很大,再加上一米八的身高,身材比例好,所以脸不大,手盖在脸上,两只手就能遮住脸。

现在呢……

现在的安阳,好像Q版的两头身似的!

而且还是大头宝宝!

头大脸当然也又圆又大!两只小白手捂在自己脸上,只能遮住一点儿,还露出那么多呢……

安阳意识到自己的脸太大!于是立刻转过头去,把脸埋在沙发里当鸵鸟。

北冥十四差点给他笑死,这三千多年来,北冥十四从来没有这么笑过,感觉自己的腹肌都要笑的更结实了。

因为安阳埋头在沙发里,小屁股就撅起来了,兔子尾巴更明显了,还一晃一晃的,真是不能再可爱了。

北冥十四举着手机拍摄,然后慢慢走过去,笑着说:“阳阳,看镜头。”

安阳就是不看镜头,埋头在沙发里,声音本来就奶声奶气的,因为靠着沙发的缘故,声音更是闷,就更是奶萌。

安阳又超凶的说:“北冥十十!乃这个大坟蛋!”

北冥十四一听,简直要萌化了,说:“好了,不欺负你。”

安阳一听,这才松了口气,从沙发上转过头来,结果他一转头,就听到“咔嚓!”一声,北冥十四正好靠过来,两个人同框合影,抢拍了一张。

安阳:“……”

安阳登时炸了毛,继连环小拳拳之后,又开始连环踢踢踢。

安阳的鞋子也是小兔子同款,踢踢踢着北冥十四,一点儿也不疼,反而踢得北冥十四“身心巨爽”。

安阳见北冥十四被自己踢了,还那么高兴,笑得一脸灿烂,嘴边的小酒窝荡漾着,笑容像是加了八倍糖的热可可,又甜又腻!

安阳一身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说:“乃是抖M咩!”

安阳:“……”咩……是什么鬼?

北冥十四果然又笑了起来,凑过来一些,在安阳的脸颊上快速的一亲,说:“我家阳阳真可爱。”

小安阳的脸颊肉肉的,可比长大之后的安阳脸上有肉多了,亲一下的感觉特别好,又粉又嫩,竟然还有一股……奶香味儿?

安阳气的使劲擦自己的脸,用袖子噌噌噌,说:“大坟蛋!大坟蛋!”北冥十四这个蛋蛋蛋!

两个人正闹着,突然有人敲门。

北冥十四还以为是壬十九,就说:“进来。”

“咔嚓!”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竟然是万派尔公爵和安舒!

安阳一看,登时三魂七魄差点吓得出窍,赶紧一溜烟儿,飞快的迈开小短腿儿,就要跑到沙发后面去躲着。

不过安舒是什么警觉力?就算万派尔公爵没有察觉,安舒怎么能没察觉?

安舒立刻说:“谁在那里?”

安阳:“……”

安舒转过沙发,就看到一个小豆丁,站在沙发后面,仰着头,一脸“心如死灰”的看着自己。

安舒吃了一惊,说:“你是……?”

安舒也看过安阳小时候的照片,非常可爱,但是安阳的缩小版突然站在他面前,一般人都不会想到是安阳本人,但是又长的真么像,所以就会想歪……

安舒吃惊的说:“安阳的儿子?”

安阳:“……”自己成了自己的儿子!这乱套的!

北冥十四微微一笑,走过来,安阳立刻给他打眼色,让北冥十四不要说出去。

毕竟突然缩水了,而且还缩水成这么点,说话都口齿不清,操着卖萌的口音,但实际上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儿,安阳一想,就觉得特别丢人!

这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安阳立刻威胁的看向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瞧他那小眼神,哪有半点威胁,又是“我告诉你,我好凶哦!”的表情,真的超可爱,北冥十四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亲亲自家的小可爱。

北冥十四款款走过来,笑着说:“对,是我儿子。”

安阳:“……”是你大爷!

安舒知道北冥十四和安阳有几个儿子,但是以前没见过这个,立刻惊讶的说:“天呢,好可爱!和安阳长得一模一样!”

他说着,就要蹲下去抱安阳,安阳吓得赶紧调头就跑,开玩笑,自己好歹是个大老爷们儿,而且是个仙君,让北冥十四抱孩子一次,已经够丢人的了。

安阳调头就跑,北冥十四则是趁火打劫,一把抄住跑过来的安阳,直接抱了起来,让安阳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安阳:“……”简直是自投罗网!

安舒没有抱到小可爱,还有点遗憾,北冥十四微笑说:“不好意思,我家小儿子……有点认生。”

安舒十分可惜,眼巴巴的看着小安阳,万派尔公爵则是特别头疼,他知道安舒“喜欢”安阳,那种喜欢近乎于执着,万派尔公爵平时就已经很吃醋了,没想到现在还要跟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吃醋。

万派尔公爵立刻走过来,打岔说:“我们听说,潘多拉魔盒有下落了?”

万派尔公爵负责这次回收魔盒的事情,因此听到本部说魔盒有眉目了,立刻就赶了过来。

北冥十四点点头,说:“正准备收网。”

小安阳听他们说起魔盒的事情,松了口气,险些忘了自己还坐在北冥十四怀里。

结果北冥十四和万派尔公爵谈着正事,竟然还捏自己的兔子尾巴!

安阳刚开始以为是错觉,后来发现根本不是错觉,北冥十四这是暗地里搞小动作呢!

气的安阳眼睛一转,感觉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于是立刻扑上去,两只小胳膊环住北冥十四的脖颈。

安阳突然扑上来,主动抱住北冥十四,这让北冥十四有些受宠若惊,吃惊的看着安阳。

结果下一秒……

“嘶……”

北冥十四轻声痛呼,安阳抱过来,靠在自己脖子上,竟然张口咬了一下,还挺使劲,也不知道破了没有。

安阳其实没敢太使劲,没有咬破,听到北冥十四的抽气声,立刻松开口,然后挑衅的看着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眯了眯眼睛,说:“阳阳不乖哦。”

安舒的注意力又从潘多拉魔盒,转移到“阳阳”身上了,惊讶的说:“他叫阳阳,名字都和安阳一样。”

北冥十四微笑说:“是啊。”

安阳立刻着急了,害怕北冥十四把自己的“丑闻”抖落出去,立刻趴在北冥十四耳边,压低声音,说:“乃不许告诉安簌!”

北冥十四:“……”安舒都换名字了?

北冥十四微笑的看向安阳,挑了挑眉,也小声说:“阳阳不乖,刚才咬我,现在还警告我?万一我一个不高兴,说漏了嘴,怎么办?”

安阳:“……”北冥十四竟然威胁自己!

但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安阳记住了,以后本部的水和吃的,绝对一概不能碰!否则吃了之后,自己跪着也要跪完!

安阳欲哭无泪,一张包子脸纠结在一起,差点出了包子褶儿,叉着小腰,气愤的压低了声音,说:“乃缩肿么办!”

北冥十四就等着他这句话,说:“让我给你拍照拍视频。”

安阳:“……”

北冥十四又说:“阳阳要主动亲我。”

安阳:“……”已经在暴走的边缘!

北冥十四竟然还有下文,第三个条件。

只见他灰绿色的眼睛,带着盈盈的微笑看向自己,安阳一瞬间差点中了北冥十四的美人计!

就听北冥十四开启了第三个条件,温柔的说:“叫爸爸。”

安阳:“……”叫……叫什么?!

北冥十四见安阳一脸呆萌,笑着说:“你也不想让安舒发现你对不对?太丢人了。你要配合我,如果你不叫我爸爸,安舒发现了什么,我可不管。”

安阳:“……”疯了疯了,小宇宙要爆发了!

安阳攥着小肉手,瞪着眼睛去看北冥十四,但是一点儿也不像瞪眼,大眼睛里水灵灵的,奶凶奶凶的,真的超可爱,让北冥十四看了,有一种特别想欺负他的“邪恶”心理……

北冥十四见安阳不说话,就朝安舒说:“我家阳阳不止长得和安阳一模一样,而且……”

安阳听他说话,赶紧投降,一狠心,一把搂住北冥十四的脖颈,奶声奶气的说:“爸爸!”

北冥十四一听,更是身心巨爽,然后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微笑说:“嗯?”

安阳:“……”北冥十四这趁火打劫的恶鬼!

安阳被逼无奈,只能屈服,搂着北冥十四“粗壮”的脖颈不说,还要在他硕大硕大的大脸上,亲一口。

安阳闭着眼睛,一脸壮士断腕的模样,凑过去,“吧唧!”一声,啃在了北冥十四的脸颊上。

北冥十四:“……”嘶,有点疼。

不过还是很满足的。

北冥十四满足了,这才笑眯眯的说:“对了,一会儿就要收网了,我还要准备准备。”

北冥十四都这么说了,安舒和万派尔公爵也不好再打扰,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一关闭,安阳立刻炸毛了,小拳拳连环捶,使劲捶着北冥十四的肩膀,说:“大坟蛋大坟蛋!”

北冥十四就当是按摩了,笑眯眯的说:“左边也捶捶,还挺舒服。”

安阳:“……”呜,想哭……

这时候壬十九就来敲门了,非常着急的说:“组长,陈瀚上钩了!”

北冥十四眯起眼睛,说:“好,我立刻过去。”

壬十九还有些惊讶的说:“诶,老大,小老板去哪里了?”

此时站在壬十九面前,仰头看着壬十九的安阳:“……”

陈瀚上钩了,如同安阳所预料的一样。

孔大成和安友儿,都是曾经陷害过陈瀚的人,潘多拉魔盒突然出现在了这两个人身边,绝度不是一个偶然,安阳肯定,八成是陈瀚故意丢给这两个人。

人性都是贪婪的,这两个人得到了潘多拉魔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开,并且许愿,最后的结果只有灾难。

那么现在,孔大成死了,甚至孔大成的儿子都死了,安友儿住在医院里,得了胃癌,而且是晚期,已经没救了,正等着死亡。

如果说陈瀚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安阳觉得,其实还有一个……

那就是陈瀚的女朋友,林林。

在餐厅的时候,陈瀚的女朋友林林那么对他,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看陈瀚的那个模样,应该绝对不会对林林罢休……

安阳让壬十九派人守着林林,就算他们找不到陈瀚,但是林林可以找到,只要陈瀚靠近林林,他们立刻就能知道。

果然。

鱼已经上钩了……

陈瀚的女朋友林林和闺蜜们购物完,开车回到自己的公寓,把车停在停车场里,就拎着购物袋,嘴里哼着歌儿,往楼门走去。

“叮——”

电梯门打开,林林从电梯里走出来,正要开家门,结果就看到有人站在自己家门口。

“陈瀚?!”

林林惊讶的看着陈瀚,说:“你来干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

陈瀚立刻走上来,拉住林林的胳膊,说:“林林,你听我说!我是爱你的,我们交往了那么多年,从大学就开始,已经订婚了,你……”

“够了!”

林林立刻打断了陈瀚,冷笑一声,说:“你以前是富二代,你家里有公司,但是现在破产了啊!你还让我怎么跟你交往,怎么跟你结婚?!订婚?订婚完了就不能反悔么?你看看我身上穿的,我戴的手环,我每天要去的餐厅,你一个臭保安,哪个能负担得起?没有经济基础,咱们还谈什么爱情?我真是受够你了!”

“林林……”

林林再一次打断了陈瀚的话,说:“如果你有钱,还算是个长得不错的富二代,但是现在你没钱,就是个臭保安!我听说你还把展品弄丢了,负债累累,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快滚!”

陈瀚听着林林的话,说:“林林,我马上就会富有的,真的,我马上就会富有的!”

林林又是冷笑,说:“就你?富有?跟你沾边么?别开玩笑了好嘛,你快滚吧……而且,我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做珠宝生意的。”

陈瀚听到这里,眯起眼睛,说:“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林林说:“相信你?相信一个穷鬼么?”

陈瀚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慢慢走近林林,林林拎着购物袋,看他走过来,根本没在意,说:“还不快……”滚……

最后一个字都没说完,林林突然“啊!”的尖叫了一声,盯着陈瀚手里的东西。

竟然是手/枪!

陈瀚的脸色狰狞,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显得异常可怖,陈瀚冷笑说:“是你自己的选择,我本来想变得富有之后,重新跟你在一起,可你呢?一个贱人!羞辱我,枉费我的一片深情!那么也好,你就是魔盒的最后一个祭品……”

“不……不要伤害我!”

林林这时候知道害怕了,陈瀚冷笑说:“走,上天台!”

北冥十四开车带着安阳,赶紧往林林的公寓赶去,两个人上了车,北冥十四没有立刻开车,突然转头看向安阳,说:“是不是应该去买个宝宝椅?”

安阳:“……”宝宝你大头!

安阳气愤的拍着座椅,说:“开车!开车!”

北冥十四这才一个油门踩下去,冲着林林的公寓飞驰而去。

两个人来到林林的公寓附近,前面稍微有些堵车,开不过去,安阳急的不行,干脆让北冥十四把车子停在路边,然后从车上跳下去,准备跑着去林林家。

两个人一下车,就听到有人说:“北冥先生。”

北冥十四回头一看,原来是宋景熳。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碰到宋景熳。

宋景熳坐在轮椅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说:“真巧啊。”

宋景熳从一家咖啡厅出来,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很陌生,他们并不认识。

宋景熳说:“我和朋友在这边见面,没想到遇到了北冥先生。”

北冥十四因为有急事,所以不能和宋景熳聊天,就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宋景熳点头说:“既然北冥先生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了。”

北冥十四带着安阳,赶紧朝着林林的公寓跑去,两个人走远之后,宋景熳才微笑了一下,“啪!”的弹了一个响指。

一声轻响,宋景熳身边的“朋友”突然如梦初醒,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了看左右。

中年男人发现自己站在咖啡厅外,有些奇怪,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奇怪,我不是刚进咖啡厅,怎么又出来了?”

安阳和北冥十四赶到天台的时候,就听到陈瀚的大吼声,还有林林的哭叫声。

陈瀚大吼着:“都怪你!!都怪你!都是你逼我的!”

林林哭叫着,说:“陈瀚,陈瀚你放了我吧!你忘了么,你爱我呀!你爱我,你怎么忍心伤害我呢!你爱我!”

陈瀚听着林林的喊声,冷笑起来,说:“我爱你?!对,我爱你,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么?我知道你从小娇生惯要,花销大,我家里破产了,所以根本配不起你,我一直在想办法,直到那天,我终于找到了希望,就是这个潘多拉魔盒!”

陈瀚一手举着枪,对准林林,另外一手拎着一个纸袋,纸袋里装着什么东西,但是看不清楚。

陈瀚激动的说:“我知道了最后的希望!最后的希望!为了释放最后的希望变得富有,变得能配得上你,和你结婚,我为了你,都杀人了!!你知道么?!”

“杀……杀……”

林林吓得“咕咚”一下跌坐在地上,摇头说:“不……不要杀我……”

陈瀚瞪着眼睛,已经有些癫狂,说:“你知道么?只有将潘多拉魔盒里的罪恶全都释放完全,我才能得到最后的希望,为了用最后的希望许愿,让我变得富有,让我可以和你结婚,我做了多少努力!孔大成,还有他的儿子,和安友儿,全都是因为魔盒才死的!而你却不知道珍惜!!”

林林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非常害怕,陈瀚的模样特别可怕,最可怕的是,他手里还举着枪。

陈瀚摇头说:“不,不不不,但是这一切都不值得!根本不值得我为你付出!所以……”

他狰狞的一笑,把纸袋丢给林林。

“哐啷!”一声,潘多拉魔盒从纸袋里滚出来,掉在林林脚边。

林林跌坐在地上,那魔盒就掉落在她旁边。

陈瀚狰狞的大笑着,看着林林,说:“还有最后一次,还有最后一次罪恶!我要你亲自打开魔盒!”

林林根本不知道这只盒子是干什么用的,也听不懂陈瀚说话,但是陈瀚的枪,指着自己,所以林林也没有办法,颤巍巍的伸手摸上魔盒。

哪知道就在林林要打开魔盒的一刹那,突然有人笑着说:“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你的女朋友么?别骗人了,说的你好像是个痴情种子一样……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复仇,为了自己的富有,从头到尾,你只是用别人来作为自己的借口!”

声音突然从天台响起,非常洪亮,大义凛然,然而……

这声音有点奶声奶气的。

就在这时候,陈瀚和林林都看到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包子,竟然从天台的大门走出来。

林林还以为有人来救她了,结果是个小屁孩,气的林林差点尖叫。

不过与此同时,又有人走了出来,是北冥十四。

陈瀚看到他们,狰狞的说:“都是她的错!!是她贪婪!我只是太爱她了,所以都是她的错!!”

安阳还是小肉包的模样,但是气场一点儿也不减弱,眯起圆滚滚的眼睛,说:“没错,她是贪婪,而你是个懦夫,只敢将自己心里的罪恶,强加在别人身上,总是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像这样的懦夫,就算是最贪婪的女人,都不会喜欢你,根本看不起你。”

“你说什么?!”

陈瀚突然大吼了一声,一把抱起潘多拉魔盒,狰狞的大吼着:“我才不是懦夫!!凭什么你们看不起我!!都要死!都要死!好!”

陈瀚突然大喊了一声,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眼角的青筋一下一下的跳动着,说:“既然我得不达到最后的希望,那么谁也不能得到,大家一起死吧!!”

他说着,突然“咔嚓!”一声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根据陈瀚所说,潘多拉魔盒还有最后一次罪恶需要释放,释放完所有的罪恶之后,才能释放希望。

现在陈瀚手里的魔盒,还需要释放一次罪恶,陈瀚突然打开魔盒,肯定会被魔盒的罪恶浸染,但是现在的陈瀚,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陈瀚的手掌立刻被魔盒划破,“滴答滴答”的流着血,脸色狰狞的笑着,说:“杀了他!杀了他们——!!”

魔盒打开,“呼——!!”一声,突然冲出一阵黑色的飓风,直接卷向小肉包一样的安阳。

就在这时候,北冥十四猛地一下转到安阳身前,“嘭!!!”一声巨响,那黑色的飓风一下击打在北冥十四的背心上。

北冥十四结结实实的替安阳挨了一记……

安阳吓得睁大了本来就圆溜溜的眼睛,说:“北冥!”

北冥十四的身体只是晃动了一下,他的后背被击穿了,出现了一个类似于烧焦的窟窿。

不过北冥十四不会流血,那个烧焦的窟窿还在慢慢的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愈合。

“不!!怎么可能?!”

潘多拉魔盒里释放的飓风,并没有令北冥十四致命,北冥十四虽然受创,但是很快又恢复如初。

只不过脸色更加狰狞了……

北冥十四灰绿色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慢慢转过头来,嘴角噙着微笑,嘴边甚至显露出甜蜜可爱的小酒窝,但那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因为刚才的飓风,林林已经尖叫一声,直接昏死了过去,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北冥十四转过头来,血红的眼睛微笑地注视着陈瀚,嗓音低沉沙哑,说:“真可惜,你浪费了一个愿望……你可能不知道,我已经是恶鬼了,不可能再死……”

他说着,突然眯起眼睛,陈瀚一声惨叫,似乎觉得手心疼,猛地将潘多拉魔盒扔在地上。

“哐!”一声巨响,魔盒掉在地上,自动闭合了起来。

与此同时,陈瀚就觉得眼前一花,北冥十四已经快速跃到陈瀚跟前,他想要举起手/枪,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就听到“唰——”一声。

一股冰蓝透白的水波,快速的涌过来,“啪!!”一下,将陈瀚手上的手/枪冲下来。

陈瀚大吼了一声,都没看清楚,身体已经被黑色的锁链苏束缚住。

北冥十四轻笑一声,说:“有什么话,跟我回本部再说吧。”

冰蓝色的水波撞击掉陈瀚手中的手/枪,“唰!”的一声又撤了回来,一下收缩到安阳手里,瞬间变成了一把冰蓝透白的水刃。

安阳刚才催动灵力,瞳孔变成了银白色,头发也变长了,头顶上长出一对龙角,手持水刃,本应该无比威严……

只是……

因为孟婆小姐姐的特效酸奶,现在安阳是个迷你版小龙仙君。

头顶上的龙角,简直和小麒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圆滚滚的,与其说是龙角,不如说是小鹿角……

安阳顾不得自己不威严的形象,赶紧冲过去,说:“北冥十十,你没事粑!”

北冥十四低头看着可爱的小龙仙君,眼睛瞬间又从血红色变回了灰绿色,微笑说:“阳阳这样子也很可爱。”

安阳:“……”看来没事!

安阳对着北冥十四翻了一个大白眼,说:“没事就走吧,把他押回本部,潘多拉魔盒还要交接。”

北冥十四点了点头,两个人就将捆着的陈瀚抓起来,带回本部去,至于林林,则是消除掉她的有关记忆。

安阳感叹说:“这个林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北冥十四说:“这就不归咱们管了,不过……她的报应迟早会来。”

两个人回了本部,把潘多拉魔盒交给厉部长。

经历了这么一大圈,潘多拉魔盒终于找到了,里面的罪恶应该已经释放干净,只剩下了最后的希望。

而这个希望,才是最可怕的东西,一旦落入心怀叵测的人手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安阳奶声奶气的感叹说:“这还是后来仿制的魔盒,如果真正的潘多拉魔盒现世,不知道会发生没什么事情。”

潘多拉魔盒已经找到,暂时放在本部大厦里,厉部长将魔盒放在一个保险柜中,又加设了结界,在保险室门口,也加设了结界,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万派尔公爵需要带走潘多拉魔盒,因为这个东西并非普通人可以持有的东西,实在太危险,但是现在的潘多拉魔盒,是展览方的展品,因此万派尔公爵还需要办手续,才能拿走潘多拉魔盒,那就是花钱买下魔盒。

这下子,展览方、苏先生,还有万派尔公爵就需要三方交涉,然后才能由万派尔公爵把潘多拉魔盒带走。

这期间魔盒放在哪来都不安全,毕竟现在的魔盒,已经释放完了罪恶,只剩下希望,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在三方交涉的期间,潘多拉魔盒就由本部来保管,也能确保安全。

苏先生听说潘多拉魔盒找到了,立刻让连郅琛开车,赶到本部,其实苏先生很想自己开车,但是他现在是个看起来十四岁,撑死了十六岁的中学生,如果这样开车到马路上,还没开到本部,一定会被交警叔叔请去喝茶!

苏先生赶到本部,一眼就看到了奶萌奶萌的安阳,吃惊的说:“安……安阳?”

安阳瞪着眼睛,叉着腰,说:“乃肿么认出窝哒!?”

安阳一脸震惊,苏先生的震惊不比他少,因为刚才苏先生的话还没说完,他想说的后半句是……真的好像安阳啊!

结果只说了前半句,安阳自己就招了。

苏先生惊讶地说:“真的是安阳?天呢,你变得太可爱了吧!”

苏先生说着,就拿出手机来给安阳照相,安阳吓得立刻调头,又扎进沙发里当鸵鸟,小兔尾巴撅起来,暴露的更多!

北冥十四这时候走过来,伸手拦住苏先生,说:“不好意思,私人所有,不许拍照。”

苏先生:“小气吧啦的……”

连郅琛揉了揉额角,说:“好了,办正事要紧,先看一看潘多拉魔盒吧。”

安阳使劲点头,奶声奶气的说:“带你们去看魔盒!快肘快肘!”

安阳匆忙岔开话题,带着众人往保险室去,潘多拉魔盒带回来之后,就放在了保险室里。

苏先生说:“没想到是陈瀚监守自盗,他根本就是个普通人,我压根儿没想过是他。”

北冥十四眯眼说:“对,陈瀚是个普通人,连咱们也不知道潘多拉魔盒还剩下几次罪恶,为什么他却能肯定?”

安阳皱眉说:“陈瀚后背肯定还有人,我萌必须审问粗来!”

安阳一开口,苏先生又爆笑了出来,说:“安阳,你是不是在换牙啊,说话漏风!”

安阳:“……”

众人往保险室走去,走到保险室面前,北冥十四刚卸下结界,突然皱了一下眉。

安阳见他停顿,扬起圆滚滚的小脸,说:“肿了么?”

北冥十四眯眼说:“结界……被破了。”

“什么!?”

保险室门上的结界,被强行突破了,门都没有关死,轻轻一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

陈列着潘多拉魔盒的保险柜,此时大敞着口,里面空空如也,潘多拉魔盒不翼而飞……

暖宝宝今天要去本部大厦复查,他之前因为喝酒,身体里的灵力波动的很厉害,本部的医生给暖宝宝吃了抑制灵力波动的药,按时服用的话,灵力就不会波动,也不会出现什么不舒服的现象,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人形,没有变来变去。

暖宝宝今天要去复查,正好等下班的时候,和爸爸们一起回家。

本来连木不放心暖宝宝一个人去本部的,但是很不巧,暖气坏了,今天物业要来修理暖气,所以暖宝宝就一个人去了本部。

他现在是成年人的外形,而且身材高大,长相有点凶狠,说是连木的弟弟,根本没人相信,这样的暖宝宝走在路上,估计没人敢打劫他。

于是暖宝宝就一个人来了本部,他的方位感很好,因此根本不会迷路。

暖宝宝进了本部,还和前台小姐姐打了招呼,前台小姐姐可是暖宝宝的小迷妹,因为暖宝宝颜值太高,而且是近千年来唯一的一只睚眦,可谓是稀有物种,最重要的是,真的很暖。

虽然暖宝宝年纪不大,但是本部里有很多暖宝宝的小迷妹,甚至小迷弟,追求者能从一楼排到二楼。

暖宝宝进了本部,本来想等电梯的,不过因为今天本部更换最新设备,所以电梯被占用了,上上下下很困难。

于是暖宝宝干脆进了楼梯间,一口气往上爬。

他身材高大,体格强壮,别看年纪没多大,但是身上都是肌肉,一口气爬了二十楼,根本是小意思。

楼梯间里的灯光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似乎有些不稳定,“啪!”一声,突然就坏了。

暖宝宝有些奇怪的看着头顶上的灯光,歪了歪头,“嗷呜?”了一声。

不过因为他是睚眦,在黑暗中也可以轻松视物,所以灯光其实可有可无。

在黑暗中,暖宝宝就看到有一个人,从楼道拐进了楼梯间。

“咕噜咕噜……”

是轮椅的声音。

宋景熳!

暖宝宝看到宋景熳,显然非常高兴,快速迎上去,看着宋景熳,灰绿色的眼睛甚至能发光。

宋景熳坐在轮椅上,显然没有想到会见到暖宝宝,看到他一愣,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和温柔,笑着说:“原来是你啊。”

暖宝宝注意到,宋景熳的腿上放着一个正方形的……宝石盒子?

暖宝宝奇怪的看着宋景熳腿上的盒子。

宋景熳笑着转动轮椅,靠近暖宝宝,然后仰起头来,一把抓住暖宝宝的衣领子。

暖宝宝吃了一惊,宋景熳将他拽下来一些,主动仰起头来,吻在暖宝宝的嘴唇上。

暖宝宝似乎很喜欢宋景熳的亲吻,立刻将宋景熳一把搂在怀里,只是就在这一瞬间,宋景熳突然用力,快速的捏了一下暖宝宝的后颈。

“嗬……”

暖宝宝发出一声短促的轻呼,登时闭上了眼睛,一下失去了知觉,陡然摔了下来。

宋景熳一把接住暖宝宝,与此同时,竟然从轮椅上慢慢的站了起来,将暖宝宝扶着坐在轮椅上。

宋景熳低下头来,轻轻梳理了一下暖宝宝散乱的头发,然后在他额心上一吻,轻笑说:“真可爱……再见了。”

他说着,拿起宝石盒子,转过身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

今天给每一位留爪的小天使们,掉落小红包一个,20点100点随机,么么哒~

谢谢溯墨、若皆归尘、浅梦落未央、空城泪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荣耀圈小团宠快穿之娇妻兼职无常后我红了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异界领主生活末日营地[基建]我开动物园那些年进击的巨人之觉悟恶魔百货道医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红楼遗梦SCI谜案集(第三部)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穿书]黑化圣骑士修真界最后一条龙超神学院之猴子你忘记我了吗大祭司在星辰中浪[星际]少年阴阳师[快穿]小白脸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黑驴蹄子旗舰店脑洞合集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完本推荐: 容华似瑾全文阅读溺宠大神夫人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三国:王者水晶全文阅读卡牌密室(重生)全文阅读老婆,你好!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密探全文阅读与子偕行全文阅读迪奥先生全文阅读婚后日常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船长偏头痛全文阅读重生之泳将全文阅读顾念的奇缘全文阅读巨星问鼎[重生]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心瘾全文阅读[综]剽窃者全文阅读八宝妆全文阅读无处不飞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每天都能获得一种天赋在红楼富贵荣华同时攻略三个神明我真的是个内线刑侦笔记天启预报来一场锦上添花微光都市透视小神医最强小农民里面个个都是人才我滴个良人呐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世界都把我当替身后龙王的傲娇日常族谱太厚怎么办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前浪超神学院的时空旅行临渊行叶安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从锦衣卫开始无敌国医大师大唐逍遥驸马爷现世之外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