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龙血

厉部长坐上车子, 就听到“嘟嘟”一声, 拿起手机一看, 原来是刘北发来的信息。

——好,别太累。

厉部长看了一眼, 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安阳开车,车子就往金融街上的高档餐厅去了。

三个人到了餐厅,安阳没有立刻停车,而是说:“厉部长, 我们一会儿不能跟你坐一起,厉部长千万小心,这个婚恋公司说不定有问题。”

厉部长笑了笑, 说:“该小心的,是他们。”

厉部长说完了,直接下了车, 就往餐厅里面走。

因为要相亲, 所以餐厅是提早预定的, 也是婚恋公司帮忙预定的, 厉部长走进去,报了自己的名字,服务员就十分热情的说:“您好,厉先生, 这边请。”

相亲的女方应该还没有来, 厉部长被引到桌前坐下来, 看了看左右, 餐厅人气还不错,但是因为很贵,所以并没有满座。

安阳和北冥十四很快也走了进来,当然,是安阳拉着北冥十四的手走了进来。

此时此刻的北冥十四,吃过了孟婆的布丁,虽然只吃了一口,但是依然缩水了。

安阳发现,北冥十四缩水之后,变得“理所应当”的粘人,走路的时候非要和自己拉着手,美名其曰怕自己太小,走丢了就不好了。

小孩子拉着大人是没错的,免得被人贩子拐走,但是……

谁家的小孩子会和大人十指相扣啊?!

而且北冥十四现在身材很矮小,安阳总有一米八的身高,这样还和北冥十四十指相扣,差点把自己的手指给扭了。

安阳甩了好几下,北冥十四就是不松手,安阳低头瞪了他一眼,北冥十四坦然的扬起肉肉的小圆脸,一歪头,眨着灰绿色的眼睛,因为年纪小眼睛水灵灵的,显得特别清澈,那灰绿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波光粼粼的,好像清澈的潭水一样。

安阳当即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简直是会心一击。

安阳只好收回自己瞪人的眼神,这么可爱,怎么忍心去瞪他?罪恶感爆棚!

安阳无奈极了,只能奇怪的和北冥十四十指相扣,进了餐厅,然后找了一个方便观察的位置坐下来。

两个人坐下来之后,就听到“叮咚”一声,是餐厅的门被推开了,风铃撞在餐厅的门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有人又走了进来,是个女人,笑着说:“有预定了,我姓刘。”

服务员笑着说:“刘小姐,您好,这边请,厉先生已经到了。”

安阳听到这里,忍不住侧头去看了一眼,那刘小姐看起来二十岁擦边,三十岁左右的模样,竟然是个女强人的模样,十分干练,身材高挑火辣,踏着高跟鞋,气场大开。

安阳眨了眨眼睛,总觉得这个……刘小姐,怎么长得有点像谁?

但是一时又说不好。

北冥十四也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坐回来,打开自己的餐单,戳在面前,小肉手在上面划来划去的,似乎想要点餐,看到甜食什么都想吃。

安阳揉着额角,说:“嘶……这个刘小姐,怎么长得有点眼熟?我是不是以前见过她……不对啊?”

安阳的印象里,其实没什么刘小姐看,倒是的确有个姓刘的……

北冥十四淡淡的说:“刘北。”

“舅舅?”

安阳差点喊出来,北冥十四这么一说,安阳脑海中“噌——”一下,没错,没错!

就是刘北!

这个刘小姐,竟然长得六七分像刘北。

只不过刘北身材高大,脸部轮廓硬朗,而这个刘小姐身材高挑火辣,脸部轮廓温柔了一些,而且长发披肩,大波浪,所以看不出轮廓硬。

但是眉眼之间真的很相似,怪不得安阳觉得刘小姐像谁。

安阳吃惊的说:“怎么姓刘,和舅舅也长得这么像,不会是舅舅失散多年的亲人吧?”

北冥十四眯了眯眼睛,虽然他肉肉的小小的,不过一眯眼睛,立刻小霸总的气场就开启了,让安阳有一种,其实北冥十四自带BGM的错觉……

北冥十四说:“乃还记得之前那几个相亲的男人,是肿么形容他萌的相亲对象的么?”

安阳仔细想了想,说:“嗯……理想型?梦中情人!”

北冥十四点点头,说:“没错,无论是粥绪,还是其他人,他萌的相亲对象,都是理想型,简而言之,梦中情人。”

安阳和北冥十四只是提交了厉部长的个人资料,很简单,例如喜好爱好等等,结果婚恋公司就给厉部长安排了一个这样的理想型。

完全就是刘北的翻版。

北冥十四说:“再看看。”

他说着,抬起手来叫服务员,奶声奶气,却不失豪爽的说:“介个、介个、介个……都不要,其他各来一份。”

服务员:“……”

北冥十四说完,突然反悔,说:“不,各来两份。”

安阳:“……”

还没吃晚饭呢,结果先上了一大堆甜品,安阳看着就觉得腻人。

厉部长看到相亲对象,也吃了一惊,不过还是站起来和对方握手。

刘小姐坐下来,说:“您好厉先生。”

厉部长微笑的说:“真没想到,刘小姐这么漂亮。”

刘小姐被夸奖了,一点儿也没有羞涩,反而十分大方,说:“厉先生,点餐吧。”

安阳侧头看了看,厉部长和刘小姐谈的很好,两个人都面带微笑,厉部长抬起手来,叫来服务员,让服务员给刘小姐点餐,看起来很照顾。

安阳眨了眨眼睛,说:“刘小姐……不会也是厉部长的理想型吧?”

北冥十四说:“如果婚恋公司真的有问题,那么刘小姐绝对就是腻部长的理想型。”

安阳转回头来看着北冥十四,认真的说:“厉部长。”

北冥十四重复说:“腻部长。”

安阳说:“厉。”

北冥十四说:“腻。”

安阳登时翻了一个大白眼儿,说:“你的舌头没捋直。”

北冥十四一点儿也不觉得羞耻,顶着一个小豆包的身体,大言不惭的说:“你亲一亲就直了。”

安阳:“……”

见了鬼的,如果自己真的去亲北冥十四,肯定会被当成是变态的,不行不行,最后吃亏的是自己!

北冥十四笑眯眯的,安阳不和他对视,总觉得自己被一个小孩子给调戏了,这感觉真是太不好了,大的北冥十四斗不过,小的还斗不过?

厉部长和刘小姐点了餐,厉部长还要了一瓶红酒,亲自给刘小姐倒酒。

刘小姐笑着说:“谢谢厉先生。”

“别客气。”

厉部长说着,把酒瓶放下来,哪知道刘小姐突然伸手过来,握住了厉部长的手。

厉部长吓了一跳,不过没动声色,也没有甩开刘小姐的手。

刘小姐笑了笑,说:“厉先生别误会,我只是刚才无意间碰到了您的手,很凉,是不是生病了?”

厉部长可是阎王,手自然不会是热的,他不着痕迹的撇开刘小姐的手,轻笑说:“没什么,见到刘小姐这样的美女,难免有些紧张。”

他说着,收回手来,却不小心“啪”一声将手边的叉子碰掉在了地上。

厉部长和刘小姐赶紧都低下头去捡叉子。

刘小姐的手却在这个时候,握住了厉部长的手,似乎十分主动,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安阳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挑眉说:“啧啧,没想到啊,刘小姐还挺主动,幸亏舅舅不在,如果舅舅看到,就……”

完了……

安阳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嗬——”的抽了一口冷气,瞪着眼睛瞪着餐厅的玻璃窗。

就在餐厅的玻璃窗外面,停着一辆看起来十分眼熟的车子。

舅舅的车!

安阳认识,无论是车型,还是车牌号,准没错!

刘北的车子是空的,停在餐厅的停车位里。

“叮咚!”

餐厅门上的风铃再次被撞响,安阳看向门口,果然,就看到刘北从外面走了进来,而且他的目光直直的盯在厉部长身上,显然是看到厉部长了!

安阳吓得想要大喊,赶紧一个猛子站起来,冲向刘北。

就在刘北还没有开口之前,安阳已经一把抓住刘北的手臂,低声说:“舅舅,咱们去洗手间谈!”

安阳和北冥十四带着厉北很快进了餐厅的洗手间,把门一关。

刘北皱着眉,脸色阴沉,说:“安阳,这是怎么回事?”

安阳虽然把刘北拽进了洗手间,不过这会儿……

突然有些没底气,后怕起来。

安阳支支吾吾的说:“那个……舅舅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刘北淡淡的说:“所以……厉温不是跟我说谎要加班,却来相亲?”

安阳:“……”

刘北又淡淡的说:“很可能还是你们撺掇来的?”

安阳:“……”

舅舅为什么总能真像?

安阳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说:“是这样的……”

安阳把婚恋公司有问题的事情和刘北说了一遍,厉部长不是来相亲的,其实是来钓鱼的,看看婚恋公司到底有没有问题。

不过现在看来,厉部长的相亲对象和刘北不只是姓氏一样,连长相都很相似,怎么看怎么奇怪,没问题的概率太低了。

刘北一听,脸色更是难看,说:“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样厉温会很危险。”

安阳拦住刘北,说:“舅舅你放心吧,厉部长很厉害,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再说了,只是让厉部长来吃饭,试探试探,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举动的。”

北冥十四在一边,抱臂,靠着洗手间的门,很有气势的点头,那模样……

太可爱了。

因为北冥十四现在身材太矮小,所以抱臂的姿势显得手臂特别短,圆圆的很可爱,靠着门框本该很酷,但是门框对于北冥十四来说,太大太大了,所以北冥十四靠在门框上,一点儿也酷,反而显得异常“娇小”。

刘北还是有些不放心,厉温背着自己去相亲,吃醋是有的,毕竟厉温还说谎了,就算不想让自己担心,但是的确说谎了,刘北心里很不高兴。

但是最多的还是担心,毕竟是个危险的事情。

刘北说:“我跟你们一起留在旁边观察。”

厉部长相亲,舅舅留下来旁观?

怎么看怎么是个修罗场啊!

不过也没有办法,安阳只好点头答应,因为他知道,这是舅舅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众人从洗手间里出来,结果瞪眼一看,厉部长和刘小姐不见了?

安阳赶紧跑过去问:“不好意思,这桌的先生是我朋友,他去哪里了?”

那服务员笑着说:“哦,这桌的客人已经结账走了。”

“结账了?”

安阳吃惊不已,服务员点头说:“是的,结账走了,刚刚走,您看。”

服务员给他们指了一下,果然是刚刚走,才出了餐厅,还能看到人,没有走远。

两个人竟然没有取车,也没有要打车的意思,直接出了餐厅,过了马路,然后……

然后进了对面的酒店。

安阳:“……”

安阳看舅舅脸色极差无比,赶紧说:“误会,肯定是误会……”

就在这个时候,北冥十四的手机“嘟嘟”一声,短信进来了,是厉部长发来的。

厉部长:在对面酒店。

安阳低头一看,厉部长真是不嫌乱,竟然跑到酒店去开房了,而且是和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跑到酒店去开房了!

安阳这么一想,脑海中突然“噌——”的一下,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说:“对……开房。”

他们认识的三个男人,都在婚恋公司有相亲对象,王老板、邹绪和那个男患者。

王老板和男患者一个死,一个痴呆,都是在和相亲对象开房之后,而邹绪呢,那天邹绪和女朋友约会,女朋友也提出去开房,不过邹绪给婉拒了,后来又有那个外国男人杀出来捣乱,所以女朋友才走掉,没有能开房。

现在想一想,如果邹绪也和他的相亲对象去开房,那么会不会也像王老板和那个男患者一样?

安阳赶紧说:“快走,咱们跟上去。”

三个人赶紧结账,出了餐厅,去对面的酒店,厉部长很是时候的给他们发了房间号。

众人进去,要了一个房间,就在厉部长隔壁。

前台小姐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的配置,两个男人,一个小孩,脸色十分诡异,变来变去的,还看了两下座机电话,似乎想打电话?

安阳拿过房卡一看,好家伙,情侣房!

怪不得前台小姐的眼神很怪异,不会把自己当变态给抓起来吧?

安阳一阵头疼,为什么感觉北冥十四变小,坑的也是自己……

刘北没时间想这个,赶紧按了电梯,三个人上了电梯,往情侣房去。

此时的情侣房内,厉部长端着一杯红酒,递给刘小姐。

刘小姐看了一眼,接过红酒,但是并没有喝,而是笑着将红酒全都倒在了自己身上。

厉部长眯着眼睛,刘小姐惊讶的说:“啊呀,衣服湿了呢。”

她说着,就要揭开自己的衣服。

厉部长突然走过去,一把按住刘小姐的手,刘小姐抬起头来,用眼睛瞥斜了一眼厉部长,说:“讨厌,我的衣服湿了,不让人家脱下来么?”

厉部长轻笑了一声,嘴唇一挑,说:“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应该由我来么?”

他说着,一用力,直接将李小姐推倒。

刘小姐放松的向后一仰,两个人直接滚在沙发上。

刘小姐笑着说:“讨厌,去床上。”

厉部长拦住她,说:“不行哦,我更喜欢沙发,你不觉得沙发更有味道么?”

刘小姐脸上一红,说:“你真讨厌。”

厉部长笑着说:“我不讨厌的话,你还喜欢么?”

刘小姐没有再废话,抬手搂住厉部长的脖颈,说:“厉先生,会接吻么?”

厉部长挑眉一笑,说:“你说呢?”

安阳本想让刘北在隔壁看一阵情况再进去的,结果……

结果这情况不太妙啊!

刘北似乎也忍不住了,看到那两个人滚在沙发上,刘北怒火中烧,虽然知道厉部长是做戏,但是心里还是十分不好受。

刘北可是北落师门,妥妥的战争星君,虽然平时看起来只是稍微有些冷漠,不爱说话,但是其实内地里是个暴躁脾气的人。

刘北看到这一幕,已经忍不住了,当即“嘭!!”一脚,直接将酒店的房间门踹开,大步走了进去。

刘小姐本要和厉部长接吻,不过她的眼神有些异样,就在两个人的嘴唇要贴在一起的时候,刘小姐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露出尖锐的獠牙。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响,房门被一下踢开,刘小姐吃了一惊,赶紧收敛自己的獠牙。

不过已然来不及了,厉部长一把掐住刘小姐的脖颈。

刘小姐想要反抗,抬腿去踹他,厉部长已经屈肘一压,在她身上虚划了一下。

刘小姐突然发出“啊——”的尖叫声,一条黑色的锁链“哗啦!”一声将她牢牢捆住。

刘小姐被黑色的锁链一下捆住,整个人登时化出原形,竟然是一只恶鬼!

那恶鬼化出原形,根本没有美艳的外表,凶神恶煞,青面獠牙,狰狞的挣扎着,嗓子里发出大吼的声音。

“厉部长!”

安阳和北冥十四从门口冲进来,看到刘小姐变成了恶鬼,赶紧想要去查看厉部长有没有受伤。

结果就看到……

刘北大步走进来,走到厉部长面前,一句话不说,但是脸色不好看,一把将人抱在怀里,死死箍住,然后低头吻上。

安阳:“……”

安阳赶紧带着北冥十四转过身去,非礼勿视。

刘北狠狠的亲吻着厉部长,简直要将他吃拆入腹,厉部长也没有反抗,反而十分配合,两个人一吻结束,厉部长已经有些站不住。

厉部长笑着说:“怎么,吃醋了么?”

刘北脸色还是不好看,说:“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会吃醋。”

刘北说着,直接将厉部长一把打横抱起来,厉部长有些吃惊,不过仍然没有反抗,就被刘北抱着带进了隔壁的情侣房,“嘭!”一声关上门。

安阳:“……”这个……

北冥十四倒是淡定,拍了拍小肉手,指了指绑在沙发上的恶鬼,说:“剩下的,看来要咱萌来处理了。”

婚恋公司给介绍的相亲对象是恶鬼,借着开房的名义,其实想要吸取对方的精元。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王老板和男患者和相亲对象开房之后,不是死就是傻了。

而且这些恶鬼,都不是第一次犯案,有周密的组织,甚至是方案,他们身上都混合了活人的气息,应该是曾经被他们吸取精元的人的气息。

所以就算是在鬼使眼中,他们伪装的也非常好,并不会显露出鬼怪的气息。

安阳和北冥十四把恶鬼带到了本部大厦,关进审讯室里。

那恶鬼很不配合,疯狂大叫大喊着。

安阳说:“怪不得大家都能在婚恋公司找到梦中情人,因为理想型的梦中情人根本不存在,他们都是恶鬼,敢情就是画皮,想要什么画成什么样。”

北冥十四眯着眼睛,透过监控室的玻璃,抱着臂,一脸严肃的看着审讯室里疯狂挣扎的恶鬼。

北冥十四即使变小了,那模样依然十分有气场。

前提是……

不让安阳抱着……

因为北冥宝宝才三岁大小,所以站在地上根本看不到监控室的单面玻璃,要一蹦一蹦的才能看到一点点。

于是安阳就把他抱了起来,这样一来,北冥三岁才能看到监控室的单面玻璃。

北冥十四淡淡的说:“介个恶鬼,有些不对。”

安阳说:“哪里不对?”

北冥十四说:“按理来缩,介个恶鬼身上有多种气息掩护,说明他绝对吸收了不同人的精元,但素他身上竟然没有过多的精元,灵腻也不高深,他的精元去哪里了?”

虽然北冥十四说话漏风,还故意卖萌,但是安阳觉得他说的没错,恶鬼身上有精气的掩护,说明他肯定得手了不少人,掩护的这么周密。

但是恶鬼本身没有太高的灵力,说明他吸收的精元,不是给自己用的。

恶鬼只是一个工具。

北冥十四招招手,很有范儿的说:“肘!窝萌去审一审他。”

安阳:“……”好,肘!

两个人进了审讯室,那恶鬼还在癫狂,疯狂的大喊着:“放了我!!放了我——我的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不会!不会!!”

安阳笑了笑,说:“哦?大人?那你的大人在哪里,怎么不来救你?”

恶鬼哈哈大笑着说:“大人……大人……大人是最厉害的,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安阳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掠夺来的活人精元,并没有给自己用吧,难道全都交给了你口中的大人?”

恶鬼冷笑一声,说:“我对大人忠心不二,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别白费心机了!”

北冥十四坐在一边,他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不过因为太矮了,所以一坐上去,登时就被淹没了,从恶鬼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光秃秃的桌子,桌子把北冥十四全都给挡住了……

北冥十四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从审讯室的椅子上站起来,“嘭!”一声,站在椅子上,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稍稍往前倾,如果忽略他现在的身高和年龄来说,这动作肯定苏惨了,帅惨了!

可惜……

北冥十四眯着一双灰绿色的眼睛,冷笑说:“进了本部,还嘴硬的恶鬼其实不少,但是能嘴硬到最后的,一个也没有,看来你是想试试。”

他说着,打了一个响指,对着身后的单面玻璃说:“十九,带他去刑室。”

地狱最出名的是什么?

当然是刑室,扒皮抽筋,上刀山下油锅等等,要不然为什么鬼怪们都害怕下地狱?

壬十九很快走进来,把恶鬼带出去。

北冥十四微微一笑,露出甜蜜可爱的小酒窝,说话却十分冷淡:“直到他说为止。”

壬十九立刻说:“是,老大。”

壬十九把恶鬼带走,北冥十四这才从椅子上跳下来,拍了拍手,说:“肘吧,去次夜宵。”

安阳:“……”

壬十九去对付恶鬼,安阳带着北冥十四就去本部的食堂吃夜宵,现在才九点,吃夜宵的人并不多。

两个人吃着夜宵,壬十九就打电话来了,才过去半个小时,壬十九说:“老大,他招认了。”

北冥十四挂了电话,不紧不慢的吃完最后一个水晶汤圆,还嘟着小嘴吧跟安阳卖萌,让安阳给他擦嘴。

安阳这简直要被他萌死了,赶紧狗腿的凑过去,给北冥十四擦了擦嘴巴。

两个人吃完了夜宵,才上楼去了审讯室。

恶鬼在审讯室里,看起来奄奄一息,说:“我说……放了我……放了我……我说……”

安阳笑着说:“和刚才的口吻不太一样啊?”

那恶鬼不敢开玩笑,说:“我说!!我只是被利用的孤魂野鬼,他们骗我,他们骗我说,只要我听他们的话,就可以得道!是他们骗我的,骗我去杀人,然后把精元交给他们!”

安阳立刻说:“他们是谁,你口中的大人到底是谁?”

婚恋公司有问题,李先生是婚恋公司的老板,这么说来,难不成是李先生有问题?

那恶鬼嘶声说:“他……他……我不知道大人是谁,我从没见过大人……但是我见过大人身边的人,我一直和他交接,我会把精元交给他,而他交给大人……这个人腰上……腰上有一个河图纹身……”

又是河图。

恶鬼说这个和他交接的人,腰上有河图纹身,纹的是土。

这样一来,所有的河图纹身都已经现世了,连最后的土,也都已经现世了。

而且这个纹着土纹身的人,很有可能是河图组织的高层,直接和那个大人交接。

恶鬼说:“他……他叫容思!!!”

安阳一听,眯着眼睛,说:“容思?”

不是李先生,是容思?

他们和容思接触的不少,暖宝宝还对容思有不同寻常的好感。

不只如此,就连王老板的相亲对象,还是容思给他们查的,一想起来,容思就在他们周围,一直以来都在他们周围,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接触到。

但是……

如果是容思,她为什么要引导大家来查王老板的死因?

这岂不是暴露了婚恋公司的不正常?

北冥十四似乎也想到了这一节,觉得不太正常。

那恶鬼颤声说:“是真的!是真的!!容思想要骗取你们的信任!”

安阳说:“容思为什么要骗取我们的信任?他能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恶鬼说:“龙血!!”

北冥十四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别看他个头小,但是沉着脸的样子还挺有气场,异常的可怖。

恶鬼似乎被北冥十四吓到了,毕竟他虽然是恶鬼,但是北冥十四可是北冥大炼狱出来的恶鬼,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

恶鬼立刻说:“我不敢撒谎,是真的!是真的!你们认识容思,认识容思的,他就是宋景熳!带走潘多拉魔盒的宋景熳。”

安阳脑袋里“轰隆!”一下,登时像是投了一颗炸/弹一样,炸的纷飞。

容思就是宋景熳?

怪不得暖宝宝会对他有好感,原来不是暖宝宝太渣了,而是暖宝宝看的太清楚了,容思和宋景熳根本就是一个人,暖宝宝喜欢宋景熳,又怎么可能不喜欢容思呢?

恶鬼继续说:“容思拿走了潘多拉魔盒,想要释放最后的希望,但是潘多拉魔盒是‘赝品’,想要释放希望并不是那么容易,还需要至阳之物的引导,那就是龙血!”

安阳心口一紧,突然非常紧张。

就听恶鬼接着说:“容思一直在接近你们的儿子,就是为了龙血,他要取睚眦的血,开启潘多拉魔盒!”

安阳听到这里,心中已经再没有任何侥幸,脸色难看异常,立刻站起来,“嘭!”一脚踹翻了审讯时的椅子,然后快速拉开大门,直接走了出去。

北冥十四也赶紧跟着安阳走出了审讯室。

两个人出了审讯室,安阳赶紧给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连木。

因为还没到十点,所以连木接的很快,小家伙们都在玩耍,家里除了连木,还有厉北也过来了,带着小家伙们玩耍,所以连木今天挺轻松。

连木说:“喂,爸爸?”

安阳着急的说:“都在家么?暖宝宝也在那么?”

连木听着安阳的声音,有些吃惊,安阳很急切似的,就立刻回答说:“弟弟不在。”

安阳一听,心里登时有些发沉,就听连木继续说:“今天弟弟和容小姐出去约会了,还没有回来。”

容思……

今天暖宝宝和容思出去约会了,两个人去了游乐园,玩了一整天,天黑之后,看了游乐园里的烟花,这才从游乐园出来,在附近又找了一个餐厅坐下来吃饭。

等吃完了饭,暖宝宝还是不愿意回家。

容思有些无奈,两个人手拉手的,十指相扣,慢慢走在无人的小路上,十分安静,甚至有些寂静。

晚风稍微有些凉,毕竟已经开始入冬了,暖宝宝感觉到容思缩了缩肩膀,就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搭在容思肩膀上。

容思稍微愣了一下,笑着说:“你穿吧,我不冷。”

暖宝宝执意不穿,拉着容思的手,灰绿色的眼睛,带着笑意和无尽的爱慕,注视着容思。

容思对上他的眼睛,登时感觉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有一种被吸入的感觉,好像陷入了泥沼,无法自拔。

暖宝宝看着容思的眼睛,慢慢的,一点点凑过去,搂住了容思,然后低下头去。

容思几乎被他的眼神蛊惑了,不过就在两个人的嘴唇即将碰上的时候,容思突然推开了暖宝宝,说:“我……我去那边买点饮料。”

他说着,赶紧转身离开。

暖宝宝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似乎有些奇怪,不过容思的耳根好红,看起来很可爱。

暖宝宝一个人站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安阳打来的。

暖宝宝不会说话,不过还是拿着手机,以免有人找他,他接起电话,安阳的声音很急切,说:“儿子,你在哪里?!你把手机的定位打开!站在原地不要动,我们马上就过去!”

暖宝宝有些迷茫,还是把手机的定位打开。

安阳听到暖宝宝的声音,松了口气,不过就在这时候,突听暖宝宝那边有杂音,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随即是暖宝宝“嗬!”的一声,手机发出“啪!!”的响声,好像是掉在地上的声音,一下就断了……

暖宝宝听到呼救声的时候,正在打电话,那呼救声就在旁边,是个年轻的女人,怀里抱着孩子,那孩子一身都是血,好像是被人刺倒了。

那女人和孩子身边没有其他人,就他们孤零零的,非常无助,女人抱着孩子,大声的哭喊着。

暖宝宝一看,立刻跑过去,女人抓住暖宝宝的手,说:“求求你,帮我打急救电话!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她说到这里,那怀里奄奄一息的孩子,突然也抬起了手,抓住暖宝宝。

暖宝宝只觉得心口一阵钝疼,伴随着“嗤——”一声,手机登时从手中脱落下来,“啪嚓!”一声摔在地上,屏幕粉碎,瞬间暗了下去。

暖宝宝虽然厉害,但是他吃了抑制灵力波动的药物,再加上他才出生没多久,根本没有太多的经验,很多方面就像是白纸一样干净。

所以根本没看出那对母女有什么异常。

那孩子满身是血,却突然暴起,一刀扎在暖宝宝的心口上。

“嗬……”

暖宝宝闷声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心口钝疼,身上的力气伴随着刀刃的插入,仿佛要被抽干了一样。

刀子上竟然缠缚着符咒,一下抑制了暖宝宝的灵力。

暖宝宝的眼睛瞬间从灰绿色,变成了血红色,虽然诅咒抑制了他的灵力,但是也同样刺激了暖宝宝,让他体内的灵力波动,快速的激荡起来。

那母女刺中了暖宝宝,立刻退开几步,快速的朝远处跑去,一点儿也没有停留的意思。

暖宝宝手指发颤,抬起手来,抹了一把自己心口的鲜血,暖烘烘的,淌了一手都是,顺着暖宝宝的指缝,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嘭!”

容思在附近买了一瓶饮料,慢吞吞的往回走,他现在耳根还是红的,有点烧烫,深吸了好几口气,压制住心中的躁动。

容思往回走,突听到一声闷响,还闻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腥气。

容思吃了一惊,赶紧跑过去,远远的就看到暖宝宝倒在地上,四周非常昏暗,借着淡淡的昏黄的路灯,能看到地上泛着粼粼的光芒,那是血……

暖宝宝的血。

容思赶紧冲过去,有些手忙脚乱的跪在地上,扶着暖宝宝,惊讶的说:“安……安暖?!”

暖宝宝眯着血红的眼睛,似乎有些呼吸困难,勉强睁眼看着容思,嘴角扯出一丝虚弱的笑容来。

容思心口一阵发紧,手掌心暖洋洋的,是暖宝宝的血,是龙血……

他梦寐以求的龙血,只是真的看到暖宝宝淌着鲜血,容思心里又不知是什么感觉,烦躁的厉害,也害怕的厉害。

容思赶紧镇定心神,低头去看暖宝宝的伤口,刀子上竟然缠缚着诅咒,让暖宝宝流血不止,就算是送到医院去,如果没有人解开诅咒,暖宝宝照样还是会流血过多而死。

这个诅咒并不难解开,容思就会解,但是……

如果容思一旦动用灵力,那么他的存在就会曝光,一切都会露馅,就算是再懵懂的暖宝宝,肯定也会认出自己就是曾经的宋景熳……

容思只是犹豫了一下,暖宝宝似乎已经快要不行了,他握着容思的手已经没有力气,微微松开一些。

容思吓得手脚冰凉,连忙抓住刺中暖宝宝心口的刀子,深吸了一口气,闭起眼睛,单手掐诀。

一瞬间,容思睁开眼睛,他的眼中散发出金色的光芒,握住刀子的手猛地一用力。

“嗤!”

暖宝宝的身体一阵抽搐,刀子应声从暖宝宝的心口拔了出来,与此同时鲜血猛地喷出。

容思连忙压住暖宝宝的心口,将自己的灵力运送过去。

就在这时候,突听“踏踏踏”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是安阳和北冥十四!

容思抱着一身鲜血的暖宝宝,手里还拿着一把刀子,地上蜿蜒的都是暖宝宝的龙血。

安阳入目是一片鲜红,吓得他脑袋里“轰隆!”一声,低喝了一声:“宋景熳!”

容思听到安阳喊这个名字,身体一震,随即眯起眼睛,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中计了。

※※※※※※※※※※※※※※※※※※※※

今天留爪的小天使们,都有红包掉落,20点100点随机,么么哒~

谢谢空城泪的2个地雷,谢谢溯墨、笑意、浅梦落未央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心有猛虎嗅蔷薇西汉养崽日常[游戏]龙图案卷集这群玩家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末日领主我的迷弟遍布宇宙霹雳之当作者穿主角穿到异界搞事业快穿之娇妻碰我超痛的[星际]荣耀圈小团宠[穿书]黑化圣骑士少年阴阳师红楼遗梦全世界都是大佬的马甲!小甜饼进击的巨人之觉悟末日营地[基建]从恐怖游戏boss退休后超神学院之猴子你忘记我了吗黑驴蹄子旗舰店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SCI谜案集(第三部)网红猫的忽悠生活
完本推荐: 侯门纪事全文阅读愉此一生全文阅读名门医女全文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全文阅读画春光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助理建筑师全文阅读溺宠大神夫人全文阅读洪荒:诸天第一战神全文阅读喵斯拉全文阅读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文阅读迪奥先生全文阅读坏道全文阅读异界生活助理神全文阅读独步天下全文阅读青行灯全文阅读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圣灵神剑尊全文阅读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文明之万界领主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最后的Omega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真千金是黑莲花美娇娘是个黑心肝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综武:两千年后,朕为天帝!逃离图书馆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前任遍地走族谱太厚怎么办缪斯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一站式服务来一场锦上添花晓组织的吉祥物我在明末有套房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大魔王娇养指南重生从脚底细胞开始我滴个良人呐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里面个个都是人才学园都市的极速闪电过分宠溺长夜余火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顾少的独家挚爱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