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文学大小说 >> 地府全球购 >> 搭讪手段

郊区。

仓库。

好几辆大车在偏僻的仓库门口停了下来, 车上都写着XX冷链, 看起来是储存冷藏货物的冷链车。

十几个人从车上快速走下来, 其中就有那个李先生。

李先生一边下车,一边招手说:“快点, 今天要把所有的东西全都搬走,不要有闪失,轻拿轻放, 里面都是贵重物品,千万不可以摔!”

一帮类似于打手的人, 从冷链车上下来,纷纷应声,然后跟着李先生往仓库里走。

“轰隆——!”一声,仓库的卷帘门慢慢收了上去,里面黑压压的, 一股逼人的寒气从仓库里冲了出来, 直接扑在脸上。

打手们纷纷跺了跺脚,缩了缩脖子,这天气已经够冷的了, 还是午夜,现在一股寒气吹在脸上, 竟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再加上这一片本来以前就是坟堆,因为土都被掏空了, 所以地底下的坟堆没办法全都请离开, 以免发生坍塌, 所以这片依旧是个坟堆。

这样阴森的气氛,配着他们脚底下的坟堆,别看那些打手五大三粗的,但是竟然都有些害怕。

一个打手说:“真特么邪乎,阴森森的!”

“把灯打开!”

李先生吩咐了一句,打手们赶紧去找灯的开关,不过很不幸运的是,“啪啪”按了两下,灯的开关竟然是坏的,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打手说:“老板,是坏的,打不开?”

李先生似乎有些吃惊,说:“昨天还是好的。”

他这么说着,自己也开了一下灯,仍然是坏的。

李先生说:“算了,把手机的电筒打开,咱们快点搬完离开,今天一定要全都搬完!”

“是,老板!”

一个打手打开手电筒,眼前的光线登时就亮了,手机散发出惨白的光芒,就在这时候,一张青色的脸突然出现在打手面前。

“啊啊啊啊——”

打手惨叫了一声,“啪!!”一下把手机扔下,摔得粉碎,瞪大了眼睛说:“鬼——鬼啊!”

李先生被吓了一跳,说:“胡说!怎么可能有鬼?!”

李先生是给青茅道长办事儿的,自然知道鬼怪之说,只是李先生绝对不相信这里有鬼,因为这个仓库里有北冥炼狱的石头镇着。

鬼怪除非是想要魂飞魄散,否则根本不可能往这里跑,全都避之不及。

因为李先生根本不相信这里会有鬼怪,十分笃定。

打手吓得一跳,但是仔细一看,那张青色的脸又消失了,根本看不到。

打手这才从地上爬起来,说:“我……我可能看错了。”

李先生不耐烦的说:“快点,搬东西!”

打手们应声,赶紧过去搬东西。

就是一个个类似于油漆桶的东西,但是拎起来非常轻,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还是密封的。

大家轻手轻脚的,将这些油漆桶全都搬出来,放在冷链车里。

李先生指挥着大家,说:“轻一点!轻一点……别摔坏了,你们赔不起!”

他这样说着,就听到“嘭!!”一声巨响,是油漆桶摔在了地上,还伴随着好几个人的大吼:“有鬼!!真的有鬼啊!有鬼!!”

李先生吓了一跳,快速冲过去,油漆桶被打翻在地上,虽然是密封的,但是竟然给摔碎了,一下裂开。

李先生吓得大喊着:“碎了!摔碎了!你们……”

他的话说到这里,已经戛然而止,因为油漆桶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只是一个个空桶而已,之所以轻,是因为里面空空如也……

李先生瞪大了眼睛,说:“空的?!这……这怎么可能!?”

他说着,冲过去,直接打开另外一个油漆桶,也是空的!

又打开了一个,还是空的……

李先生震惊不已,抬起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说:“不……不可能,为什么都是空的!?怎么可能都是空的!里面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笑声,说:“里面的……什么?”

李先生听到那笑声,吓了一跳,回头去看,他还没有回过头去,就听到“砰砰砰”的声音,那些打手莫名其妙的全都摔倒在地,一下失去了知觉。

手里的油漆桶也全都砸在地上,有的裂开了,有的砸的变形,但是无一例外,里面根本没有东西。

那说话的人笑眯眯的从暗处走了进来,他一身白色的长袍,黑发披肩,银色的眸子,额头上长出尖锐又威严的对角,手中握着一把波光粼粼的水刃……

李先生吓得大吼说:“你……你是谁?!”

那男人慢慢走出来,他身材高挑,身躯被洁白的长袍包裹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

男人微笑着说:“怎么,连本座都不认识了?”

他说着,“啪!”的一声打了一个响指。

与此同时,冷链仓库的灯光,一瞬间全都亮了起来,照的李先生眼睛差点暴盲,赶紧闭起眼睛。

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白衣服的男人已经突然站在了李先生眼前。

“啊!!”

李先生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想要向后退,但是不知道怎么了,李先生的腿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动不能动,根本不听使唤。

李先生颤抖的看向那男人,说:“安……安阳!?”

安阳笑着说:“怎么,才认出我来了?”

李先生激动的说:“不可能!不可能!你进不来这里!大人明明说……明明说……”

安阳笑眯眯的说:“你的大人是谁?明明说什么?说我是至阳体质,进不来这个冷链仓库?”

李先生吃惊的看着安阳,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快速转头去看仓库的角落,果然,角落的地方,那颗北冥炼狱的石头不见了。

李先生说:“不可能!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

李先生寻着声音一回头定,就看到北冥十四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自己身后。

北冥十四手里握着一块黑漆漆的石头,那石头黑的像是煤球一样,看起来不怎么起眼,被北冥十四握在手里,好像还烘托的美观一些。

李先生睁大了眼睛,震惊的说:“石……石头!!”

那就是北冥炼狱里的石头。

任何修者都无法靠近这颗石头,无论是阳修还是阴修,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孤魂野鬼,都不能。

但是北冥十四可以……

因为北冥十四可是北冥炼狱里,千锤百炼的恶鬼,别说这么一块不足手掌大小的石头。

北冥十四惦着手里的石头,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说:“怎么了?很吃惊?”

“不……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找到这里!?不可能!不可能!!”

李先生有些癫狂,眼看着就要成就大事,突然被人釜底抽薪,似乎让他接受不了,大嚷起来。

“除非……除非是……”

李先生正说着,突听“踏踏踏”的脚步声,又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会人数比较多,本部的组员从外面跑进来,似乎准备收场了,除了组员之外,竟然还有容思和暖宝宝。

李先生看到男装的容思,激动的说:“是你!!除非是你!你这个叛徒!!”

容思从外面走进来,仍然笑的一脸温柔,看向李先生,说:“我是叛徒,你不是早就清楚,还想借着北冥十四和安阳的手,除掉我。”

李先生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会合作?!不可能!”

容思笑了笑,说:“有利益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合作?”

李先生想要挣扎,不过他不能动,已经被安阳设置的阵法捆住,只能圆睁着眼睛,眼眶险些爆裂,大喊着:“你!!容思!!你背叛大人!”

容思冷笑一声,眼神有些冷漠,淡淡的说:“你口中的大人,从来不是我的大人。”

李先生“嗬嗬”的笑起来,仿佛是一只癞蛤/蟆一样,说:“容思!你背叛大人,你不得好死——!!!”

李先生诅咒着容思,暖宝宝站在一边,突然皱起眉头来,听着李先生的话,似乎非常不开心。

他长得本就凌厉严肃,平时看起来有点凶,不过熟悉的人都知道,暖宝宝是个真正的暖男,一点儿也不凶。

但是暖宝宝的原型可是睚眦,自古以来,睚眦都是暴戾的象征。

暖宝宝听到李先生的诅咒,双眼一眯,立刻大踏步走上去,一把抓住李先生的领子。

李先生“啊!”的一声大喊,整个人被暖宝宝拔了起来。

李先生比暖宝宝矮了很多,暖宝宝拽着的领子,手臂上肌肉隆起,“啪!!”的一声,竟然将李先生从地上拽了起来,束缚者李先生的符咒,也被一下拽裂了。

冷链仓库四周的地板一下碎裂,发出“咔嚓!!”的巨响,有碎片飞溅起来,划伤在李先生的脸上。

一下见了血,血滴顺着李先生的脸颊流下来,吓得李先生大喊着:“救——救命啊……不要杀我……”

地板的碎片飞溅,北冥十四一步上前,一把搂住安阳,将人搂在怀里,抬起手来挡住安阳。

虽然安阳根本不怕这个,不过北冥十四还是本能的上前,替他遮挡下来。

暖宝宝异常的愤怒,一双老鹰一样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李先生,吓得李先生使劲蹬腿,说:“我……放了我……放了我吧!”

安阳笑着说:“现在知道害怕了?那就把你知道的全都说清楚吧。”

“我……我说!我说!”

李先生连忙说:“我只是……我只是想要一颗长生不老的药而已,大人答应给我药,只要我替他办事就可以,大人是……”

他说到这里,嗓子里突然像是卡住了什么,发出“咳!咳!”两声。

随即鲜血从李先生的嘴里滚出来,源源不断的滚出来,李先生整个人都扭曲起来,不断的挣扎着。

暖宝宝有些吃惊,奇怪的看着李先生,除了暖宝宝,根本没人碰他,李先生却突然失控,流了很多血。

安阳赶紧过去查看,只是两秒的时间,李先生已经没救了,大量的血水从嘴里吐出来,登时头一歪,身上的力气整个都被抽散了,一瞬间,魂魄直接从□□飞出,灰飞烟灭……

众人一看,不由都眯起眼睛,不用说了,这肯定是李先生口中的那位大人,也就是被安阳杀死在一百年前,却无端端又活过来的青茅道长……

李先生已经没救了,连魂魄都没了,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安阳拍了拍手站起来,说:“把人都带走吧,幸好咱们将精元全都拦截下来了。”

因为有了容思的“举报”,所以本部缴获了大量的精元,婚恋公司的案子,算是成功破获了。

众人收拾了残局,就离开了冷链仓库。

容思站在车子外面,双手插在风衣兜里,看着他们,说:“我真的不能走?”

安阳坐在副驾驶,笑眯眯的探头看着他,说:“当然,你已经是我儿子的圆白菜了。”

“圆白菜?”

容思已经听说过两次“圆白菜”了,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圆白菜是什么梗。

容思无奈的说:“我留在你们身边,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安阳笑着说:“放心,你的价值很大,是吧,儿子?”

暖宝宝坐在后排,看到容思没有上车,赶紧推开车门下车,给容思打开车门,一脸绅士又暖男的模样。

容思没有办法,只好坐进车里。

车子缓缓开动,他们已经收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了。

北冥十四把车往家里开,容思突然说:“所以……圆白菜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阳挑了挑眉,说:“放心,你以后做我们的人质,很快就会知道的。”

容思:“……”

众人回了家,连木早就知道容思要住过来,所以提前打扫了房间,而且作为大哥,连木十分体贴的给容思安排在暖宝宝隔壁。

连木见他们进家门,也没什么诧异,说:“吃饭了。”

安阳笑着说:“呀啊,正好饿了,我儿子真是太棒了。”

大家洗了手,围坐在在餐桌边,容思也走过来坐下。

定眼一看,好家伙……

除了肉菜,素菜全都是——圆白菜!

容思眼皮狂跳,这一家子都这么喜欢圆白菜么?

其实是之前暖宝宝特别喜欢啃圆白菜,他一伤心,就喜欢咬东西,圆白菜多有质感啊,咬起来“咔嚓咔嚓”,还一层一层的,再加上暖宝宝其实刚出生没多久,还需要磨牙,所以圆白菜正合适。

前段时间暖宝宝特别伤心,总是啃圆白菜,身为二哥的小皮蛋,和大哥去超市的时候,就买了很多圆白菜回来,一袋一袋的,差点把超市都给搬空了,还是有机绿色的圆白菜,超有机!

不过现在暖宝宝不伤心了,一袋一袋的圆白菜堆在冰箱里,烂不烂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占地方!

于是连木就开始做“圆白菜全席”。

容思看着一桌子的圆白菜,眼皮狂跳。

暖宝宝则是一脸温柔的看着容思,使劲给他夹菜,一筷子一筷子的圆白菜,把容思的碗堆成了小山。

容思无奈的说:“我……我自己夹就行了。”

暖宝宝一听,“嗷呜”了一声,歪了歪头,灰绿色的眼神有些失落,垂着眼睛,似乎办错了什么事儿一样。

容思一看,登时心里负罪感滔天,就说:“很……很好吃,谢谢。”

暖宝宝立刻又抬起头来,听到容思的话,像是一只大狗子一样,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容思,看的容思有一种后背发麻的感觉。

好像……

好像自己真的是变成了圆白菜,随时都会被暖宝宝啃一样……

安阳笑着说:“你放心,你住在我们家当人质,好吃好喝,不会亏待你的,当然了,我们也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你想去哪里去哪里,想见什么大人,就见什么大人。”

容思一听,这敢情是在钓鱼,不限制自己的自由,自己如果真的见了大人,他们也能顺藤摸瓜不是么?

容思笑着说:“那真是谢谢你们了,待我这么好。”

安阳摆手说:“毕竟你是暖宝宝的圆白菜嘛。”

又是圆白菜?!

容思一听到圆白菜,突然觉得有些微妙,后背一阵阵发麻,这以后都要变成条件反射了……

吃了饭,连木去刷碗,其他人就各自干各自的,安阳和北冥十四回房间去了。

厉北照顾着两个小家伙玩耍。

容思站起来,说:“那我先回房间了。”

他说着,上了二楼,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咔嚓”落上锁,随即走进浴室里,也是“咔嚓”落锁。

容思打开浴缸的蓄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一下弥漫在整个浴室里。

容思这才拿出手机来,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

容思:李先生已经死了。

很快,“嘟嘟”一声,短信进来了。

大人:你现在在哪里?

容思把震动调成静音,连震动声音都没有,又编辑短信。

容思:在安阳家里。

容思:大人不用担心,安阳对您的身份,暂时还没有起疑心。

很快,屏幕一亮,大人的短信又进来了。

——我担心的是你。

容思看到短信,吃了一惊,握紧手机一时间有些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就在这时候,“咔嚓”一声,有些轻微的响动传来。

容思立刻侧耳倾听,是从浴室外面传来的?

容思赶紧把手机内容全都删除,然后把手机放好,与此同时,就听到“咔嚓”又是一声轻响,随即浴室的门被缓缓推开了。

“吱呀——”

随着浴室的门响,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外面走进来,因为容思刚刚在放热水,所以浴室里热气袅袅的,一时间有些看不清楚进来的人。

那人走进来,容思才看清楚,原来是暖宝宝。

容思有些吃惊,说:“安暖?你怎么进来的?”

卧室锁门了,暖宝宝是从隔壁窗户跳过来的,浴室锁门了,于是浴室的门锁坏了……

容思一阵无奈,说:“有什么事么?”

暖宝宝没有说话,只是走过来,灰绿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容思,容思被他这样的眼神盯着,突然感觉自己被安阳洗脑了,因为容思猛地想起了圆白菜!

又是圆白菜……

满脑袋都是圆白菜!

暖宝宝没说话,当然,他也不会说话,只是低下头来,很缓慢的低下头来,然后吻在容思的嘴唇上。

容思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站着没动,暖宝宝凑过来,更进一步的搂住了容思,然后将一推,“哗啦!!”一声,两个人直接倒在充满热水的浴缸里。

热水飞溅,容思感觉脑袋里空荡荡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被暖宝宝这样滚烫且威严的目光注视着,好像只能乖乖顺从和服从。

暖宝宝虽然很“威严”,但是并没有什么章法,就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见血的野兽一样。

容思感觉自己深陷进入了泥沼,越陷越深,已经无法自拔,只能任由暖宝宝摆布。

就在这时候,“叮咚——”一声,门铃却被按响了。

虽然是从一楼传来的,不过声音很响亮,所以听得一清二楚。

容思吓了一跳,赶紧推开暖宝宝,暖宝宝则是意犹未尽,眨着大眼睛,一脸纯洁的盯着容思。

容思:“……”

容思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暖宝宝这时候还要一脸纯洁的瞧着自己,这让容思感觉自己很猥琐……

安阳听到门铃的声音,从楼上下来,还以为是舅舅或者厉部长来了,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安阳的男神!

乔叶和秦明磊站在外面。

两个人都是一身黑色西装,穿得十分正式,秦明磊是一股冷漠的气息扑面而来,看起来简直又酷又帅,乔叶的身上则是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禁欲气息,衬托着乔叶纤细而优雅。

安阳惊讶的说:“男神你怎么来了?”

乔叶笑眯眯的说:“我刚刚和明磊参加了一个酒宴,顺道正好路过,这是我的新书,上次答应你的,给你送过来。”

安阳看到新书,连忙搂在怀里,说:“天呢,这是限量版!”

乔叶笑着说:“而且是编号为一的限量版。”

安阳一看编号,果然是“1”,美得差点跳起来,兴奋的不行,赶紧冲过去要和乔叶一个熊抱。

不过安阳还没冲过去,后脖领子被人一拽,已经被拽了回来,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拉住安阳,将人直接拉过来,然后搂住安阳的肩膀,笑着说:“这么晚了,还让乔先生走一趟,下次快递过来就行了。”

安阳:“……”小气。

乔叶和秦明磊进来,安阳给他们倒了茶,大家坐下来聊聊天。

那边容思和暖宝宝因为被打断了,也没有继续,容思换好了衣服,站在二楼的地方往下看了一眼,正好乔叶抬起头来,两个人目光直接撞在一起。

暖宝宝换好了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就看到容思扶在二楼栏杆处,正低头往下看。

暖宝宝就走过来,站在容思背后,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好像耍赖一样,十分粘人,不过因为暖宝宝身材高大,这么一来,就好像从后背把容思抱住了一样。

乔叶只是来做客,很快就带着秦明磊离开了。

本部大厦缴获了一批精元,也算是收获颇丰,安阳和北冥十四破获了一件大案,本来是可以换几天休息日的,但是眼下还有其他事情。

那就是邹绪。

邹绪之前目睹了恶鬼事件,而且他的女朋友,未来的未婚妻还是恶鬼,但邹绪本人是个普通人。

所以安阳和北冥十四约了邹绪今天来本部大厦,给他消除关于恶鬼的那段记忆。

这样一来,邹绪以后就能过普通人的生活了。

今天安阳和北冥十四很早就到了本部大厦,不过显然邹绪来得更早。

他的脸色有些憔悴,肯定是因为女朋友是恶鬼的缘故。

安阳请他进了大厦,直接带着邹绪到了办公室,清除记忆其实很简单,半分钟就足够了。

安阳说:“邹先生,别担心。”

邹绪点了点头,北冥十四很快就把清除记忆的仪器拿来了,给邹绪连接上。

邹绪闭上眼睛,没有三秒钟,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歪倒在椅子上。

安阳让北冥十四把邹绪有关灵异的记忆全都消除掉,仪器很智能,根本不需要他们挑挑拣拣。

安阳在一边喝着咖啡,看了看时间,心想着一会儿清除完记忆,就可以放假了,要去哪里玩玩好呢?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安阳一惊,瞪着眼睛指着屏幕,说:“等等,那是什么!?”

北冥十四正在打结案报告,也没有去看屏幕,听到安阳的话,抬头一看,随即眯起眼睛,沉声说:“潘多拉魔盒。”

那画面一闪而逝,一下就从邹绪的脑海中抹消,再也看不到了,同时也消失在显示器屏幕上。

安阳吃惊的说:“邹绪的记忆里怎么会有潘多拉魔盒?”

北冥十四刚才设置的仪器,是消除有关于邹绪所有的灵异片段,这样一来,潘多拉魔盒也在其中。

邹绪的记忆力有潘多拉魔盒,安阳猛地想起之前万派尔公爵说过,邹绪的身上有潘多拉魔盒的气息……

可是潘多拉魔盒,不应该在容思身上吗?

邹绪和容思,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邹绪还是个普通人。

“嘀——”

就在这个时候,仪器已经完全消除成功,停止了下来。

邹绪皱了皱眉头,很快也从昏睡中苏醒了过来。

邹绪揉着自己的额角,“嘶……”了一声,说:“我……我这是怎么了?”

邹绪重新醒过来,显然已经把之前的很多事情全都给忘了,自然包括安阳和北冥十四。

邹绪认识安阳,因为安阳是公司的股东,但是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安阳这里。

安阳就随便编了一个借口,说是邹绪在路上晕倒了,所以就把他带过来歇会儿。

邹绪十分不好意思,说:“真是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

安阳摆手说:“没事没事。”

邹绪很快就要离开了,谢过安阳和北冥十四,就离开了本部大厦,不过他没有坐公交,也没有打车,只是徒步往前走。

安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邹绪真的和潘多拉魔盒有关系,这就奇怪了。”

北冥十四挑眉说:“反正接下来没事,咱们追上去看看?”

安阳立刻点了点头,两个人火速出了本部大厦,追着邹绪往前走。

邹绪看起来没什么目的,只是出来闲逛,毕竟他是珠宝设计师,所以工作时间特别有弹性,平时还要出来找找灵感。

邹绪拐进了一家书店,安阳和北冥十四赶紧也跟着进去。

邹绪进了书店,就往专业相关的书籍区域而去,那地方人非常少,零零散散的就几个人。

安阳和北冥十四跟在后面,没有跟得太紧,以免被发现了。

邹绪站在一处书架旁边,很快就站定了,浏览着书架,看了大约半分钟,他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心仪的书,不过摆的很靠上。

邹绪是一米七几的身高,抬起手来也够不到书架上的书,似乎有些费力。

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找店员帮忙去够书架,结果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从后背走了过来,“嘭!”一抬起手,直接从后背壁咚着邹绪。

邹绪面对着书架,背对着对方,所以看不到对方的样貌。

那人走到邹绪身后,一手壁咚着书架,另外一手抬起来,像是要把邹绪整个人抱在怀里一样。

他抬起手来,轻而易举的抽下邹绪想要的那本书,然后递到邹绪面前,微微低下头来,在邹绪的耳边声音低沉的说:“是这本么?”

邹绪一颤,没来由的,好像通了电一样,酥酥麻麻。

他赶紧接住那本书,回身看着对方。

对方看起来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身材高大,是个外国人,深棕色的头发,灰黑色的眼睛,眼神还十分深邃,仿佛是深不见底的潭水,留着胡子茬,不修边幅,但整个人充斥着一股颓废的艺术魅力,说不出来的迷人,好像随时散发着一股荷尔蒙的香气。

安阳站在远处一看,低声说:“是厄尔!”

就是之前强吻了邹绪两次的那个外国男人,自称叫做厄尔,不过多半也是假名。

厄尔站在邹绪面前,邹绪只是觉得他眼熟,但是根本不记得厄尔了,毕竟就在之前不久,邹绪的记忆已经被消除了。

厄尔显然是“有备而来”,笑着跟邹绪搭讪,说:“你也喜欢这本书?”

邹绪听到厄尔的搭讪,有些惊讶的说:“先生您也喜欢?”

厄尔点头,大言不惭的说:“对啊,我对珠宝设计,特别兴趣。”

厄尔有点外国口音,说出来的话异常诚恳,让人听起来十分恳切。

邹绪难得找到了一个“知音”,惊喜的说:“真的?”

他说着,赶紧递给厄尔名片,厄尔接过来,也是一脸“惊喜”的说:“原来你就是邹先生,我看过很多你的作品,非常喜欢。”

安阳:“……”眼皮狂跳,这简直是今年最杰出的搭讪手段了。

厄尔也跟邹绪交换了名片,上面写着是某某珠宝古董商,厄尔甚至还有自己的店面。

邹绪和厄尔简直是一见如故,立刻主动邀请厄尔去喝咖啡,两个人继续深入的探讨一下。

厄尔笑着说:“真的么?我真的是太崇拜邹先生了,能跟您深入的……探讨,是我的荣幸。”

安阳:“……”怎么听着那么猥琐?不安好心?

厄尔很快就带着邹绪出了书店,准备就近去咖啡厅。

临走的时候,厄尔还突然回头,看着安阳和北冥十四藏身的书架,对他们眨了眨眼睛。

安阳一看,原来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安阳说:“现在怎么办?”

北冥十四说:“先回家吧,看来今天一天,厄尔都会跟和邹绪。”

两个人没办法,只好先回了家。

他们一进家门,就看到暖宝宝难得没有粘着容思,竟然坐在沙发上,正在看书。

暖宝宝看的津津有味,安阳还以为是什么狗血小说,或者是什么少女漫画,暖宝宝就喜欢看这个。

苏先生竟然也在,就坐在暖宝宝旁边,正在和暖宝宝探讨这书上的情节,说:“你看你看,这个不错,我觉得这个也挺好的。”

安阳走过来,惊讶的说:“苏先生,你怎么在这儿?连先生没跟着你?”

苏先生还是少年的模样,他就比较惨了,安阳缩小一个星期,北冥十四缩小的时间更短,哪像苏先生,一缩小就一个月,还没过完呢。

苏先生摆手说:“他有工作,我今天过来,其实也是有工作的。”

安阳奇怪的说:“什么工作?”

苏先生笑眯眯的说:“有个香水展览,要在我的展览馆展出。”

安阳说:“哦,所以呢?”

苏先生说:“这次香水展览规模特别大,主办方是世界一线品牌,要设计一个特别版的香水,用各种珠宝,特别奢华,我就想了,你们公司不是珠宝公司么?那个叫邹绪的特别出名,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就把邹绪介绍给主办方了,你觉得怎么样?”

邹绪在安阳旗下上班,所以邹绪接的任何案子,全都需要公司接手,否则就是破坏了合同。

苏先生这才来问安阳了。

安阳不懂这些香水,也不懂这些珠宝设计的,不过听说香水的确有很多限量版,有的就是香水瓶子不一样,价格也炒的特别高。

安阳说:“哦,那行啊,我倒时候让公司联系你。”

苏先生“嘿嘿”笑了起来,搓着掌心说:“你们公司那个邹绪,我听说……长得特别漂亮!”

苏先生现在可是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搓着掌心笑的猥琐,怎么看怎么违和。

安阳一阵头疼,说:“你不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苏先生摆手说:“单纯欣赏,单纯欣赏,你还不知道我么?而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这次设计费用很高的,那什么……不如你把邹绪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来联系他啊?”

北冥十四突然轻笑了一声,说:“你想勾搭邹绪,问过连先生没有?”

苏先生一梗脖子,说:“问他干什么?我就是单纯欣赏美人,看看小美人儿怎么了,我……”

他说的理直气壮,结果就在这时候,“咔嚓”一声,大门被推开了,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的眼镜片直反光,一股鬼畜又冷漠的气场直冲而来。

连郅琛!

苏先生吓得肠子都毁了,瞪着眼睛看向北冥十四。

北冥十四显然是故意的!

其实北冥十四刚才就听到了脚步声,是连郅琛来了,就在门口外面,还没来得及敲门,苏先生正好一口一个“美人儿美人儿”,就全都被连郅琛听见了。

连郅琛推门走进来,走向苏先生,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皮笑肉不笑的说:“谁是美人儿?”

苏先生后背一阵发麻,说:“你……你是美人,真的!你天下最美!”

连郅琛“哼”的冷笑了一声,说:“是么?”

他说着,伸手就要去抓苏先生。

苏先生吓得恨不得像一只炸毛的兔子,一下就蹦了起来,躲到了安阳背后。

安阳头疼不已,一点儿也不想掺和苏先生和连郅琛之间的“日常调情”。

苏先生蹦起来,“啪”一声,正好碰掉了暖宝宝手里的书。

书本掉在地上,一下朝上摊开,里面的内容全都袒露了出来。

不是小说,也不是漫画,竟然是……

画册。

而且还是那种限制级的内容。

暖宝宝眼见书掉了,赶紧捡起来,还擦了擦,看看有没有摔坏。

这时候容思正好从楼上走下来,手里拿着一个马克杯,想要打点水喝。

暖宝宝看到容思,立刻跑过去,想要和容思分享自己的新书。

容思低头一看,不由得“咳!”一声就咳嗽了出来,还没喝水就已经呛着了,登时一张脸憋得通红。

暖宝宝一脸认真的将图册指给他看,眼睛还晶晶亮的,一副希冀的模样……

安阳瞪眼一看,差点原地爆炸,说:“这是什么!?”

苏先生看了一眼,摆摆手,说:“技术流的图册,教导你儿子用的,这是我特意找来的,入门级别,包教包会!”

入……门……级……别……

北冥十四淡定的把暖宝宝手里书拿走,看向苏先生,说:“以后这样的书不要给我儿子……直接给我。”

安阳:“……”

※※※※※※※※※※※※※※※※※※※※

今天有500点和1000点的大红包福利,随机掉落给留爪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谢谢溯墨、冥河、浅梦落未央、空城泪的地雷,[亲亲]o(* ̄3 ̄)o

喜欢地府全球购请大家收藏:(www.wenxueda.com)地府全球购文学大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

猜你喜欢: 碰我超痛的[星际][综]爱神之酒落花怜香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小甜饼道医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无限求生从恐怖游戏boss退休后大祭司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在星辰中浪[星际][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之娇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魔教教主搞基建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SCI谜案集(第二部)末日营地[基建]恶魔百货进击的巨人之觉悟SCI谜案集(第三部)SCI谜案集(第一部)
完本推荐: 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大唐之麻辣校长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造化之门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甜妻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清穿日常全文阅读娱乐圈演技帝全文阅读重生之商界风云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重生]票房毒药翻身记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未来之师厨全文阅读[综]桃李满天下全文阅读姜姒虐渣攻略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创校联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在红楼富贵荣华超神学院的时空旅行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红楼之群英荟萃封神:求求你当个昏君吧!大魔王娇养指南微光我这糟心的重生来一场锦上添花我在绝地求生崛起逃离图书馆[快穿]逆袭成男神快穿之养老攻略全球神祗之蛇人开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逆天武帝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武道霸主我在凡人科学修仙神话版三国大明王朝1500四界柳楚传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美人与权臣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叶安从诛灭同族开始的宇智波

地府全球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府全球购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地府全球购 文学大小说移动版 - 文学大小说手机站