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北冥三岁

安阳一说完, 恨不能蹦起来自己抽自己大嘴巴!

可以说安阳的求生欲望是很强的了, 为了求生,竟然说自己想吃那个特效牛奶布丁!

安阳说完,登时有些后悔……

容思眨了眨眼睛, 赶紧把补丁放下来, 推给安阳, 笑着说:“小朋友,给你吃。”

安阳:“……”窝不素小朋友!

北冥十四笑着对容思说:“不好意思, 我儿子比较喜欢吃甜食。”

儿砸!

安阳一听, 立刻瞪了北冥十四一眼, 北冥十四还朝他微笑起来。

容思摇头说:“没什么。”

北冥十四把补丁摆在安阳面前, 挑眉说:“吃吧。”

安阳:“……”窝不想次啊!

安阳的小肉手,抓起桌上的宝宝叉子,壮士断腕一般,切下一块布丁,舀了起来……

安阳看着那布丁,黑溜溜的大眼睛狂转, 转来转去的, 似乎在思索对策。

安阳把布丁放在嘴边, 抿着粉色的小嘴唇, 一脸苦大仇深, 不过一桌子的人都在看着他, 因为刚才安阳还扬言自己想吃……

安阳欲哭无泪, 犹豫了一下, 张开粉粉的小嘴巴,夸张的“嗷呜!”一口,像是要生吞了布丁和小叉子一样。

结果就在这时候,安阳突然顿住了,一脸乖巧软萌的眨着大眼睛,用尽平生功力卖萌。

北冥十四说:“你不是想吃布丁,怎么不吃了?”

安阳眨着晶晶亮的大眼睛,歪着头,故意卖萌的奶声奶气的说:“粑粑次!”

他说着,站在宝宝椅上,伸着小胳膊,把布丁递给北冥十四吃。

北冥十四略有怀疑的侧头看了一眼安阳,安阳这么乖巧可爱,把布丁都送到自己嘴边了,而且还歪头眨眼嘟嘴,这不是标准的卖萌动作么?

就差喵一声……

安阳这么殷勤,当然让北冥十四怀疑了。

安阳使劲眨着大眼睛,说:“次嘛次嘛!甜甜哒!”

北冥十四虽然有所怀疑,不过因为安阳这模样真的太萌了,本来就很萌,真的架不住他恶意卖萌。

如果北冥十四早知道安阳小时候这么萌,估计他就要早点从北冥大炼狱里出来,去找安阳了。

安阳小时候卖萌的样子,都让刘北看光了,现在想一想,都是悔恨。

北冥十四抬起手来,捂了一下胸口,随即低声说:“这里面是什么?”

安阳小声说:“什么都没有!”

北冥十四眯眼说:“那你会送给我吃?”

安阳又开始嘟嘴卖萌,说:“乃不是爱次甜食咩!送给乃次!太甜了!”

北冥十四一看他卖萌,瞬间有一种做昏君的爽感,他突然知道烽火戏诸侯是什么感觉了,就算摆在眼前的是什么毒/药,那也得吃啊。

北冥十四略微张开一点儿嘴,安阳立刻把小叉子塞进去,恨不能连根塞进去。

北冥十四吃了一口,尝了尝味道,很醇厚,奶香味十足,的确很甜,一般人估计都会觉得太甜了,不过北冥十四吃着正合适,因为他本来就喜欢甜食。

安阳见他吃了一口,立刻笑得跟花儿一样,卖力的挤出一个笑容,说:“再次!”

他说着,又挖了一勺,送到北冥十四面前。

北冥十四本来想继续当昏君的,不过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北冥十四低头一看,是医院打来的。

邹绪还在医院,据万派尔公爵所说,邹绪和潘多拉魔盒有关系,所以他们还要严密看守邹绪才行。

之前邹绪因为营养不良和贫血,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北冥十四离开医院的时候,让看护等邹绪醒了,给自己打电话。

现在电话就来了,是医院来的,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邹绪醒了。

果然,北冥十四接起电话,是邹绪醒了,看护问他们要不要过来看看。

北冥十四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对容思说:“不好意思容小姐,我有点事情需要马上离开。”

容思笑着说:“没关系的,正好资料也给你们了,正事算是谈完了。”

北冥十四看了一眼暖宝宝,说:“让安暖陪容小姐把饭吃完吧。”

暖宝宝使劲点了点头,他好不容易见到容思,不想这么快就回去。

北冥十四丢给暖宝宝一个加油的眼神,然后就抱起安阳,说:“来,乖儿子,咱们走了。”

安阳:“……”刚才迫不得已叫你一次爸,你还蹬鼻子上脸,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安阳被北冥十四抱起来,虽然觉得丢人,但是内心狂喜,北冥十四也有今天,他吃了牛奶布丁!

不过只吃了一小口,剩下的还在桌上放着,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剂量太小而不起作用。

两个人从餐厅出去,上了车,往医院开去,趁着北冥十四开车的时候,安阳还拿出手机来,和孟婆咨询了一下。

安阳:孟婆孟婆!

孟婆:叫魂儿呀!人家在睡美容午觉!

安阳:……

安阳:孟婆孟婆!那个布丁,北冥吃了!

孟婆:!!!!

孟婆:我草草草,我有死之年,终于能见到北冥三岁了么?!

安阳心想,北冥三岁?

北冥宝宝不是一直三岁么?呵呵!

安阳:不过不过,你那个布丁,吃多少才能有效果,一小小口可以么?

孟婆:按理来说,是吃完才有药效的……

安阳:什么?!

安阳:#五雷轰顶图片#

吃完才有效果的话,那岂不是白浪费了那一口?!

这么多努力都白费了?自己可是牺牲了“色相”啊。

孟婆:没关系没关系

孟婆:那个布丁,我这里还有,我就知道你一次不可能成功,一次忽悠不了北冥组长,所以我特意批量生产的!

安阳:……批量

北冥十四见安阳皱着眉,嘟着嘴,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按着自己庞大的手机,那小模样可爱的不行。

虽然北冥十四不知道安阳在发什么短信,但是隐约看到“孟婆”两个字,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

北冥十四说:“在给孟婆发短信?”

安阳立刻说:“没……没有哇!”

北冥十四挑了挑眉,说:“你们两个,又在想什么坑人坑己的事情?”

安阳:“……”这犀利的吐槽!

安阳瞪眼说:“没有!快开车!”

北冥十四只好专心开车,两个人很快到了医院。

“嘟嘟!”

安阳的手机又响了,打开一开,是孟婆发来的信息。

孟婆:哦对了小老板!

孟婆:恭喜你啊,今天应该是你缩水的最后一天!

孟婆:一个星期了

安阳一看,惊喜的不行,今天是最后一天?他差点给忘了,缩水的日子太难熬了,转眼已经一个星期了。

也是,自从宋景熳那事情之后,暖宝宝每天坐在厨房的阳台上伤心啃圆白菜,就已经好几天了,这么算起来,的确该到时间了。

安阳本想问问,确切的时间,自己什么时候会变回来。

结果……

“嘶……”

安阳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嘴里还呻/吟了一声。

北冥十四连忙说:“怎么了?”

“不……不对劲……”

安阳捂住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有些奇怪,脑袋里还晕乎乎的,赶紧说:“窝……窝素不素要变回来了?”

北冥十四赶紧抱起安阳,往医院的洗手间跑去,“嘭!”的一声撞开洗手间的大门,将安阳抱进了隔间。

一瞬间,安阳有些头晕目眩,那感觉好像做了翻滚过山车一样,双腿发软。

但是等那奇怪的感觉消失之后,一切就恢复了正常,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后遗症。

安阳惊喜的抬起自己的手,手掌已经不是又白又肉的模样,胳膊也不是小藕节的模样,掌心宽大,十指修长,骨节分明,这分明是成年男人的手!

安阳一阵惊喜,赶紧翻着自己的手掌来回看,惊讶的说:“我终于变回来了,太好了,北冥……诶?”

安阳叫了一声北冥,左右看了看,北冥十四呢?

怎么凭空消失了?

刚才明明是北冥十四抱着自己冲进了洗手间,两个人一起进了隔间,可是现在……

“窝在介里。”

安阳突然听到一声奶萌奶萌的声音,不过那声音虽然奶萌,却异常的正经严肃。

安阳顺着声音低头一看,就看到北冥十四的长风衣掉在地上,在长风衣中间,有个小豆包站在那里。

大约……

三四岁吧?

个头矮矮的,小小的,小头发软软的,小脸蛋儿圆圆的,不过眼睛不是圆溜溜的,一双眼睛看起来稍微有些狭长上挑,虽然可爱,但是架不住气势十足!

小小年纪,就鼻梁高挺,眯眼之际,有一股霸总胚子的感觉。

粉嘟嘟的嘴唇微微抿着,充斥着说不出来的威严,简直奶凶奶凶的!

安阳低着头,眨了眨眼睛,看着那奶凶奶凶的小霸总,说:“你……”

那小霸总仰着头,抱着臂,站在衣服堆里,看着安阳,说:“安阳,乃给窝次了什么?”

虽然奶凶奶凶的,但是……

说话真的超萌,还漏风!

抱臂的时候,因为手短,几乎抱不过来自己,那种奶凶的气场就更足了,让安阳想要狠狠的欺负他!

安阳诧异的说:“北冥……十四?”

小霸总点了点头,说:“窝素!”

安阳:“……”

安阳瞪大了眼睛,突然笑了起来,说:“孟婆的布丁真的起作用了?!”

缩小的北冥十四翻了一个白眼,说:“窝就叽道。”

当时安阳那么殷勤,肯定没安好心。

安阳笑的都不行了,北冥十四真的缩小了,真的太可爱了,而且总是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

北冥十四缩小了,安阳变回了原样,正好两个人把衣服对调一下。

安阳穿上北冥十四的长风衣,有点长,毕竟他们相差了八厘米的身高。

北冥十四则是穿上了安阳的衣服,带着小熊耳朵的毛绒带帽衫,脚上还是小熊鞋……

安阳看着北冥十四一身小熊装扮,差点笑场,说:“乖儿子,一会儿回家的时候,爸爸给你买小狗的衣服,我觉得小狗的衣服适合你。”

北冥十四:“……”

安阳的衣服穿得有些邋遢,毕竟身高不足,北冥十四一脸小大人模样,十分无奈,瞥了瞥肉嘟嘟的小嘴巴,蹲下来,给安阳整理裤腿。

安阳一看,还摸了摸北冥十四的头顶,小头发入手软绵绵的手感真实一级棒。

安阳一个没忍住,把北冥十四抱起来,北冥十四似乎都懒得挣扎,没有安阳变小那么炸毛,就拿眼看着安阳。

灰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一股孩子的清澈感。

安阳“么!”的亲在北冥十四肉嘟嘟的脸颊上,真的超肉的,随即像占了便宜一样,说:“乖儿子,咱们走吧。”

北冥十四被安阳亲了一下,挑了挑眉,突然有一种缩水也不错的错觉,毕竟安阳平时都不会这么主动的,如今北冥十四变小了,没想到还有被安阳“非礼”的福利?

北冥十四眯了一下眼睛,挑起唇角笑了一下,肉嘟嘟的脸颊上登时浮现出一个小酒窝,因为小酒窝也变得迷你了,反而更精致,更可爱。

不止精致可爱,小小年纪,竟然有一种“邪魅狂狷”的错觉。

安阳的眼睛登时拔不出来了,惊讶的说:“天呢,北冥你太可爱了!”

他说着,在北冥十四可爱的小酒窝上亲了一下,北冥十四立刻不吝惜的笑了笑,扬起一个大大的,甜甜的笑容,歪头眨眼,简直毫无下限。

还甜甜的对安阳说:“大锅锅,这边也要亲亲。”

安阳:“……”胸口!直击!萌出血了……

安阳又在北冥十四没有小酒窝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又被骗的亲了一下,又亲了一下,又一下,一下,下……

反正安阳也不知道亲了多少下,两个人终于从洗手间里出来,准备去看邹绪。

两个人走到邹绪的病房门前,病房的门板上有一块长条的玻璃窗,就是为了方便医生和护士查看病房。

安阳和北冥十四走过去,虽然北冥三岁现在个头太矮看不到,但是安阳已经恢复了身高,自然能看到,惊讶瞪大眼睛,说:“那个人!?”

北冥十四看不到,说:“什么人?”

他说着,还一蹦一蹦的,扒着玻璃窗往里看。

是那个外国人!

之前在餐厅里,邹绪和他的女朋友约会,突然杀出来一个外国人强吻邹绪,那之后餐厅发生了爆炸,那个男人在爆炸之后就突然消失了。

而现在,邹绪的单人病房里,站着那个外国男人。

他身材高大,就站在邹绪的病床前,邹绪似乎睡着了,输着液,安静的躺在床上,而看护则坐在一边沙发上,似乎也睡着了,仰着头,根本没有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个人。

安阳一阵吃惊,就在这时候,那男人似乎很机警,立刻发现了安阳,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门,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两个人目光登时对在一起。

那外国男人对安阳笑了一下,扬起一个痞痞的笑容,然后还低头在邹绪的嘴角处亲了一下。

“嘭!”

安阳一把推开病房门,里面并没有上锁,轻而易举就冲进了房间。

就在这个空当,那外国男人一把推开了病房的窗户,大长腿弹跳力十足,一下跃上窗台,伸手扒住窗户框,回头又对安阳笑了一下。

安阳吃惊不已,只是一瞬间,那男人直接跳了出去。

安阳赶紧冲到窗口,往下一看,那男人虽然从窗口跳了下去,但是并没有跳到楼下,这里是十八层,那男人跳出去,身手十分矫健,一勾外面的空调室外机,竟然整个身体挡了起来,从十六层打开的窗户钻了进去。

安阳“啧”了一声,立刻调头,冲向正对病房的楼梯间。

北冥十四虽然小小的,但是动作也很灵敏,跟着安阳一阵快跑,两个人顺着楼梯间冲到十六层。

真是巧了,那男人跳到十六层之后,竟然还去等电梯下楼,气定神闲的,被安阳和北冥十四抓了一个正着。

那男人看到他们,有些无奈,耸了耸肩膀,操着有些外国口音的中文,说:“这么穷追不舍?别说你们看上我了。”

安阳说:“你是什么人?你不是普通人吧?在邹绪身边,有什么意图?”

那男人很直接的说:“在他身边,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他,这有什么问题么?”

安阳眯了眯眼睛,就在这时候,十六层突然一阵喧闹,有人大喊着:“我要跟你拼命!!”

“你这个不要脸的渣男!”

“你去死吧!我要拉着你一起去死!”

随即是人群的脚步声,杂乱的冲了过来,“嘭!”一声,从旁边的病房里跌跌撞撞的冲出一伙人来,看起来像是打架一样。

就在这时候,那外国男人已经轻笑一声,瞬间消失不见了。

安阳想去追他,北冥十四拉住安阳,说:“别追了,辣不是真身,只是虚像,追到了也没有用。”

安阳:“……”口音好萌……

从病房里冲出来的几个人,看起来好像是在打架,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样子痴痴呆呆的,好像是个傻子,也没什么意识,他穿着病号服,一脸木然。

推着轮椅的应该是家属,旁边好几个护工在阻拦,一个年轻女人大哭大闹,叫嚷着要和坐轮椅的男人同归于尽。

好些护士和保安也跑过来看情况。

那女人十分失控,嘶声力竭的,抓住轮椅男人的衣领子,大喊着:“你这个渣男!狼狈子!我那么喜欢你!你是跟我怎么说的!!你是跟我怎么说的!你说要跟我结婚!!结果呢!结果呢!你去找什么梦中情人了!你竟然背着我去相亲!!还和你的相亲对象去酒店开房!你这个恶心的渣男!”

男人的家属赶紧拦住女人,说:“我儿子都已经这样了,求求你就放过我们吧!”

女人冷笑说:“放过你们!?如果不是和那个贱女人去开房,你儿子能成这样吗?!你儿子就算是傻了,死了!那也是他自己作的!背着我和那个贱女人来往!还好意思说那个贱女人是他的梦中情人!那我算什么!?他从我这里拿走的钱,你知道有多少吗!好啊,现在他傻了,你们就替他还钱!!”

这边吵的天翻地覆,好些人扭打在一起,安阳赶紧护住北冥十四,毕竟现在北冥十四太小了,个头很矮,生怕他被别人踩到或者踢到。

安阳赶紧拉住北冥十四的手,说:“这边走,别被踢到了。”

两个人刚要离开,那坐在轮椅上傻呆呆,一直没有意识的男人,突然“噌!”一下睁开了眼睛,瞪着一双大眼睛,就跟中邪了一样,猛地从轮椅上窜起来。

他的动作迅猛,吓坏了旁边所有的人,全都“啊!”的尖叫一声。

那男人窜起来,冲向安阳。

安阳根本没有防备,那边人群在打架,好像是因为渣男出轨的事情,和他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所以安阳根本没注意。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突然冲过来,去抓安阳,北冥十四立刻反应,眯了一下眼睛,虽然个头小,但是动作更加灵敏,一下扑上去,撞开安阳。

“嘭!”

北冥十四因为身体太小,被那男人狠狠撞了一下,一下撞了出去,登时跌在楼梯间的门口。

“北冥!”

安阳赶紧冲过去扶起北冥十四,北冥十四被撞了一下,他虽然身体缩小,但是灵力不会缩水,所以按理来说应该没关系。

但是北冥十四却一脸十分难受的模样,他额头出了很多冷汗,冷汗涔涔而下,像是下雨一样,小肉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嘴唇发紫,不停的打着颤抖。

“北冥!北冥!”

安阳吓坏了,不知道北冥十四突然怎么了,那男人突发疯,但是看起来也没什么威胁,不知道北冥十四怎么被撞了一下,突然这么难受,好像随时要魂飞魄散一样。

“戒指……”

安阳低头一看,登时恍然大悟,是北冥十四手上的三生戒指被撞掉了。

因为北冥十四缩水了,所以三生戒指对他来说太大了,刚才猛地一撞击,戒指从北冥十四的手里直接脱手而出,飞进了楼梯间,顺着楼梯间,“叮叮当当”的滚了下去,但是因为太小,而且刚才特别吵闹,所以安阳都没有注意。

北冥十四倒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额头上全是冷汗。

那边保安把发狂的男人制服,将吵闹的一群人全都叫到了保全室去处理。

安阳干脆将北冥十四一把抱起来,直接抱在怀里,因为北冥十四很小,而且也不沉,所以一点儿也不费力气。

安阳抱着他,就往楼梯间里冲,去找三生戒指。

就在这时候,“踏踏”的脚步声从楼梯间里响起,有人顺着楼下往上走,一拐弯,就看到了安阳。

“乔叶?”

是一叶蔽目!

安阳的男神一叶蔽目,还有秦明磊,两个人从楼下上来,正好遇到了安阳和北冥十四。

不止如此,乔叶的手里,还捏着一只银白色的古朴戒指,是三生戒指!

乔叶拿着那枚戒指,抬起手来,说:“是你的么?我刚才在楼梯上看到的,看着像是你的。”

安阳激动极了,连忙将戒指拿过来,说:“是我的,刚才丢了,太谢谢你了。”

他说着,赶紧不着痕迹的将戒指给北冥十四戴上。

北冥十四刚才还在出冷汗,好像随时都要魂飞魄散,不过一戴上戒指,立刻就好了。

北冥十四按着自己的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体内的灵力运转,又支撑起了自己的躯壳。

安阳见他的脸色恢复正常,狠狠松了一口气,对乔叶说:“太谢谢你们了。”

乔叶摇头,笑着说:“你怎么在医院?”

安阳“啊……”了一声,说:“朋友住院了,我来看看。”

乔叶看向安阳怀里的北冥十四,说:“他是……?”

安阳赶紧打岔说:“男神你怎么来医院了?生病了么?”

乔叶摆手说:“没什么,有点感冒,明磊不放心我,一定要让我来医院。”

秦明磊说:“排号应该快到了。”

安阳赶紧让开,让他们过去,两个人去了十六层。

幸好三生戒指找了回来,安阳松了口气,对北冥十四说:“没事吧?”

北冥十四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因为刚才安阳特别紧张,还抱着他,所以北冥十四现在借机会耍赖,一直撒娇,抱着安阳脖子,就是不松手,让安阳抱,根本不自己走。

安阳眼皮一跳,说:“你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觉得丢人么?”

北冥十四搂着安阳脖子,一定让他抱着自己,侧头在安阳的脸颊上“么!”的亲了一下,理所应当的说:“窝现在素小孩子,为什么不好意思?”

他说着,还撒娇的用软软的小头发拱着安阳的脖颈,奶声奶气的说:“要抱!要抱!”

安阳:“……”果然不要脸天下无敌!关键还这么可爱,这么帅,不要脸都有buff加成……

安阳只好勤勤恳恳的抱着北冥十四,北冥十四窝在他怀里,十分享受,对着安阳啵啵了好几下。

安阳额头上青筋直蹦,说:“你这个小色狼。”

北冥十四一本正经的摇头,说:“不不不,窝可素小奶狗。”

安阳:“……”这是小奶狗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两个人回了邹绪病房,邹绪已经醒了,不过他只记得餐厅爆炸,但是那个奇怪的外国男人突然抱住了自己,护住邹绪,然后邹绪就失去了意识,什么也不记得了。

从邹绪这边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事情,安阳就抱着北冥十四从病房出来。

安阳似乎在想什么,这时候壬十九就打电话过来了。

北冥十四靠在安阳怀里,把手机接起来,说:“歪?”

壬十九的声音明显迟疑了一下,随即说:“不好意思,我可能打错了。”

北冥十四一本正经的说:“不,乃没有打错,窝就是北冥十十。”

“噗——”

安阳正在喝水,差点直接全都喷在北冥十四脸上。

原来北冥宝宝也漏风,和自己当时缩水一样,也说不清楚“北冥十四”这几个字。

壬十九:“……”

刚才医院的十六层有人闹事儿,北冥十四觉得很奇怪,就发短信让壬十九调查了一下。

壬十九的动作很快,已经把资料发了过来。

刚才闹事的那些人,口口声声说什么有对象了还去相亲,和相亲对象去开房什么的。

不知道为什么,安阳和北冥十四现在对“相亲”这两个字,突然有些敏感。

壬十九发来的资料显示,刚才那个突然发疯的男人,是个小公司的员工,那嘶喊的女人是他女朋友,是公司经理的女儿。

小员工高攀了公司经理的女儿,不过经理的女儿是大小姐脾气,并不是小员工的梦中情人,两个人交往了几年,都要结婚了,但是小员工总是受气,想过好几次要分手。

因为经理的女儿家里很有钱,小员工又舍不得分手,这时候公司里有人在婚恋公司,找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和小员工说了起来,这让小员工有些向往。

于是小员工就背着女朋友,找到了这家婚恋公司,填了表格信息,婚恋公司很快就安排了相亲,介绍了一个对象给小员工。

小员工开始只是想要调剂一下,没想到婚恋公司给他介绍的这个对象,竟然非常符合小员工的理想,绝对是理想型!

温柔、漂亮、学历高、家境好、会做饭、喜欢做家务、说话细声细气、对小员工百依百顺,各种符合小员工的大男子主义。

就这样,小员工本想调剂一下,却深陷其中,和那个相亲对象开始交往起来。

小员工脚踏两条船,很快被发现了,那天他用出差的理由拒绝了女朋友的约会,跑去和相亲对象开房,结果被女朋友抓奸在床。

不过不知道怎么了,那男人突然就痴傻了……

安阳看完资料,说:“啧啧,这大渣男。”

北冥十四眯了眯眼睛,他现在缩水了,一眯眼睛,叉着腰,就跟个小大人一样,特别的可爱,奶萌奶萌的。

北冥十四说:“这个相亲公司……”

安阳说:“就是李先生的相亲公司。”

也是容思工作的相亲公司。

安阳不由皱了皱眉,说:“李先生这个相亲公司,是不是有问题?邹绪在这个公司相亲,现在身体这么差,如果不是咱们发现的早,一只脚就踏进鬼门关里了,另外还有……”

还有王老板。

王老板那天晚上相亲,和相亲对象开房,结果直接死了。

这两个如果是巧合,那么巧合又发生了第三次。

就是刚才那个脚踏两条船的渣男。

渣男也是在这个公司相亲,和介绍的对象开房,然后变得痴痴傻傻的。

安阳说:“我觉得这个不可能是巧合。”

这三个人,都在李先生的相亲公司里,找到了百分之百合乎自己理想的梦中情人,绝对的理想型。

邹绪的理想型是温柔的,王老板的理想型是和容思长相七八分相像的,而那个渣男的理想型是百依百顺的小女人。

哪能这么巧,大家都能在婚恋公司找到自己的梦中情人?

北冥十四说:“辣咱们就查查这个婚恋公司。”

安阳偏头看向北冥十四,北冥十四这会儿眯着眼睛,一脸笃定思考的模样,偏偏说话漏风,安阳差点笑场,赶紧憋住了,点点头。

相亲公司似乎有问题,但是要从哪里下手去查,就比较棘手了。

壬十九去调查了这家相亲公司,李先生的婚恋公司非常干净,什么问题也没有。

起码是表面上,什么问题也没有。

安阳有些苦恼,说:“怎么办?要怎么入手去查?”

北冥十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此时他的小下巴圆圆的,看到安阳都想摸两把了,手感一定特别Q弹!

北冥十四说:“窝萌可以找个人,打入内部。”

安阳奇怪的说:“打入……内部?”

北冥十四笑了笑,他挑唇一笑,偏偏还是挑起一边的嘴唇,看起来颇为“邪魅狂狷”,小酒窝增加了一股甜蜜的气息,简直是又可爱又中二,还有颜值加成!

安阳没想到,北冥十四竟然从小可爱到大,而且一点儿也没长歪,没长残,他是吃可爱多长大的么!

北冥十四用他的小肉手,打了一个响指,灰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微微眯了眯,说:“窝萌可以找一个人,去婚恋公司登记信息,作为婚恋公司的客户,打入内部。”

安阳一听,眼睛登时就亮了,的确是个好办法。

不过找什么人是个问题。

安阳和北冥十四认识容思,所以绝对不能自己去登记资料,这样会穿帮的。

于是两个人的目光一对,登时齐刷刷的看向壬十九。

壬十九一愣,后背发麻,安阳的目光狡黠,北冥组长虽然变成了名正言顺的北冥三岁,但是他的目光仍然十分有威严,且……诡异。

壬十九咳嗽了一声,说:“我……我还要帮忙查潘多拉魔盒的下落,要不然组长和小老板,找别人帮忙?”

安阳:“……”推脱责任的壬十九!

壬十九今天晚上还约了阿彦去约会,如果背着阿彦去登记婚恋信息,壬十九怕哪天自己露馅了,都说不清楚。

毕竟现在阿彦可是普通人,壬十九也不想让阿彦卷进这些危险的事情之中,阿彦如果真的发现他在婚恋公司登记信息,壬十九是解释好,还是不解释好?

壬十九一想到这里,立刻就拒绝了,而且态度十分坚定。

安阳有些头疼,哪找谁去?要靠谱的,而且和容思不认识的人,不然怎么做卧底?

安阳想了半天,头疼欲裂,北冥十四用小肉手“叩叩”的敲了两下桌子,奶声奶气的说:“有一锅人!”

一个人……一锅人?

人的数量什么时候开始按锅算了。

安阳忍着笑意,说:“什么人?”

北冥十四一笑,说:“绝对靠谱。”

安阳更奇怪了,靠谱,能担当重任的,安阳怎么想不到?

北冥十四板着一张小肉脸,淡淡的说:“腻部长。”

厉部长……

安阳:“……”坑领导!?

要知道厉部长和舅舅,连儿子都有了,而且安阳他弟弟现在乘风生长,已经是个“大男孩”了。

连儿子都这么大了,北冥十四让领导去相亲……

安阳眼皮狂跳。

厉部长的办公室内。

北冥十四双手一撑,“噌”一下弹跳起来,直接翻身坐在厉部长的办公桌上,晃着自己两条小肉腿,一本正经的看着厉部长。

安阳也想看着厉部长,因为现在他们正在谈严肃正经的问题,但是安阳的目光,还是忍不住朝着北冥十四晃着的小肉腿看过去,好萌啊。

北冥十四坐在桌上,腿根本无法占地,离得很远,一晃一晃的,好像卖萌一样,脸上却十分严肃。

厉部长挑眉笑了笑,说:“你们……让我去相亲?”

安阳:“……”对。

北冥十四抱着肉肉的小胳膊,点头说:“介个婚恋公司,明显有问题,之前万派尔过来,提到了粥绪身上有潘多拉魔盒的气息,所以婚恋公司肯定要查一查。”

厉部长想了想,没有立刻说话,这个时候手机“嘟嘟”了一声,短信进来了,是刘北发来的。

刘北:下班了么,我去接你?

北冥十四看到了厉部长的短信,“嘭!”的一声,小肉手拍在桌上,一脸严肃的说:“腻部长,事关潘多拉魔盒的事情。”

北冥十四见厉部长没有立刻拒绝,又说:“资料窝萌都已经填好了,腻部长只要去相亲就好。”

厉部长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说:“什么时候?”

安阳一听,厉部长竟然松口了?

北冥十四立刻说:“今天晚上。”

厉部长:“……”好一个先斩后奏。

北冥十四早就把厉部长的资料报到了婚恋公司,其实今天晚上是婚恋公司安排的第一次相亲,需要厉部长本人出面,所以北冥十四和安阳才来找厉部长了。

厉部长头疼不已,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拿起手机来,给刘北回复信息。

厉温:一会儿临时有会议,要加班,今天晚上我可能都在要留在本部加班,不用来接我了。

刘北发短信的时候,其实已经在本部的停车场了,他坐在车里,看到厉部长回复的信息。

厉温今天要加班,刘北就编辑了一条短信。

刘北:好,别太累。

刘北刚刚发送完信息,一侧头,哪想到这么巧,就看到了正在“开会加班”的厉温。

厉部长身边还有安阳和缩水的北冥十四。

安阳一边走一边说:“相亲的餐厅在金融街,开车过去二十分钟。”

刘北本想下车的,结果隐约听到了安阳的话,动作一愣,很快捕捉到了重点……

——相亲。

※※※※※※※※※※※※※※※※※※※※

北冥宝宝上线啦~

今天有1000点大红包掉落,么么哒~

谢谢笑意、溯墨、辰锡、浅梦落未央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我的马甲遍布全世界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末日领主魔教教主搞基建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恶魔百货SCI谜案集(第三部)少年阴阳师网红猫的忽悠生活进击的巨人之觉悟从知否开始做位面商人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一朝成为死太监无限求生SCI谜案集(第一部)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道医末日营地[基建]地府全球购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这群玩家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快穿]小白脸叛逆的宇智波龙图案卷集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超神学院之猴子你忘记我了吗
完本推荐: 北斗全文阅读你是不是喜欢我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八宝妆全文阅读老婆,你好!全文阅读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全文阅读穿成画像全文阅读富贵不能吟全文阅读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文阅读独步天下全文阅读天芳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全文阅读玉玺记全文阅读唯我独尊全文阅读江湖遍地是奇葩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全文阅读逸然随风全文阅读梅夫人宠夫日常全文阅读掌心宠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国医大师直播养娃从收留青梅竹马开始保护我方族长重回小山村现世之外美人与权臣我的1978小农庄[快穿]逆袭成男神族谱太厚怎么办美娇娘是个黑心肝我要做驸马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洪荒来了逆天武帝低调为王傻瓜镇的居民我在古代建设领地天启预报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逃离图书馆我能修复一切BUG娘子万安超脑太监全球凶兽:我有无数神话级宠兽过分宠溺真千金是黑莲花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大魔王娇养指南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